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 做賊心虛

1133 字 作者: 柳暗花溟

「做賊心虛,無論心理多強大的人,做違法的事都不會那麼心安理得。◎書荒閣↗↗←那人必定是當場沒有留意到這些細節,所以留下了蛛絲馬跡。據老董的供述,當晚那人領走屍體後,突然下起了大雨,天色黑得很。我想,那人不大可能把屍體留到天氣好時再處理,必定當晚就近埋在山上某僻靜處。若非今冬不同尋常的天氣狀態,也不可能會敗露。所以,那人慌亂之下有所失誤是極其可能的。不過,老董可以肯定的是:他當晚看到了領屍人的臉。」

「是誰?」江東明差點跳出來。

老錢卻有點發愁的搖了搖頭,「可惜,他表達能力非常有限,始終無法正確描述,哪怕派了最好的罪犯肖像畫師也無濟於事。如果那人再度出現,他也沒把握能認得出來。但有一點他非常確定:領屍人是個高個子女人,說話的聲音卻很是粗嘎,初聽起來不男不女的。」

「我差點沖口而出說是朱迪。」江東明吸了吸氣,「但朱迪雖然個子高挑,卻還算不上高個子,而且聲音很柔軟。除非她故意要偽裝,穿了很高的鞋子。你知道現在女人的鞋,那麼高的防水台,還有那種驢蹄鞋,能把人挑高二十厘米。至於聲線倒不是難點,可人為扭曲的。」

「很可能會有偽裝。」老錢點頭,「你忘記朱迪的那個幫凶了嗎?從腳印上來看,體重大,腳卻很小。男人不可能有這樣的小腳,所以在鑒定設備不完備的基礎上,我們曾經判斷是個小個子胖女人。但再假設,她的幫手是老馮,那就顯然也進行過偽裝,而且騙過了我的眼睛。」

「她是否會第二個幫凶?」

「可能性不大,至少在計宅不會了。」老錢否決這個設定,「你要知道,越是私密的事。參與者就越不能多,她就越不容易控製人心和書麵,不泄露秘密的機會也就越大。退一萬步講,就算老馮暴露了也沒關係。他的精神狀態不穩定。所出的證詞是不會被法庭采納的。從這一點上看,朱迪真是小心謹慎,連退路都想得仔細。如果隻有老馮一個證人,就算全世界都明確知道是朱迪做的惡,又能拿她怎麼辦呢?」

江東明攤手聳肩。神情無奈。但他不在這種假設上糾結,而是想到了另一個問題,「假設朱迪就是領屍人,時間上對得上嗎?當初躺在醫院的計肇鈞可是朱迪率先確認的。如果她身在本市,又怎麼能分身去領屍?」

「屍體從上遊沖到下遊,再進入死人灣成為浮屍,需要幾天時間,而且撈上來後還停放了不短的日子。我對比了一下日期,足夠朱迪先安排好這邊的事,再到那邊去善後。那座小城是旅遊城市。從本市有飛機直達,才兩個多小時而已。」

江東明皺眉,似乎陷入回憶,情不自禁的咬了咬自己的大拇指,「在世人眼裡,朱迪是小人物,確認完傷者身份後消失個幾天,當真不會有人注意。我記得當初我姑夫聽說我表弟出事,人就立即不好了。他身體本來就很差,能把這麼大的事按下來。是強撐著最後那口氣,四處安排人手。他那時說話都有點困難,含糊不清,人也不能走動。我還得承擔翻譯的職能,整天都在他身邊。想想,朱迪確實有一陣子沒在我眼前晃過。唉,我姑夫正是因為那時透支過大,才導致現在成了活死人一樣。」

「可能天下父母心。」老錢不知想到什麼,長嘆一聲。「遇到省心爭氣的兒女還好,要是遇到原先計肇鈞那德行的,老命也差不多要搭裡麵。」

「那現在要怎麼辦呢?」江東明抬起頭,「真相好像就在眼前,但仍然擋著一團一團的亂麻,真是剪不斷,理還亂。」

「快刀斬亂麻好了。」老錢果斷的一揮手,「你學歷這麼高,讀這麼多書,總知道馬其頓的亞力山大大帝和神廟繩結的故事吧?對付復雜的東西,乾脆就用最簡單直接的辦法。我們隻要找到真正的計肇鈞的真正死因,若是他殺,再找到真正的凶手,一切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要我繼續盯著老馮和朱迪嗎?」

「現在公安機關已經插手,再不用你業餘調查了,免得你陷入危險。有命案啊小兄弟,證明真正的幕後人是個狠的,你還是安全第一。」老錢說著,手指不小心搭上了電腦的鍵盤。

屏幕上,顯示出那隻大號行李箱裡麵骸骨的情況。江東明一眼瞥到,忍了這麼久,終於控製不住的乾嘔起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