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他這是作弊

2219 字 作者: 沐紫月

失算了,來之前沒有弄清楚巡防司來了多少人!

「喲,下官見過總督大人!」正在洪總督為難的緊要關頭,一名身材高大的藍袍官員大步從固原知州衙門裡走出來,自巡防司的官兵中穿過,站以了洪總督麵前,抱拳拱手,嗬嗬笑著道。

洪總督打量眼來人。喝道:「賀齊?!你來此地上任,手裡可有吏部的行文?」

賀齊顯然是早有準備,臉上笑容不變,不慌不忙地從懷裡摸出份文書。呈到洪總督手上,道:「請總督大人過目。」

洪總督輕哼一聲,接過,翻開看了看,皺眉看了賀齊一眼。轉手扔了回去,冷笑道:「官員升遷任免,乃是吏部才有的權力,陝西巡撫衙門的批文,作不得數吧?」

賀齊自然地垂著手,表情不變,淡淡地說道:「回總督大人的話,在陝西,巡撫許大人批文,便有這個效力!下官也是按上峰命令行事。總督大人倘若有疑議,盡可以向巡撫衙門問責!」

賀齊的話頓時把洪總督嗆得不輕。洪總督暗道:我要是能把許梁怎麼著了,還用得著在這裡跟你廢話!

洪總督鐵青著臉色,一時沒話說。

賀齊轉臉看著馬知州,語氣淡淡地提醒道:「馬大人,本官記得巡撫大人的意思,你這個時候應該已經走在前往南京的路上了。如今你卻還耽擱在這裡,萬一巡撫大人怪罪下來,可沒有人替你擔待啊。」

馬知州聽了,嚇了一大跳。哭喪著臉朝洪總督道:「總督大人……?」

洪總督臉色變幻一陣,看著馬知州期待的眼神,不由撇開了目光,表情不自然地道:「那個馬大人。你先隨巡防司的人去南京,你放心,這件事情,本督必定要嚴查到底,還你一個公道!」

說罷,洪總督自已都覺得這話說出來心虛得很。惱怒地瞪了賀齊一眼,一跺腳,甩袖轉身急急地走了,身邊的總督府的士兵緊跟著走了個乾淨。

知州衙門口,隻留下馬知州一人呆呆地站在街道中央,淒淒惶惶,欲哭無淚。賀齊不屑地朝馬知州拱手,道:「馬大人一路走好,恕本官不遠送了!」

洪總督急急地回到總督衙門,對著書房裡一應擺設便是惱羞成怒的一頓砸。幾個總督府的參謀驚恐地圍在書房門口,看著洪總督如同瘋了一樣,將好好的一間書房砸得滿地狼藉。

洪總督呼呼地喘著粗氣,回頭見幾名參謀聚在門口,想進又不敢進,餘怒未消,瞪著幾人大叫道:「去,給朝庭的閣老和吏部尚書,兵部尚書們去信,本督要讓許梁的願望通通落空!想提拔曹變蛟,還想撤換本督的人?做夢!」

幾名參謀聽了,急急地走了。

洪總督身為三邊總督,朝庭正二品大員,在朝中與幾位尚書,閣老的私交,一直都還不錯。雖然左右不了四品以上高官的任命,但對於五六品的小官小吏,洪總督相信,以自己的與朝庭的關係,把許梁的計劃攪黃了,應當不是什麼難事。況且,洪總督可是知道,內閣閣老溫體仁與許梁的關係一直勢同水火。

由於洪總督心情不好,整個三邊總督府崇禎五年的親年便過得很不痛快,總督府的參謀,士兵每天瞧著洪總督黑如鍋底,毫無笑意的臉色,一個個都膽戰心驚,小心翼翼,生怕什麼事情做錯了,撞到洪總督的槍口上。

崇禎五年正月初六的時候,一名總督府的參謀手裡拿著剛剛接到內閣大臣溫體仁的回信,小心翼翼地叩響了洪總督的書房門。

「進來。」洪總督的聲音在書房內響起。

參謀便小心地走了進去,站到洪總督的書桌前,隔著書桌將溫閣老的回信放到洪總督麵前。

「大人,京裡溫閣老回信了。」參謀說道。

洪總督坐在書桌後麵,靠著太師椅,一邊拆信,一邊問道:「溫閣老怎麼說?答應了沒有?」

洪總督要攪黃許梁的計劃,找的合作夥伴正是與許梁有深仇大恨的內閣閣老溫體仁,按洪總督的估計,隻要是陝西巡撫許梁的奏折呈報到內閣,溫體閣都應當會不遺餘力地反對。

比如這次的事情,雖然洪總督給吏部尚書王國光,兵部尚書梁庭棟都去了信,但主要方向還是放在溫閣老身上。

參謀的臉色黯淡下來,小心地看著洪總督,說道:「陝西巡撫許梁下手很快,關於長安守備和固原知州的任命,早在年前吏部便行文通過了。」

洪總督臉色一沉,驚叫道:「怎麼會?難道溫體仁沒有反對嗎?」

參謀無奈地攤手道:「這件事情好像沒有經溫閣老的手,是內閣次輔徐光啟一手操辦的……詳細情形,溫閣老在信裡也說了。」

洪總督眼光死死地盯著手中溫閣老的回信,看罷,臉色一片灰敗,癱坐在太師椅上,良久都不想開口說話。

說什麼呢?木已成舟,吏部行文此刻多半已經到了許梁手上,這時候再說什麼都於事無補了。

「溫體仁這個內閣大臣難道是個死人哪!這麼大的事情,他居然事先都毫不知情?還有吏部尚書王國光,兵部尚書梁庭棟,這兩個老東西什麼時候辦事效率這麼高了?臘月二十六日許梁的奏折才遞到通政司,臘月二十七日這吏部兵部的行文便下發了?!」沉默之後,三邊總督洪承疇便坐在冰冷的太師椅上,痛心疾首地大聲譴責這些配合默契,上趕子的遂了許梁心意的人!

參謀長嘆一聲,無奈地看著洪總督,攤手小心地解釋道:「大人,許梁這廝太狡滑了!事後溫閣老得知消息,便仔細調查了!整件事情都是內閣次輔徐光啟在使勁,許梁的奏折到了通政司之後,徐光啟便拿著奏折去找了皇上,得到皇上的恩準之後,便指示吏部和兵部照辦了。加上長安守備和固原知州這兩個官職都是四品以下的小官吏,並不需要過庭議的坎,徐光啟有心避開溫閣老,溫閣老不知情也是可能的!」

洪承疇瞪著大眼珠子叫道:「徐老殺才偏向許梁,溫體仁不知情,難道內閣首輔周延儒,吏部尚書王國光,兵部尚書梁庭棟也會不知道嗎?這件事情,他們怎麼會這麼痛快地同意?!咱們大明朝的官員什麼時候這麼齊心協力了?!」

參謀深深地嘆了口氣,看向洪總督的眼光很無奈,他悲涼的說道:「據說,許梁指使人給內閣,吏部,兵部,通政司的大人,甚至是司禮監的首領太監都使了錢……」

洪承疇目光直直的,嘴唇哆嗦著,狠狠的一掌擊打在書桌上,氣急敗壞地怒罵道:「他這是作弊!!」(未完待續。)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