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和平過渡(一)

887 字 作者: 枕袖清夢

一切出奇地順利:搭建補給點的款項飛快到位,所有的工作都以最高效的質量標準展開。而且,這些工作的主要負責人一下由張三哥轉換到了戴南山身上,大家都有一點不適應。隻有戴南山並沒有任何不適應,因為他從徐瓊那裡得到了最確切的消息:這次受傷事件給田雅妮帶來的陰影最大,畢竟她能夠用的籌碼隻有花豹,而現在事情的危險性遠超過她的估計,迫使她不得不重新估量這項投資值不值得她占有那麼大的份額。當然,依照現在的重新分配勢力來看,她肯定是做出相當大的讓步,退讓到邊緣位置,這樣一來,她有利可圖但又不用負擔過多風險。戴南山沖著無窮無盡的寒冷與樹木噴了一口白氣,微微一笑,到底是白氏製藥,夠分量!

山裡的寒冷比起小鎮裡的寒冷又增添了相當可觀的威力,戴南山難耐濕冷,不大靈便地脫下工作手套,往火堆更加靠近了一些,企圖把冰冷的雙手烘得溫暖。一個招募來的工人抱著剛搜集來的碎柴火走到他身旁,笨拙地蹲下身體,把這些還潮濕的木柴扔到火堆裡,以加大火焰的旺盛。可惜,這些潮濕的木柴在火舌的舔舐下,不僅冒出吱吱的水汽還帶來了一大股一大股的青煙,濃鬱四溢,熏得人眼淚直冒。戴南山痛苦地離開了火堆,但又不舍得這點溫暖,站在不遠處等待這些濃煙消失,一麵詢問那個工人工作的進展情況。

「花豹他們正在那邊修整那些砍下來的木頭,今天應該可以把這個補給點剩下那個角蓋好,隻要老天不刁難,保準行!」烤火的工人一麵抹著眼睛盡力忍受濃煙的折磨,一麵忙中抽空把耳朵上擱著的煙點著了,美美地用力吸了幾口。他那種享受的姿態,看得戴南山很是難受,隻是實在不願意跟這樣一個工人討根煙抽,估計他也沒有多餘的香煙,隻好苦苦忍受著。

花豹端著壞掉的電鋸,隨手「嘩啦」地往地下一摜,「這玩意兒用的時候倒是省力順手,就是不夠結實,才用了這麼幾天就賴了。」一麵挪了塊大木頭過來,一屁股坐下去,伸展開手腳,「還有燒酒嗎?」戴南山笑了笑,「你們這麼能喝,哪裡還有剩的?若有,我也想喝了。」花豹使勁拍拍大腿,「我早說什麼來著?就應該讓張三哥給咱們弄一個大桶來的,這種地方不喝燒酒怎麼能夠乾活呢?下一個點更加得多帶上些,有用著呢!」戴南山信服地點頭,「還是你有經驗,咱們以後還是得多聽你的,真是沒有誰比你更懂得這裡了。」

四麵森森林木像重壓下來低沉的天幕,花豹仰頭注視著被肢解的天空,那上麵連一隻飛鳥都懶得出現,死氣沉沉地,突然跳起來,馬馬虎虎地拍打拍打褲子上的泥巴,「得趕緊動手,恐怕要變天了。這些人都向往著回去過年吶。」戴南山雖然想糾正他離過年還有好些時候,可是,自己的確也很渴望下到鎮子去,想躺在柔軟舒適的床鋪上,而不是提心吊膽地縮在行軍床的硬帆布裡。

在花豹熱情的煽動下,大家齊心合力、忘我地拚命搭建著最後的這一角,終於趕在暴雨來臨之前把這個第一站的補給點搭建完畢。眾人擠在補給點結實的木屋頂下,開心地看著屋外撼天動地的風雨橫掃過山林。

戴南山認真仔細地四處檢查著整個木建築,滿意地不斷點頭,不住誇贊:「可以,可以!這樣趕工也能有這樣的手工真是不錯。」花豹跟在他身後轉悠,聽到他的誇贊,得意地笑個不停,「那就好,這下可以放心把工具放在這裡了。」戴南山皺起眉頭,為難地看著他,「把工具放在這裡呀?這麼多東西,雖然這裡是深山密林,可是終究還是要有個人留在這裡看管好些吧?」花豹滿不在乎地甩甩手,「我留下來就得了,一個頂你們一堆人。你們回去休息夠了,準備好東西就過來。」戴南山有些吃驚地盯著他看,一時語塞不懂得說些什麼。

其餘的人一聽可以離開,馬上吵鬧著要收拾東西,又嚷嚷著趕緊做飯吃好趕路下山。花豹追著他們後麵大聲說:「你們別吃那麼多,給我多留點,我可得撐好些天吶!誰知道你們什麼時候才上山來?」戴南山醒神過來,趕忙去存放糧食的帳篷裡檢點東西,「都別亂動,別拿那麼多!」花豹拍拍他的肩膀,嘿嘿笑著:「別忙別忙,讓他們吃去,留一點給我就夠了,這山裡好吃的可多著呢,不用慌!」戴南山不管他說的那些,隻是捂緊口袋,把花豹拉到僻靜的角落,把一條口袋塞進他的手裡,「這些肉罐頭不剩多少了,你拿好,看這情形,我們下山怎麼也得7、8天才上山,你先撐著吧。」

花豹不以為意但也不推辭,把口袋拎在手裡,「你們盡管放心下山去,這個地方安全,等你們歇息夠了再上來,下個地點會更辛苦些,你們可真得好好歇息。」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