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章 大開殺戒

1628 字 作者: 663bb74de

湖水血紅,波平如鏡,端木良女如女妖,在血紅色的湖水裡嬉戲。℡√書荒閣↑▲

湖畔,五行爐繚繞奇異的火焰,燒烤架上是大塊大塊的紫雲蟒肉,大滴大滴紫紅色的油滴落,濃香飄散。

五行爐以五行石為燃料,非豪富者不能用。

五行石不是單純的化石能源,有很多奇異的作用,比如烤肉,可以使烤肉更香,也更有營養。

迷亂血原的東西都有毒,水有毒,空氣有毒,動植物也有毒,但是,迷亂血原的東西分外好吃。

這對吃貨而言不能不說是極大的痛苦,而更痛苦的是,毒性對每個人是不一樣的,是修為越高,毒性越大。

這就造成了一種局麵,就是可以吃的吃不著,吃得著的不敢吃。

韓先撲可以吃,因為他體內沒有丹毒,迷亂血原的東西有毒,原因就是修者體內的丹毒。

迷亂血原的東西好吃,更是大補,血氣極豐,尤其是紫雲蟒,更是極品中的極品。對麵,吳五常抱著一個大蹄髈啃著,但看著韓先撲,家族特製的美味蹄髈卻味同嚼蠟,他滿眼都是羨慕嫉妒恨。

韓先撲麵無表情,吃的津津有味,吳五常牙疼,越來越疼。

一會兒,端木良女上來了,坐下後,她也和吳五常一樣,牙疼。

灌了一口酒,吳五常道:「就要出去了,他們會不會堵我們?」

韓先撲道:「相較於獸人,殺這些家夥我更有興趣。」

韓先撲要大開殺戒,吳五常苦笑。

他已經多少對韓先撲有些了解,韓先撲大開殺戒,一是韓先撲心中的殺念,二是大開殺戒有利。

大開殺戒有利,和五行石礦脈上報一樣,五行石礦脈上報是為了引起內部的注意,大開殺戒是為了引起廣泛的注意。

這樣雙管齊下,就會使上麵想要陰他的人必須做到天衣無縫,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漏洞,這也就是說必須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韓先撲才能有一線生機。

至於大開殺戒必然會得罪人,拋開兩害相權取其輕不說,對韓先撲而言,實際上無關痛癢,想要他死的人已足夠多,不差這些。

韓先撲大開殺戒,吳五常自然得遭受無妄之災,這可不是小事兒,但相對於韓先撲來說,又確實是小事兒。

吃飽喝得,韓先撲睡覺。

韓先撲呼呼大睡,吳五常和端木良女練功。

大雍進入迷亂血原,在一千公裡的延長線上,共有四十九個出入點,韓先撲選擇了靠東邊的一個出入點。

前進的速度很快,端木良女道:「你不是要殺人嗎?乾嘛走這麼快?」

韓先撲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要與人留一線生機。」

端木良女撇嘴。

韓先撲道:「我睡覺的時候,你一定要練功嗎?」

端木良女扭過頭去。

端木良女練功的一個原因是不願履行賭約,韓先撲從來沒逼過她,但偶爾會拿這個刺她一下。

離出入點還有大約三十裡,忽然,一聲呼哨,伏兵遍地,他們被五六十人包圍。

上官雲雷踏前一步,輕蔑地道:「小崽子,你以為能溜得掉嗎?」

吳五常苦笑,上官雲雷該死,躲不掉的。

韓先撲看著眾人,平靜地道:「如果不想殺韓某,請離開,如果留下,就是韓某的敵人。」

眾人哄然大笑。

輕輕嘆息一聲,一把大刀出現在韓先撲手中。

大刀長一丈三尺五寸,重七百二十八斤,冷光閃爍。刀名戰確,是虎族威廉的兵刃,玄階寶器。

倒拖戰確,韓先撲靜立。

見過韓先撲的詭異,上官雲雷不敢大意,與身後五人結陣,緩緩向韓先撲壓來。忽然,韓先撲動了,向側後方竄去,瞬間沒入密林。一瞬間,五六十人都動了,向韓先撲追去。

一旁,吳五常嘆了口氣,一群該死鬼。

吳五常相信,即使正麵迎戰,韓先撲也能把這五六十人殺敗,何況跑入密林獵殺。

盡管吳五常和韓先撲組團,但吳五常是吳家的人,這裡人太多,不可能守住秘密,所以隻要老老實實呆著,沒人敢動他。

草叢裡,韓先撲如蛇一般貼地飛掠,下一瞬間,韓先撲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整個人呈大字型迎麵沉入地下,左手指間夾了三支春水銀針,右手指間夾了四支春水銀針。

韓先撲一動不動,呼吸斷絕,生機斂去,血液流速比正常慢了三倍。

西北,百米外,血霧中,一個影子若隱若現。影子皺眉,韓先撲竟然消失了。一會兒,影子晃動,憑空消失。

東南,五十米,一隊七人小心地搜索,漸漸地,他們到了韓先撲沉地處。左側三人,右側四人,他們剛要走過,韓先撲雙手輕輕一動,七支春水飛出。

春水飛出,七人緩緩倒下。

沒等七人倒下,韓先撲就把七人收入納戒。隨後,狙擊炮出現在韓先撲手中。

「轟!」

轟鳴聲中,百米外,一人撲到,後背上出現一個大洞。

韓先撲剛消失,若有若無的影子就出現了。

九百米外,空中一閃,韓先撲消失,他整個人生生擠入粗達一丈的大樹的樹乾,悄無聲息,生機斂去,在感知裡徹底消失。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