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夢遺神功

1773 字 作者: 魯班尺

『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書荒閣中文網∶↖  薛道禪感到這名字很有趣,功法也必是有獨到之處,於是問道:「大師,此功究竟有何與眾不同?」

「這門絕學隻包含了『夢遺指』和『夢遺掌』兩招,簡單易學,但九百多年來,竟無一人能夠使用。」

「這又為何?」薛道禪抓耳撓腮的心裡直癢癢。

「因為根本無人有如此深厚的陰柔之氣,佛門武功心法大都是至陽至剛,而『夢遺神功』卻是至陰至柔。按照夢遺大師的解釋,體內陰氣通過食指尖的商陽穴和掌心的勞宮穴向外射出,傷人於無形,具體能夠射多遠威力大小,則完全視體內陰氣的充盈而定。可惜這幾百年來,衡山沒有一位僧人能夠將其射出體外的,因此這門絕學也就慢慢的被人遺忘了。」

「你認為有良有足夠的陰柔內力?」

「嗯,這孩子體內蘊藏的是渾厚老陰之氣,若不是天生異秉,後天是根本練不出來的。」

薛道禪點點頭:「那就請大師傳授他『夢遺神功』,有良,還不過來拜師?」

「且慢,」古空禪師一擺手,說道,「此乃衡山絕學,非我佛門弟子不可習之,若要傳授需先行剃度出家。」

薛道禪聞言倒是犯了難,有良若是剃度出家,等他見到二丫時,可能會影響到兩人之間的男女情愫,就如同他們中隔了一堵無形的牆,對盜取「噬嗑針」多有不利。

「俺已經是佛門弟子了,先於風陵寺剃度出家,後入潼關佛崖寺,法名了去。」有良趕緊說,老和尚的這套奇門絕學,他感到真的是非常適合自己。

「哦,那就沒有問題了,有良,聽薛施主說你懂得『鬼門十三針』,那麼對人體經絡穴位是不陌生了?」古空禪師問。

「知道一些,但不是很多。」有良實事求是答道。

「嗯,老僧就破例收你為關門弟子吧。」古空禪師嗬嗬笑道。

有良聞言趕緊跪下叩頭拜師。

「此門功法十分簡單,手陽明大腸經的商陽穴和手厥陰心包經的勞宮穴......」禮畢之後,古空禪師急於傳授「夢遺神功」,於是迫不及待的比劃著說道。

「大師,您在這兒傳授衡山武學,薛某在此多有不便,先行告退了。」薛道禪拱手告辭離去。

此門功法的確簡單至極,無非是凝聚體內真氣循經倒行通過商陽穴和勞宮穴射出去而已,前者為「夢遺指」,後者是「夢遺掌」,總共也就隻有這麼兩招。

古空禪師叮囑說道:「一旦練了此心法,便不可再學他門武功,因為所有的武功心法都是順行經絡,而『夢遺神功』則是相反『順則亡,逆則昌』,明白嗎?」

「是,師父。」

「好在你不識武功,這樣學此功法也就沒有什麼阻滯。」古空禪師點點頭,開始傳授心法,其實也很簡單,功夫不大,有良便已經記牢。

「好了,以後就要靠你自己的悟性了。」

「謝師父,」有良接著問古空禪師說,「大殿前麵的這塊『靈田』為何會有靈氣?聽薛先生說季節到時,磷火如同螢火蟲一般明亮。」

「了去,既入老僧門下,也就不瞞你了,『靈田』地下埋有一具古屍,鑽出土壤的磷火已經持續有上千年了。」

「葬在這裡的人一定不簡單,屍體分解的磷火竟能千年不敗。」有良說。

古空禪師淡然一笑,道:「千年古屍難道就一定是人麼?」說罷嗬嗬笑著轉身離去了。

望著老和尚的背影,有良心中充滿了疑惑,古屍不是人,那又會是什麼呢?

當有良在衡山之巔刻苦修習「夢遺神功」的時候,邢書記與可兒已經風塵仆仆的趕到了京城。

「相公,可兒餓了。」

「可兒,我們已經沒有錢了。」夜幕降臨了,兩人站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上,邢書記把口袋裡翻了個遍,隻找到幾張皺皺巴巴的角票。

「沒了銀兩如何是好?」可兒犯愁了。

「你等會兒。」邢書記匆匆跑到一飲食小攤前,手裡的幾毛錢勉強夠買一個肉包子。

「你吃吧,我不餓。」邢書記把包子遞給了可兒。

「相公,一人一半。」兩人坐在台階上,可兒將包子掰開與他分食,實在推辭不過,邢書記隻好把半拉包子丟進嘴裡吞下。

「你看那孩子好可憐啊。」可兒手指著報亭下麵一個殘疾小乞丐說道。

邢書記抬眼望去,那是個隻有一條腿的小乞丐,而且唯一那條腿的關節反轉背在了身上,畸形的厲害,年齡大概隻有五六歲,雙眼已盲,渾身滿是泥垢,伸出髒兮兮的小手向路人乞討。

可兒走過去,將半個肉包遞到他的手裡,而路人大都敬而遠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