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祭旗

1826 字 作者: 沐紫月

秦王朱存樞受了許梁這一頓夾槍夾棒的威脅,悶悶不樂地回到秦王府,在府內見到了秦王妃,便坐在那裡長籲短嘆。

秦王妃見狀,便關切地問道:「王爺,可是那個奸賊又為難你了?」

自許梁把秦王府的產業都壓榨乾淨之後,秦王和秦王妃私下無人的時候,便罵陝西巡撫許梁為大奸賊。秦王妃暗中在禮佛密室裡,已經詛咒了許梁不下百次。這兩人對於許梁的態度,可謂又懼又恨又無可奈何。

秦王朱存樞想到自己在許梁的淫威之下,過得如此憋屈,不禁悲從中來,拉著秦王妃的手,便掉起了眼淚。

「愛妃,從今天許奸賊的態度看來,本王這趟土魯番之行是勢在必行了。本王動身之後,長安城裡可就隻剩下愛妃一人了,這叫本王如何放心?」

秦王妃也跟著掉眼淚,哭哭啼啼地說道:「許奸賊囂張跋扈,目無朝庭,比之三國董卓有過之而無不及!王爺不必擔心臣妾,倒是要小心自己的安全。」

秦王爺長嘆道:「但願朝庭能夠阻止許奸賊的瘋狂行為,讓他無法出兵土魯番,這樣的話,本王也就不用跟著受氣了。」

秦王妃聽了,沉思一會,卻搖頭道:「王爺糊塗!朝庭答應了許奸賊的出兵請求才好呢!臣妾想來,這土魯番大小也是個國家,且有騎兵優勢,許梁此次出征,一共也才六七萬人,最好許梁與土魯番打得兩敗俱傷才好,這樣一來,奸賊手下兵力必然損失慘重,朝庭便可以重新收回陝西的掌控權,王爺也就不必成天擔驚受怕了!」

秦王爺想了許久,欣慰地朝秦王妃說道:「愛妃所言甚是哪!」

秦王和秦王妃想通了之後,反倒盼著許梁盡快出兵了,最好能夠與土魯番大殺特殺,損兵折將才好。

北京的朝庭也正為許梁的奏折發愁。關於是否允許許梁出兵討伐土魯番的問題,內閣和兵部都已經吵了好幾天了。崇禎皇帝一時之間也拿不定主意。

內閣在吵著許梁出兵的事情,對於許梁誅殺錦衣衛千戶彭江海這件大事,反倒沒有過多關注了。

唯一還在緊緊抓著這件事情不放的,隻有錦衣衛鎮撫司。錦衣衛指揮使駱養性自得知許梁把整座錦衣衛西安所衙門一鍋端了的消息之後,心情便開始不好了。駱都督心裡跟明鏡似的,許梁在奏折中所說的那番彭江海勾結土魯番三王子的故事,駱都督向來是嗤之以鼻。別人對彭江海不了解,親自安排彭江海去上任的駱都督豈能不了解?

在前往陝西任職之前,彭江海一直在遼東做事,遼東與西北差著十萬八千裡呢!怎麼彭江海剛到陝西沒幾天,就能這麼快與土魯番的三王子聯係上了?

這不扯嗎!

至於西安千戶所的副千戶段誌剛的辭職信,駱都督是連看都懶得看了!錦衣衛自成立以來,還從來沒有在哪個官員手裡吃過這麼大的虧。駱都督忍不了,他心裡萌生了與東緝事廠廠督餘化田一樣的想法,用最簡單最粗暴的方式解決掉許梁。然而這一想法在與崇禎皇帝提起的時候,興許是由於崇禎皇帝的所有注意力都停留在了許梁要發兵攻打土魯番的大事情上,對於暗殺許梁的提議,沒有什麼興趣。

皇帝不批準,駱都督便決定自己悄悄的動手。考慮到是瞞著崇禎皇帝做的,為了減輕責任,駱都督決定再拉一個人下水。

北京城裡頗有名氣的酒樓鳳來樓三樓雅間內,大明朝庭最令人聞風喪膽的兩大機構,錦衣衛的指揮使駱養性和東緝事廠的廠督餘化田,這兩大巨頭終於由於共同的目標坐到了一起。

鳳來樓內外都被錦衣衛和東廠的人嚴密監控住了,駱養性和餘化田也不用擔心今日的談話內容會外泄。

兩人的臉色都很凝重,雅間裡的茶水點心一樣都未動。

寂靜了一會兒,餘化田扭動下座椅,撫摸著無須的下巴,朝駱養性喋喋怪笑道:「駱都督,許梁這人不是這麼好殺的!當年咱家帶著東廠十大殺手前去,結果都鎩羽而歸!許梁身邊護衛重重,更讓人無奈的是,許梁本人武功高得離譜!不知道你錦衣衛能派出多少高手?」

駱養性看著餘化田,嘿嘿一陣輕笑,朝餘化田輕輕搖頭,嗤笑道:「你東緝事廠的人基本上都是我錦衣衛挑剩下的,那些個歪瓜劣棗也能算是十大殺手?鎩羽而歸也是尋常的事情。」

餘化田聽了,便漲紅了臉色,駱養性這話顯然是看不起東廠,然而駱養性偏偏又沒有說錯,錦衣衛成立在前,東廠成立的時候,班底的確是出自錦衣衛,這是朝堂上下都知道的事情,餘化田盡管覺得羞愧,卻也不能顛倒黑白。

餘化田氣呼呼地叫道:「那本督倒要睜大眼睛看看,你錦衣衛派出去的高手又該是怎樣的?!」

駱養性微微一笑,挑了挑眉毛,朝餘化田詭異地一笑:「誰說本督要派錦衣衛的人去了?」(未完待續。)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