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鬥法

1559 字 作者: 王遠小寶

師父話音剛落,白無常輕蔑地說道:「既是如此,你還收個鳥徒弟,還讓他當什麼破道士。這最後一個道士與那亡國之君有何異?」

要說先前拿師父跟李寡婦開男女玩笑,師父還能強忍的話,現在黑白無常公然侮辱道家,我師父哪裡還能忍得了。對於修道之人,最看中的就是道門榮譽!

師父隨即大怒道:「道家自有道家的命數,無需你來評判,你說話需放尊重些!」

都說官做三年,威風八麵,白無常在陰間做官那可是做了幾百年了,牛逼哄哄的,手下一幫陰差小弟端茶倒水,那些從陽世押來的數以萬計的鬼魂見到他更是怕得連頭都不敢抬一下,哪裡有人敢這樣跟他耍臉色說話。

聽我師父這樣當麵頂撞他,白無常當下暴怒起來,忍不住要動手,被黑無常給攔了下來。

黑無常曾經見識過那活了一百多歲的道士的本事,那百歲道士人死以後魂魄到了陰曹地府,轉世之前受陰間百般之苦卻安然自若渾然不當回事。黑無常心想我師父既然能下的了陰間,而且能平安地走了忘川路這麼長段的荊棘之路而毫發未損定然也是個有本事的人!

黑無常覺得沒必要和我師父發生沖突,弄得兩敗俱傷,最後讓手中押著的魂魄給跑了,回去無法向閻王交代!

黑無常便拉了白無常,一臉和氣地對我師傅說道:「這位道長,實在不好意思,我白弟剛才說話魯莽,對三清聖道有所不敬,還望道長見諒。道長救人心切,愛徒之心可以理解,隻不過此人雖陽壽未盡但其魂魄既已來了忘川路,我們就得將她帶到陰曹地府,職責所在,還望道長理解。畢竟押不回人,我們也沒法向閻王交差。閻王要是震怒起來,那後果道長是可想而知的。」

黑無常故意將最後一句話說的重些,以提醒我師傅。黑無常這段話句句說的在情在理,而且情深意切,我師傅最講道理了,剛要接過黑無常的話,這個時候白無常又狠了起來。

白無常本來就想給我師父一點顏色看看,被黑無常攔住不說,聽黑無常居然如此謙恭乃至卑微地跟我師父說話,當官爺當慣了的他哪裡能咽得下這口氣,馬上惡狠狠地說道:

「老黑,你平常對那幫小鬼的氣焰哪去了?居然被一個老道給嚇住了?你跟他客氣,老子就不買他的賬!今天白爺我親自出馬抓魂,還得經你個破道士的同意?」

白無常說最後一句的時候,用不屑和挑釁的眼神望向了我師父。

我師父此刻反倒不急不怒,從鼻子裡冷哼一聲說道:「今天若是想將她從這裡帶走,還必須得經過我老道的同意!」

白無常再也忍不住了,怒罵一聲:「老子今天非得讓你見識一下白爺的厲害!」

說著,白無常舉起手中的喪魂棒就要往師父頭上砸去。這喪魂棒是押送魂魄時防止魂魄中途逃跑的工具,隻要是魂魄想逃跑或者拒不向前,陰差可以用喪魂棒當頭一棒砸向魂魄的腦袋,被砸的鬼會當即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喪魂棒的威力根據各陰差的法力等級不同而不同,黑白無常作為陰差的頭目,手中的喪魂棒威力是最高的!

白無常將喪魂棒一揮,棒上的鈴鐺就響了起來。這喪魂棒上的鈴鐺一般在整條忘川路上都不會響的,隻有等到了陰曹地府,押送的陰差才會搖一搖鈴鐺提醒被押送的鬼魂目的地到了,等鬼魂反應過來,也已經為時已晚,到了陰曹地府就像進了大牢,想跑定然是跑不了的了!

當下鈴鐺一響,李寡婦的魂魄一下就睜開了眼睛,一看自己身下荊棘遍布、蛇蠍遍地,再看身邊兩人的模樣,一下反應過來是黑白無常,當即明白自己的魂魄正在被押往陰曹地府的途中!

嚇得李寡婦的魂魄一下子從黑白無常手中掙脫!

白無常當下正忙著「教訓」我師父,黑無常見狀不可能袖手旁觀,兩人都無暇顧及李寡婦。誰知李寡婦的魂魄根本無需他們顧及,居然被嚇得一直往前逃走,而前麵的方向正是通往陰曹地府的方向。

黑白無常見狀,更是放足了一百個心,可是我師父如今卻進退兩難,兩麵受製。向前接招迎敵,可是身後的李寡婦一直往陰曹地府的方向走,怕是等到打贏了他們倆,李寡婦的魂魄已經進了陰曹地府!

若是去追李寡婦的話,身後又會受敵,一不小心就命喪兩人的重棒之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