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他這是作弊

2219 字 作者: 沐紫月

一秒鍾前,洪總督以為自己站到了勝利的最高峰,一秒鍾以後,洪總督才發現,前麵是一座深坑,深不見底。

許梁和曹變蛟的話,讓洪總督所做的一切,都成了一場笑話。接下來會議過程中,那些西北高層眼裡掩飾不住的嘲諷之意,深深地刺痛了洪總督,如同一柄利劍,把洪總督紮得體無完膚。

持續近兩個時辰的會議幾乎耗盡了洪總督所有的心力。站在巡撫大堂門口,看著前來參會的西北高層三五成群地往外走,洪總督的目光無比的蕭索。

西北高官都走光了,幾名總督府的參謀指揮著總督府的衙役收拾桌椅,打掃庭院。洪總督感到很累,很累,拒絕了兩名參謀的攙扶,洪總督準備回屋去歇一歇。

「總督大人……」一個畏縮的聲音在洪總督身後響起。

洪總督緩緩地回頭,便看見固原知州走近來,表情慘淡。

馬知州也是洪總督千辛萬苦才從許梁手裡爭取過來的陝西官員,馬知州雖然品秩不過正五品,但由於是固原知州,位置緊要,在洪總督的親信部隊洪兵的擴充過程中,馬知州出了不少力氣。

是以,洪總督雖然身心俱疲,但還是強打起精神,朝馬知州擠出點笑容,道:「哦,原來是馬大人哪。你來有什麼要緊的事情麼?那個……固原大會剛剛結束,本督現在很勞累,若是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情,便明日再敘吧。」

洪總督擺手說道。

洪總督是真的累了,累得連話都不想多說。

然而馬知州聽了洪總督的話,卻是鼻子一酸,差點委屈得哭出聲來。

「大人,下官此來,是向總督大人辭行的。」馬知州哭喪著臉說道。

洪總督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來,詫異地看著馬知州。問道:「你說什麼?你要辭行?這馬上就要過年了,你還要出遠門?」

馬知州聽了,眼淚頓時就落下來了,抽抽嗒嗒地朝洪總督說道:「不是出遠門!方才陝西巡撫許大人派人到州衙傳話了。要調下官去南京太常寺任職,新的知州由鎮原知縣賀齊擔任……」

洪總督驚得瞪大了眼睛,急聲問道:「怎麼會這樣?!吏部的行文下來,本督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馬知州無奈地苦笑,搖頭道:「沒有吏部的行文!巡防司的人出示的是陝西巡撫衙門的批文!而且。巡防司的人已經安排好了馬車,要下官今日便動身……」

洪總督悖然大怒,「豈有此理!沒有吏部的批文,你便還是固原的知州!誰敢動你!」

馬知州哭喪著臉說道:「總督大人,巡防司的人說,下官要是不遵從巡撫衙門的安排,便是抗逆上級,是要革職查辦的!巡撫大人的手段下官清楚得很,我要是反抗,會死得很慘的……總督大人。你可要救救我!」

洪總督怒氣沖沖地叫道:「馬大人,你且隨本督來。本督倒要看看,沒有吏部的批文,誰敢動你!」

當即洪總督叫了十幾名總督府的兵丁,帶上馬知州,便直殺氣騰騰地直奔固原知州衙門。

總督府與知州衙門原本相距就不遠,洪總督一行十幾人殺奔過去,轉過兩條街道便到了知州衙門門口。

到門口,便進不去了。巡撫衙門巡防司的近百名官兵守衛住了固原知州衙門,門口街道上停了六七輛馬車。其中兩輛馬頭朝外,那是接馬知州去南京的。另四兩馬頭朝裡,那是接鎮原知縣賀齊前來上任的。

一名巡防司的哨官手握配刀,攔在門口。朝洪總督等人喝問道:「站住,乾什麼的?」

馬知州上前一步,色厲內荏地喝叫道:「看清楚,這位是三邊總督洪大人!」

哨官驚咦一聲,看清了洪總督的麵貌,忙陪笑著拱手道:「見過總督大人。」

洪總督麵沉似水。沉聲喝問道:「你們是哪裡的人?在這裡做什麼?」

哨官陪笑道:「回總督大人的話,小的是巡防司的,奉巡撫大人之命,護送原鎮原知縣賀齊賀大人前來上任,順道接應馬知州前往南京高就。」

洪總督怒喝道:「胡鬧!馬大人才是固原知州,沒有吏部的行文,誰敢頂替馬大人?!」說罷,洪總督怒指著哨官,喝道:「帶著你的人,速速從固原知州衙門撤離,否則,本督嚴懲不殆!」

哨官臉色一變,訕訕地陪笑道:「回稟總督大人,小的隻是一名小小的巡防司哨官,隻知道聽從上峰的命令行事!您這樣,讓小的很難做。」

洪承疇聞言一窒,臉色一沉,一旁的馬知州大叫道:「大膽!小小的巡防司哨官,也敢這麼跟總督大人說話!」

哨官撇了撇嘴,壓根就不理會馬知州,倒把馬知州晾了個臉色通紅。

跟隨洪總督前來的十幾名總督府的士兵個個憤憤不平,護在洪總督身後,手按刀柄,怒氣沖沖地對著巡防司的人。

哨官警覺地退後幾步,退到了衙門口一眾巡防司官兵之中,警惕的看著洪總督,臉色也冷淡下來,拱手道:「總督大人莫要為難小的!」說著,哨官一隻手已經按到了腰上的配刀刀柄上。

洪總督惱怒異常:半個時辰前,陝西巡撫許梁和曹變蛟狠狠地唰了自己一把,讓自己的一番辛苦付之東流不說,還鬧了個大笑話。如今巡防司一個小小的哨官,統兵不過百人,卻也敢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來人!」洪總督怒聲喝叫著,眼睛餘光看了看身邊的十幾名總督府的士兵,再看看對麵上百名巡防司官兵,實力懸殊,洪總督接下來的狠話便說不下去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