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8 字 作者: 會飛的雞蛋

夜深了,靜了。↙←書荒閣∶●

街道晃似一如舊日,霓虹燈打亮瀝青馬路,街上也寂靜得無人路過,映在地上的光圈,模糊了城市的麵貌,孩子若是開心的,便會覺得這個世界美好;若是不開心,看到的每一幕都是灰色的,沒有任何色彩的。

自從餘之韻加入刑警隊以後,生活就變得毫無節奏,日夜顛倒,今晚又是有一件煩心的事兒。她把警車停放在路邊,這已經是淩晨三四點鍾了,街上已無再多行人。餘警察觀看手表幾分,抬頭觀望著路邊一棟普通的樓房,樓房老舊,黑漬剝落,牆痕灰白。她輕皺起眉來,好似把擔憂都蹙在眉間,眼中不安轉瞬逝去,她又恢復了一副不耐煩的模樣,心中按壓不住的慌神,她使勁保持臉上的平靜,邁出事關生死的一步。

餘警官摸著黑暗而上,實在想不到在這種還算是繁榮的地帶,居然隱藏著這麼危險的地方。她遲疑地頓了頓步子,心下無緒,她是到底該上前,還是回去找援兵?但是,她相信那麼多年了,那個人是不會欺騙她,絕對不會。也不知哪來的信任,她直奔著樓梯上,這個地方還是那麼熟悉,空氣中漫布著消毒水的味道,好似泥巴黏在身上,渾身不自在。

上了高樓,聽見房間裡麵有聲響,她沒有猶豫,推門而進,門邊碰撞到了擱在一邊的啤酒罐,撲麵而來滿腔消毒水味,嗆得她眼前一黑,緩過來後,隻見,好友坐在試驗台上。

她的後背好似垮了,弓著腰像一條被扭曲的鋼線,聞見聲響,她急忙回頭,卻見餘之韻皺著眉頭,注視著她,眼神中充滿不解和淩厲,兩人默默無語,對視。

是紀若存先開口了,"快點離開這裡,我隻讓你在樓下等著,不要上來,時間一到,我就會引爆這棟樓,你阻止不了我。"她說完後,再一次轉過頭,注視著實驗室裡堆積的瓶瓶罐罐,她的眼神空洞,卻緊緊地盯著瓶瓶罐罐,好似一座逼真的雕像,就像古時候廟宇裡的佛像,注視著某個方向,給人一種寂靜無聲的恐怖。

"你變了。"餘之韻注視著那人的背影,眼眸虛掩幾分,心中舉棋不定,半響,她再次睜開雙目麵對紀若存,他們是多年的好友,對彼此都非常的熟悉,才會以至於紀若存一開口,她再把最近公安局中得到資料串和起來,才會不多言,我已知道你的所為。

紀若存也不再開口,輕叩上眼簾,細想自己所做的一切,唯有赴死,才是給這個世界唯一的解釋,人體試驗,年少輕狂方不知顧及什麼,她對生物的沉迷,讓她做出了愚蠢的事情,但是呢,若是讓她回到舊時,怕是紀若存還是會做同一樣事情。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餘之韻明知故問,不想讓局麵停滯,說出這話,想要打破她們之間的寂靜,卻成功地將寂靜再凝上幾分。說這話,不就是廢話嗎?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