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祭旗

1826 字 作者: 沐紫月

察可西和卡爾被帶到許梁麵前時,兩人已經瘦了一大圈。

在巡撫衙門的大牢裡,察可西驚怒交加地看著許梁,跳腳大叫道:「許梁,你把本王抓來做什麼?快把我們放了。」

兩人被鐵鏈反綁在牢內的牆上,鐵鏈也控製了長度,使得察可西能夠在牢內陝窄的範圍內活動,卻也活動得相當有限。

手下人搬來一張乾淨的椅子,供許梁坐下。許梁聞著牢房內一股的屎尿咮,皺了皺眉頭,然後看著察可西,怒氣沖沖地喝斥道:「好你個察可西,你們來長安,本官一直真誠相待,不成想你們居然勾結了錦衣衛千戶彭江海,想要從他手中套取我大明邊防地圖!你們如此居心險惡,本官身為大明一省巡撫,不抓你還對得起本官頭上這頂烏紗嗎?!」

察可西被問愣了,驚怒道:「彭江海是誰?本王,本王根本就不認識此人!許大人,你休要誣陷我!」

「察可西王子,人家主謀彭江海都招供了,你休想抵賴!」許梁冷笑著彈了彈官服,道。

察可西掙紮著,將手上的鐵鏈磕得嘩啦響,大叫道:「本王是冤枉的!本王要求與彭江海對質!」

「彭江海的陰謀被本官揭穿之後,已然伏法!」許梁幽幽地道:「不過,彭江海人雖然被殺了,他證據確切,本官已經呈報給朝庭了!」

察可西愣了。

一旁的卡爾看著察可西,長嘆一聲,勸道:「三王子,你還看不明白嗎?許大人這是故意要陷害咱們了。」

許梁看著卡爾,沒想到這位土魯番的滿刺倒有幾分眼力勁,至少比這位三王子要強上不少。頗感興趣地打量了卡爾一眼,許梁輕笑道:「卡爾滿刺看起來倒像是明白人!不過,你們兩個如此落到本官手裡,便自認倒黴吧。唉,卡爾滿刺,要怪,就怪你們這位三王子太蠢了,居然眼力如此差勁,分不清主次!」

卡爾沉聲問道:「巡撫大人,你想把我們怎麼樣?」

許梁起身,用手扇了扇眼前的空氣,戲弄地道:「告訴二位也無妨,土魯番三王子居然意圖竊取我大明邊防地圖,本官身為陝西巡撫,已經向朝庭上折請命,率軍出征土魯番!三天後,本官招開誓師大會,便要供你們這些人的人頭祭旗!以表明本官捍衛我大明國威的決心!」

卡爾沉默了。察可西卻是嚇得哭了起來,朝許梁哀求道:「什麼?你要拿我的人頭祭旗?嗚嗚,巡撫大人,小王的頭又髒又小,實在當不起如此大用的。

原本許梁的打算是要把察可西與卡爾等一人齊殺掉的。隻是後來聽取了陝西參政王啟年的建議,這個察可西雖然又膽小又怕死,但必竟是土魯番的三王子,雖然沒骨氣,但對土魯番國內的情況肯定比較清楚。押著察可西在手,便相當於許梁的大軍中有了一張活地圖。

許梁一想,這個察可西活著確實比死了更有用處,於是便留他一條小命。

祭旗儀式結束之後,各位陝西將軍便回去整軍,十天後集合出征。

整個陝西省都在緊急行動起來,集合軍隊,征集糧草,藥材,棉衣棉被,為大軍出征作準備。許梁這幾天接連巡視了巡防司,火炮營和騎兵營,每前往一處,便把秦王朱存樞叫到身邊。

朱存樞雖然被委任為元帥一職,麵對將士們的歡呼聲,卻是悶悶不樂,情緒不高。他很有覺悟,雖然是元帥,卻也明白這隻是許梁對外打出一的個幌子,實際的撐控者仍然是陝西巡撫許梁。

朱存樞接連幾次都表情欠奉,終於讓許梁感到不滿意了。一次自巡防司巡查回來之後,許梁與秦王朱存樞要分別時,許梁的馬車停在了秦王的馬車旁邊,許梁坐在馬車裡隔著兩道車簾子,朝秦王朱存樞沉聲說道:「秦王爺,你是本次征討土魯番的行軍大元帥,幾次巡查軍營,王爺為何都悶悶不樂?莫非對我陝西官兵心存不滿?」

秦王爺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著慌,他急忙解釋道:「許大人誤會了,咳咳,本王有生之年居然能夠擔當一回元帥,死也無憾了!隻是本王擔心,許大人召集兵馬,籌備糧草,興致勃勃地作著出征的打算,北京朝庭那邊未必會允許咱們順利出兵,畢竟眼下大明也是多事之秋,再樹土魯番這樣的敵人,實為不智。」

秦王爺在馬車內急出了滿頭汗珠子,也難為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想出這樣的理由來回應許梁。

許梁輕哼一聲,道:「這個就不勞秦王爺操心了。本官出兵,何需北京朝庭的同意!朝庭不同意,難道本官就不出兵了?秦王爺,隻要你扮演好你行軍大元帥的角色,待我大軍凱旋歸來,本官絕不虧待了你。」許梁說著,語氣一變,飽含威脅地道:「可你若是還是頂著那張僵屍臉,故意不配合的話,本官的脾氣你也是知道的,錦衣衛我說端就端了,難道還差一個秦王府?」

幫王爺忙急聲應道:「許大人盡管放心!本王,本王盡力配合便是。」

許梁這才沒有再說,示意馬車離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