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阿孫委托的任務

1613 字 作者: 不死極樂神功

阿孫領著我們去到了一個叫還魂來的小酒館坐在一個角落裡,似乎是不想讓其它鬼聽到些什麼,酒吧四處都是通紅的骷髏堆成的,連喝的東西都是紅色,味道還有點奇怪的酸臭味味。▲↘◆書荒閣中文網↘↘阿孫說喝這個能壯膽,能壯膽?沒多說我們就把它當尿一樣咕嚕一聲吞了下去。

周圍坐著的都是些扛著武器,拿著各式道具的鬼。他們一言不發好似在緊張的等待什麼?他們都是專職接委托的鬼界高手,就因為是高手所以不是什麼委托都接的,都是在等待能挑戰自己的危險而又有巨額報酬的大委托。

「你們知道,找我是做什麼的嗎?」阿孫喝著那怪東西問道。

「找你看看有什麼事情做來,聽說你這裡有特殊的報酬。」我大膽現實的說,當然要現實!哥這可是準備拿條鬼命掙功德的。

「特殊報酬?一定是那個死和尚把什麼都告訴你了。他媽的!找這兩新手去接委托,弄砸了我怎麼接生意啊?」阿孫咬著牙自言自語的道。

聽這話他似乎有點看不起我們,你還真別看不起我們,我們可是山窮水盡的鬼了,已經到了窮到狠到什麼都乾的出來的地步了,但是一上來就問人家有什麼特殊報酬,活都不知道能不能乾好就問這個,鬼都怕被我們嚇跑了。

「他隻是說想做事就要找大哥才可以。沒說什麼特殊報酬?這特殊報酬也是我們亂講的。」李郎機智的說。

對,李郎考慮問題的確比我聰明,在這件事情上五能和尚怎麼說也是多多少少幫助到我們,無論成功失敗可不能把五能和尚也坑進去了。

「哦,那你們都做了多少年鬼了?」看得出他想試探我們到底有沒有什麼本事,因為鬼做多長時間能力就有多強。

「小生死了幾百年了,一直忙著給宿主還智債,根本沒學習什麼鬼本領。」李郎有點羞愧的說道。

「我到陽間也才十來天了,什麼都還不知道,什麼都不會,請孫大哥你指點。」在社會要懂禮,死了也要懂禮,這是一個一無所有的人或鬼能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條件。

阿孫看著我們像乞丐一般去哀求他,他似乎有些心軟了,但是又有些害怕,這些委托都是出了名的危險,要是我們這些新鬼一接任務有什麼三長兩短或失敗,以後在委托界他可怎麼混啊。

「既然你們都是新手,這個有點難辦了。」阿孫可惜道,看來他有些知難而退了。

「大哥,我們在陽間越來越難混了,都快走投無路了。我們都已經死了,大不了灰飛煙滅。我們什麼都敢乾,你就給我機會吧!」李郎拍著桌子說,看來他已經忍受不了現在,下死了決心。

阿孫看著我們決心比鬼命還要大,似乎他又開始動搖,拿出一張為委托紙看了看,又想了想,最後一拍桌子。

「那叫你們偷一個人的陽壽,每個鬼50年功德,你們敢不敢去不去?我可不保證著任務裡會出現什麼事情。」阿孫把聲音壓的很低很低,頭低著說。看來他對我們沒什麼信心。

「去!!!!」反正已經來到這裡,見到委托工作的鬼了,為了自己能早日掙得功德,我隻能什麼都想都不想拚死一喊了。

「哦?你們真敢?好,你們給宿主工作的位置,我會叫其它的野鬼頂著。這件事情我已經事先寫在紙上,你們要找個安全的地方打開來看。記住!這件事不能給其它鬼知道,拿了陽壽,立刻給我。這可是黑活,要是給鬼差和夜叉知道,我們就吃不了兜著走。」阿孫神色略重的說,似乎這件事不大不少,而且還真是似乎非常危險。

拿了張紙,我們就散了。我和李郎去到大街的後巷一處垃圾旁,那裡四處無鬼,連鬼聲都幾乎聽不見。我們迫不及打開紙看,紙上用紅字寫道:我生前叫張蘭紫,在一所公司做計劃銷售。因為模樣清秀多次被老板黃金鬥騷擾,一次喝醉被他奸汙,還把我裸照收藏發給他的朋友欣賞。因為忍受不了恥辱,我喝毒藥自殺。死後有怨氣不散不能去陰間也不能投胎,一直停留在怨鬼招待所,出不去也上不來。所以希望哪位有勇的鬼能幫我奪他陽壽,讓他下地獄我好找他報仇。

我願意拿出我未來300功德做報酬(這意味她未來要做300功德來還阿孫,我們分了100,阿孫拿了200,阿孫真夠黑的)。

裡麵還有一張張氏的照片,看著張氏這嫵媚迷人的生前照片,我想要不是缺少功德要救鳳芳,我早就叫她做我的陰間小女友算了。

這溫柔成熟可憐女鬼的委托,雖然看上去好像什麼鬼都做得了,但是奪人陽壽是惡鬼才乾的事(雖然我們是鬼,但是還是非常害怕殺人這種事情),可是看著報酬是每鬼五十功德。真沒鬼德的事情餓狗般的我們還是點了手印就乾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