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 驚容

2088 字 作者: 大明總督

這還不止,李幼卿又命人取來河北道的輿圖,在朱紅色的大案上鋪開,與兩個典軍一起,在那參詳。

她這是準備親自動手查案了。

但術業有專攻,忙活一通下來,李幼卿感覺有心無力,論及朝堂爭鬥,她比大多數男子都厲害,可是查案就不行了。

「誒!」

終於,她跌坐回靠背大椅,長嘆一口氣,揉著眉心,很想就此放棄,她真的不是查案的料。

這時,一個宮女跑來,在書房外稟道:

「啟稟公主,蘇文學從幽州返回,即將回營!」

「嗯?」

李幼卿抬眸,明顯一怔,疑惑道:「蘇文學怎麼忽然回來了?」

冬典軍脫口而出道:「莫非,蘇文學找到那一萬遼軍的藏身之地了?」

公主蹙眉,覺得不可能,但心頭還是微微一動,冒出一絲絲期望。

秋典軍則斥道:「亂說什麼?若蘇文學果真破了案,從幽州傳回的消息之中,應該有所端倪才是。」

這時,李幼卿擺手。

兩位典軍立即住嘴。

李幼卿將門外的小宮女招入屋內,詢問蘇賢從幽州返回的原因。

小宮女搖了搖頭,道:「蘇文學並沒有回應,但據回來稟報的探馬說,蘇文學麵色非常難看!」

「麵色難看?」

李幼卿心中,殘存的最有一絲期望也消失殆盡,揮退小宮女後,她揉著眉心,繼續與兩位典軍研討案情。

她以女子之身走到這一步,並非全憑女皇陛下寵愛的緣故。

其心智之堅,就算在男人中也實屬罕見。

雖然不擅長查案,但她也不會輕言放棄……

此時,距大營數裡開外。

一隊車馬正在官道上狂奔。

「停車,停車!」

忽然,蘇賢的聲音從馬車中傳出。

言大山忙將馬兒勒停。

接著,蘇賢掀開馬車的布簾,跌撞著身子下車,言大山趕緊扶著,以免他摔倒,並關切問道:

「公子感覺怎麼樣,還是暈車嗎?」

「嘔……」

蘇賢雙足落地,一手被言大山有力的扶著,一手則抓住馬車的車輪,趴在那乾嘔不止,麵色非常難看。

原來,蘇賢此次返回瀛州,中途沒有任何停留,一路上都在快馬加鞭。

由於馬車沒有減震裝置,古時候的官道又太爛,他們趕路又快,時間一長,蘇賢就不可避免的暈車了。

苦膽汁都差點給他顛出來。

嘔吐一陣,蘇賢感覺好多了,就地一屁股坐下,背靠車輪,抬眸看了眼天上的太陽。

那明媚而又刺眼的陽光,一如蘇賢目前的心情。

「明媚」,是因為馬上就能見到李幼卿,馬上就能交差,馬上就能擺脫那該死的「準麵首花名冊」。

這大半個月以來,他來回奔波,不辭辛勞,有時還擔驚受怕,患得患失,他所經歷的這一切,所為何來?

不就是為了保住蘭陵公主這顆參天大樹麼!

想在這秩序混亂的古代,活出一個人樣,想得到充足的安全感,蘇賢必須盡量往金字塔的頂尖靠攏。

他雖曾是世家子弟,但早已與家族脫離關係,且當今的世家早已不負當年榮光,即便蘇賢還留在神都蘇家也沒有用。

他根基薄弱。

目前隻能采取抱大腿的方式。

正是基於此,蘇賢才不願輕易放棄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放棄,就意味著重頭再來。

現在好了,他終於偵破了這件棘手的案子,終於得以解脫,他終於戰勝了這看似無解的困難!

「刺眼」,則是因為一路上的劇烈顛簸,讓蘇賢暈車、嘔吐十分嚴重,苦膽汁都差點吐出來,真的十分難受。

但為了能盡早趕回瀛州,蘇賢一路上都在忍,忍著身體上的各種不適。

眼見即將大功告成,他不想耽擱,哪怕一分一秒。

「扶我起來。」

休息一會兒,蘇賢恢復了一些,在言大山的攙扶下慢慢起身,準備上車繼續趕路。

期間,言大山勸他多休息一會兒,隻有這最後數裡之地了,不用那麼趕。

蘇賢不理,隻吩咐快馬加鞭。

他是一刻也不想多等。

最後,言大山退讓一步,建議最後這數裡之地可以慢慢走,一來,可以稍稍緩解一下,二來,在麵見公主的時候,蘇賢若還在嘔吐,可就不好了。

蘇賢思忖一番,點頭道:

「你說的也有道理,這最後數裡之地,我們就放慢速度吧,慢慢走。」

「……」

兩刻鍾後。

大營。

公主寢帳。

書房。

李幼卿與兩位典軍的腦袋湊在一塊兒,正分析案情,討論線索,聊得熱火朝天。

這時,一個小宮女在門外稟道:「啟稟公主,蘇文學已入轅門。」

李幼卿輕輕「嗯」了一聲,頭也沒抬,似乎沒有聽明白小宮女說的是啥,然後繼續與兩位典軍聊得火熱。

就這樣,又過了一會兒。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