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共度患難(五)

785 字 作者: 枕袖清夢

花豹說的身上掛點彩真的是很輕描淡寫的說法,江離離瞅著他纏滿繃帶的半截上身,真是又難過又氣憤,一句話都說不出,隻能對著他乾瞪眼。花豹嘿嘿傻笑著,「他們不懂包紮,纏那麼多紗布真是浪費。」一麵謹慎地盯著江離離,「你可別掉眼淚啊,我最怕這種了。」

江離離無奈地搖頭,「我懶得跟你說。」轉頭去問徐瓊介紹來的高醫生,「他的情況怎麼樣?」高醫生已經檢查完畢,微微一笑,「他的身體素質很好,這麼點皮外傷不算什麼的,過幾天就可以除掉紗布了,包得太久反而不好。不過,另外那位弈平先生就嚴重多了,恐怕沒有三個月是不能隨便舉動的。而且,三個月以後也不能馬上操勞,否則會留下後遺症的。」

花豹有點煩躁地撓撓腦袋,「這樣一來,我們就不能帶弈平上山了,現在已經1月份中間了,我們必須在驚蟄之前搭好三個沿路線安排的補給點,這也是我們原先計劃好的,」突然又拍拍腦袋,「我真是傻,這麼點粗重事情哪裡需要他們兩位師傅出手,放心,離離,過幾天我好了,我馬上找人去跟我一起搭建好補給點,反正,絕對不會耽誤事情的。」

戴南山冷靜地聽完這些話,點頭同意,「對的,這些事情真的不用捕蛇能手出場,我們隻要招募有力氣的人就夠了。還需要什麼幫助,我們反正也會在這裡呆一段時間,你告訴我,我替你把前期工作都做好,到你休養夠了的時候,想動身就能動身,這樣就可以爭取到更多的時間,畢竟----」江離離趕緊插嘴,順便握緊戴南山的手,「畢竟事情及早做完大家都早日輕鬆,對吧?」戴南山質疑地看著她,忽然恍然大悟,這個花豹根本不知道他是要為了江離離的性命而去,還以為是為了她能夠站起來而去。

花豹更加高興了,聽到他這麼說,馬上精神抖擻、乾勁十足,「你去跟張三哥商量著辦吧,他也是懂得山裡的大致情況的,而且他更懂得該乾些什麼,你去找他,若需要的話,他會來問我的。趕緊啊,搭建補給點不輕鬆呢。」

為了讓他有充足的休息,江離離和戴南山提前告辭出來,可是花豹突然不自在地說:「離離,你等一下,我還有件事情想問問你。」江離離看他那種難得出現的表情,像兌了冷水的熱水一樣,麵目不明朗,不冷不熱地溫吞,敏感地感覺到是為了紅豆,「他們都走了,想問什麼就問吧。」花豹乾巴巴地瞪著牛鈴鐺一樣大的眼睛,愣是憋不出任何問題。江離離好笑地白了他一眼,這個愣頭青!隻好自己一五一十地把知道的關於紅豆的點滴情況盡可能最大化的詳細告訴他。

花豹不滿地嘟噥,「怎麼救這麼點啊,還有嗎?」江離離沒好氣地怒目相視,「餵餵,你講點道理好不好?我從這裡回去的時候,她都準備去歐洲了,我哪裡能夠跟她接觸那麼多?更何況,我回去----」本來她是想說「我回去又不是為了看她」,可是,話到了嘴邊就拐了個彎,「我回去的時候杜老先生正人事不省地躺在醫院裡,我怎麼能夠老是跑去跟紅豆見麵呢?」花豹還算通情達理地點點頭,老老實實地順著話頭往下詢問杜老的情況等等。

兩人聊了好一會兒,江離離才離開他的住處去找戴南山。戴南山正和張三哥在認真地籌劃著搭建補給點的各項事宜,看見她來了,便拉了她一起細細斟酌。

的確,要在深山密林裡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容易的,畢竟那裡能利用的現代便利手段太少。這番商討結束了以後,大家都感覺到有些疲憊。在張三哥家吃過晚飯以後,戴南山才推著江離離,緩緩地走在月光洋洋灑灑地落滿一地的路上。

「你有什麼要問我的嗎?」

戴南山淡淡一笑,無所謂地說:「問什麼呢?問你為什麼不告訴花豹事情的真實情況?」他輕輕嘆了一口氣,「他真是條男子漢,說與不說有何必要?」江離離低下眼睛,深深地點點頭。兩個人不再說話,靜靜地漫步月光下,雖然包圍身體的空氣寒冷刺人,可是,月色實在美好,每踏出一步仿佛能敲擊到奏響觸動心弦的琴鍵,讓人不忍破壞了這麼美妙的節奏。月光蜿蜒,一直指引著道路,把他們直送到住處的門口。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