第2255章

681 字 作者: 言安

第2255章

君心悅輕聲念出來:「童?」

戰夙望著她,神色難掩擔憂:「怎樣?」

君心悅眉頭輕輕蹙起,道:「夙夙,這個夢看似好夢,實則是壞夢。看似壞夢,卻又是最好的夢。」

戰夙蹙眉:「說人話。」

君心悅道:「你與她是血脈至親,可是你們卻不能和普通家庭那般,時時相聚。「童」字,注定她童年後,就會立足千裡之外,與你們見麵的緣分淺薄。」

君心悅說到這裡,憂心忡忡的瞥了眼戰夙,見他眉頭蹙緊,很是不安。

君心悅便又多說了幾句話:「夙夙,日後你們隻管把她當做死了的好。」

童寶是醫者,她救死扶傷,若能成為一代名醫,自然是活在許多人的心目中。

可她的身份,終歸是敏 感的,為了她的安全著想,戰家公布她死亡最好,那樣可以保護童寶不受到毒醫門殘孽的傷害。

可是這樣的結果,戰夙難以接受。

戰夙頎長偉岸的身軀一凝。目光幽邃的睨著君心悅,道:「此話怎講?」

君心悅道:「她雖然死了,但是她會活在很多人的心目中。」

戰夙石化。那瞬間他好像明白了君心悅的意思。

「我知道啦。謝謝你。君心悅。」

君心悅嬌軟道:「夙夙,我們之間不用說這兩個字。」

戰夙驚醒,不禁打了個寒顫,敬畏神明般瞥了眼君心悅,掉頭就走。

「那......我們和她還能再見麵嗎?」戰夙忐忑的問。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