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夢遺神功

1773 字 作者: 魯班尺

「相公,這孩子還這麼小又身殘,家中父母何以忍心讓他出來乞討,我們還是報官吧。」

「唉,可兒,這種事情多了,大都是被拐賣偷搶來的孩子,然後弄殘出來乞討,都是有人在背後操縱的。」邢書記嘆息道。

「《大清律例》對殘害小兒迫其行乞是比照『以藥迷人圖財者斬律』定罪,是要斬立決的,難道現在的衙門不管麼?」可兒詫異道。

邢書記望著天真的可兒,已是無言以對。

「相公,我們還是去報官吧,九門提督就是管這事兒的,當年也出過這種事兒,後來都被砍了頭。」可兒催促道。

「操,小臭娘們,少管閒事兒,是不是活膩味了?」身後突然傳來惡狠狠的辱罵聲。

兩人回頭一看,兩名剃著小平頭滿臉橫肉的壯漢怒氣沖沖過來,看似打手的模樣。

「算了,可兒,我們還是走吧,這種事兒公安局是管不過來的。」邢書記息事寧人的說道。

「相公,他倆就是殘害小兒迫其行乞的人麼?難道真的就不怕給衙門捉去殺頭?」可兒還是感到不理解。

「殺你媽的頭,」那兩個壯漢可能有些忌憚邢書記魁梧的身材,於是從腰間拔出了彈簧刀,低聲恐嚇道,「再不滾開小心破了這騷娘們的『盤子』。」

邢書記眉頭皺起,忍不住嗬斥道:「你們這些社會渣滓,工農階級的敗類,不但危害無產階級專政的長治久安,而且還竟敢公然辱罵可兒,本書記本來不想管的,但是看你們欺人太甚,就不得不管了。」

「書記?」兩人聞言愣了一下,隨即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其中一人說道,「這個神經病,還書記呢,剛才連個包子都買不起,還他媽的分著吃。」

「這小娘們『盤靚條順』,咱哥倆弄回去好好替她熟熟皮子。」另一壯漢色迷迷的建議道。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還得讓老大先上才行,」那個年長一點的點頭稱是,隨即把刀一晃,壓低聲音喝道,「跟我們走,不然叫你們當場見紅。」

「相公,咱們就跟他們去看看也蠻好玩兒的。」可兒拽著邢書記的手說。

「可兒你說怎樣就怎樣。」邢書記溫柔的答道。

「真他媽的一對傻逼二百五。」兩壯漢相視一笑,感到撞上了個大便宜,隨即拖拽著殘疾小乞丐的小木板車離開大街,與邢書記二人一道穿過巷子走入一條狹窄的胡同,最後來到一片破破爛爛的雜院內,這是已經斷水斷電待拆遷的老舊居民區,也是這夥人的臨時巢穴。

屋子裡點著油燈,過道的紙盒板上還躺著兩個生病的殘疾孩子,看樣子已是奄奄一息。

一個五十多歲的乾癟老頭嘴裡叼著煙卷正在炕桌上自斟自飲,屋裡充斥著一股劣質燒酒的辛辣味兒。

「老大,我們給您老帶下酒菜來了。」壯漢們的語氣十分恭敬。

「乖孩子,什麼下酒菜啊?」老頭聲音沙啞,講話時露出滿嘴的大黃牙,從紅紅的酒糟鼻孔裡噴出兩道煙氣。

「就是這傻逼娘們,盤子到挺亮的,條也順,是專門弄來孝敬您老人家的。」

老頭醉眼惺忪的盯著可兒,不住的點著頭,嘴角滴著口涎:「嗯,不錯,皮薄餡嫩,等我享用完了你倆也喝點湯吧。」

「謝老大。」兩壯漢點頭哈腰的說著。

「這個人是乾什麼,把他捆起來省得掃興。」老頭指著邢書記吩咐道。

「是,老大。」那兩人拿來麻繩就要上前捆綁。

「相公,這裡好臭啊。」可兒噤著鼻子說。

邢書記口中冷笑兩聲:「簡直是藏汙納垢,首都的治安怎麼糟糕到這個樣子?」

邢書記雖然不會武功,但體內的儒頭蠻力氣極大,兩個壯漢的手剛一碰到他的身體,手一掄便把他倆甩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牆壁上,「噗通」掉落在地上,疼得兩人齜牙咧嘴直吭唧。

「哦,原來還是個練家子啊,來,老大今兒個和你試巴試巴。」老頭口中冒出東北土話,縱身從炕上一躍而下,竟然身手十分的矯健。

可兒閃身躲過一旁,臉上笑嘻嘻的看熱鬧。

老頭伸手一拳擊出,一來屋子狹小,再者邢書記反應也遲鈍,「咚」的打在了他前胸上,震得身子搖晃了兩下。

邢書記趁機揪住老頭的胳膊,最後兩人四臂互抓較起了蠻力,臉紅脖子粗的竟然勢均力敵都差不多。

兩名壯漢從地上爬起身,抓著彈簧刀撲上,如此一來形勢急轉直下,邢書記此刻根本騰不出手來應付,無奈之下脖頸處「咯咯咯」一陣脆響,現出了儒頭蠻的原形。

那兩人見狀驚恐的「媽呀」一聲大叫,頓時嚇得兩腿發軟萎頓在了地上。

揪住不放的老頭先是一愣,隨即竟然大喜過望,自己腦袋也跟著一晃「咯咯咯」伸出了長長的脖子......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