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土魯番三王子

2205 字 作者: 沐紫月

崇禎五年正月十五元宵節剛剛過去,吏部的行文便到了陝西。正如許梁預期的那樣,曹變蛟提升長安守備,賀齊接替馬知州任固原知州。而原陝西副總兵曹文詔,則調任山西總兵官,算是高升了。

這種皆大歡喜的情形令許梁很滿意。在替曹文詔送行之時,許梁客氣地朝曹文詔說道:「曹將軍,雖然舍不得,但你這是高升了,本官也就不留你了。」

曹文詔也表現得很客氣,親侄子曹變蛟能升提升為長安守備將軍,令曹文詔去了一塊心病。加上許梁也很夠意思,三天前便正式任命曹變蛟為梁軍騎兵營副將。可以這麼說,曹變蛟幾天之前便由一名小校尉一躍而成為手握兵權的守備將軍,可謂鹹魚大翻身。

曹文詔朝許梁客氣地拱手道:「巡撫大人,末將雖然離開了陝西,但隻要巡撫大人有事需要末將效勞的,末將絕不推辭。」說罷,曹文詔看了看侄子曹變蛟,說道:「變蛟孩兒年輕,缺少歷練,做事易沖動,一切還得多仰仗巡撫大人多加提攜指點。」

許梁哈哈一笑,道:「曹將軍放心,本官早已視變蛟為心腹之人,日後許多事情還得落到曹變蛟身上呢。」

這話便隱隱有器重之意,曹文詔聽了,便感激地點頭。隨後曹文詔單獨把曹變蛟叫到一旁,囑咐了一些事情,便與許梁等送別的人告辭上路。

許梁等人目送曹文詔走到了官道盡道,才與一眾官員往回走。許梁把曹變蛟叫到身邊,邊走邊微笑著說道:「變蛟,你叔父離開之後,騎兵營便交給你了。」

曹變蛟聽了,立馬挺胸抬頭,大聲叫道:「大人放心,末將必定勤加操練,給大人帶出一支精兵出來。」

許梁嗬嗬笑道:「別緊張,本官也就找你隨便聊聊。」兩人幾乎並排著往前走。許梁沉吟著說道:「你才剛提了副將,再立馬提為統領便急了些。我想先委屈你以副將的身份,先帶著隊伍,過些時間。本官再給你提提級別。不放變蛟你盡管放心好了,騎兵營副將之上,本官也暫不設官職,就全部交給你統領吧。」

曹變蛟聽了,大喜過望。很感激地道:「末將多謝大人栽培!」

許梁輕拍著曹變蛟的肩,鼓勵道:「好好乾,年輕人!本官很看好你的!」

一句話,把曹變蛟說得心裡暖哄哄的。

元宵節過後,需要許梁決策的事情便多了起來。陝西三司的官員走馬燈似的往巡撫衙門裡跑,軍務,民政,城防,稅務,水利等等。需要許梁這個陝西巡撫決策的事情也太多了。許梁一忙起來,倒也沒有過多的注意固原城裡三邊總督洪承疇的動靜。

直到正月底的時候,許梁忙完了那一陣子,才有空歇下來,便問起鐵頭關於固原那邊的動靜。

鐵頭嗬嗬笑道:「少爺放心,固原城裡,青衣衛偵緝處的弟兄都時刻盯著呢,加上還一個固原知州賀齊,洪總督要做什麼事情,都瞞不過咱們的眼睛。不過這整個正月裡。洪總督除了出門巡視了幾處邊防之外,好像也沒有做什麼事情。」

許梁訝異地說道:「難道洪總督是被咱們打擊狠了,喪失了反擊的勇氣?」

鐵頭咧嘴笑道:「誰知道呢!」

許梁指示道:「讓青衣衛瞪大眼睛盯緊點。我看洪總督不像是這麼容易打倒的人。當心洪總督瞞著咱們耍陰謀!」

鐵頭聽了,便應下了。隨即又問道:「對了。少爺,巡撫衙門的巡防司經過去年的幾次擴軍,又收編了不少戰敗投降的民軍,眼下巡防司的總兵力已經達到三萬人。原本安排的營房住著已經有些擁擠了。我想給巡防司再另外尋摸個營地。」

許梁不置可否地聽著,徑直問道:「你看上了哪塊地方?」

鐵頭撓頭嘿嘿直笑,垂涎三遲地說道:「少爺。如今都指揮使名下各地的衛所都成了軍屯基地,陝西都指揮使名下已經沒有了軍隊編製。我瞧著長安城裡都指揮使司還圈了一大塊地作營房,現在那裡一直空著,放著怪可惜的,不如就劃給咱巡防司吧。」

許梁想了想,道:「這種事我可不好直接做主,你還是去跟鄧水清大人商量吧。」鄧水清一直是掛著陝西按察使和都指揮使的官銜。

鐵頭聽了,放下心來,樂顛顛地道:「得咧,有少爺您這句話,鄧按察使那邊,還不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事實證明,鐵頭沒有誇大其辭。按察使兼都指揮使鄧水清被巡防司提督鐵頭堵在官衙裡,當麵要求長安城北邊的那塊都指揮使司名下的營房。

那可是一大塊地方,光房子就有上百間。鄧水清不免一陣肉疼,支支吾吾的還在想著推拖的說辭,待鐵頭把許梁的名號搬出來,說這事巡撫大人是點了頭的。鄧水清便嚇了一大跳,變臉色比翻書還快,立馬拍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證:三天後巡防司的人便可以拎包入住。

這種前後反差實在太大的表現,令鐵頭很是鄙夷地看了鄧水清一眼。

鄧水清讓得暢快,鐵頭更是有些迫不及待,都指揮使司的幾個人從營房裡撤出來之後,鐵頭便直接帶領幾千人進駐,一番酒掃,第二天便在大門口換上了巡防司衙門的牌匾。

許梁得知之後,與課稅司羅百貫,陝西參政王啟年一道過來參觀,鐵頭便引著許梁等人在剛剛掛牌的巡防司衙門裡裡外外好一通顯擺。

巡防司衙門裡,隨處可見搬著東西進出的巡防司官兵,幾名巡防司的營主正帶著手下人在整理內外院的草地,重新換上樹苗花草一類的景致。

許梁等人隨意的走走,隨意地看看。花了近半個時辰繞了一大圈之後,陝西參政王啟年便羨慕地看著巡防司提督鐵頭道:「鐵提督,你選的這個地方實在太好了,占的地方大不說,還離巡撫衙門很近,隔兩條街便到了,關鍵是這麼一大圈房舍建築,一看就是大衙門呆的地方!」

鐵頭聽了王啟年的話。很是受用地連連點頭,樂得嘿嘿直笑。

許梁問道:「這個地方,能容下多少官兵?」

鐵頭想了想,道:「少爺。這個營地分東南西北四處大營房,每處可以住下五千人左右,加起來的話,也就兩萬人左右。」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