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間奏 加更3/5

1157 字 作者: 方知夢靜

風之國漫天的黃沙一如既往地呼嘯蔓延,一個頂著鬥篷的人站在洞口外。

將兜帽拉開的楚蕭看著恍如昨日的洞穴,相比起上次任務時的情景,洞口被雜亂的木板釘在一起封死,旁邊豎著一塊紅底黑字的警示牌:

「洞內危險!」

將警示牌上的警告無視,楚蕭徑直走入洞穴。那些欲要阻攔他前行的木板在他的念動力分解下化為木屑拌著沙土印上他的腳印。

穿過沉長的通道,楚蕭迅速下降到空間裂縫所在的位置。

環視四周,啪!在楚蕭的一個響指下,周圍的岩壁快速變成灰土落入深不見底的裂縫中激起大片煙塵。

周圍的岩壁被他用念動力鑿出一條長長的圓形軌道,如同一條銜尾蛇盤踞在地下深處。

如果說岩壁的兩端分別是蛇的頭與尾的話,那麼空間裂縫就正好處在蛇頭與蛇尾的中間。

輕而易舉地將地下結構改變後,楚蕭拂去不存在的灰塵,身形瞬間向上飆升,消失在裂縫中。

他向鐵之國委托的訂單應該差不多完成了。

趁著他的名聲與畫像還沒有傳遍整個忍界,楚蕭向各國委托收購了不少的東西。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各類金屬礦石。

穿過層層雲障,在鐵之國的首都中找了一條無人的小路,身穿鬥篷遮掩身形的楚蕭緩步走到這座城市的大街上。

走進鐵之國最大的礦石交易所,這裡因盛產鐵礦而國人擅長鍛打製造,故擁名鐵之國。

找到一個暫時無人排隊的櫃台,楚蕭從兜中掏出一塊契約令牌放在桌上。

「我要見你們的管事人。」

原本無精打采想要混過又一個下午的交易所員工看見桌上暗金色的令牌頓時一個激靈。

「請您稍等。」

這裡不得不提到鐵之國的交易方式,主顧雙方各持一塊令牌,每塊令牌上各有一個圖案。

兩塊令牌合二為一後,才能從圖案中讀取到相關信息。

而客人不知道商人所有的令牌圖案,商人亦然。從而杜絕了交易的任何一方作假的可能。

而發放令牌的則是鐵之國的官方,因這種交易方式的權威性,每一筆交易鐵之國都能獲得一定的傭金。

而令牌的顏色則表示著交易的含金量,而楚蕭手上的這塊令牌僅低於最高等級的暗金級。

很快,一個發福的中年人滿臉堆笑地湊到楚蕭身旁。剛想說什麼就直接被楚蕭粗暴地打斷:

「我要的東西準備好了嗎?」

交易所裡成天作威作福的管事被楚蕭噎了一句,臉上沒有一絲不快笑容反而愈加地濃鬱。

「尊貴的客人,您需要的東西已經準備好了,隻是...」

知道他想說什麼的楚蕭從兜裡掏出契約令牌,管事立即伸出雙手將令牌從他手上捧過。

再從後腰的暗包中掏出另一塊暗金色的令牌,兩塊令牌合在一起,將組合出圖案中的字戀戀不舍地讀過一遍後,一臉媚笑地在前領路。

組合圖案中的字跡楚蕭出於好奇,用念動力讀取後一臉無語,字跡講述的無外乎是贊揚鐵之國的歷史。

對於管事的表現,楚蕭隻能將其歸結於地球時代的業績與kpi壓力之類的。

「客人,就是這裡了。」

管事領著楚蕭走到一個倉庫門前,掏出一串鑰匙將封鎖厚重鐵門的鎖打開,轉身麵朝一邊不看裡麵的東西。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