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烏鴉嘴

3058 字 作者: 緣分0

進化的定律是後來者居上,時間空間演化出無機體,無機體進而為動植物,從固定的植物裡變出了文靜,纏著人不放的女人,從活潑的動物裡變出粗野,敢冒險的男人;男人女人創化出小孩子;小孩子推演出洋娃娃。所以,至高無上的上帝該是進化最後的產物——錢鍾書《上帝的夢》。

——————————————————————

w市。

走上天台,君臨看到劉正站在大樓邊緣處。

他正小心的往下望,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下方如螞蟻般的人群,甲殼蟲般大小的車輛。

高空帶來的眩暈感讓劉正心中一陣顫栗,君臨可以看到他的雙腿微微有些顫抖。

從側麵看,他的臉上還留著燒傷後的疤痕,這讓他看起來有些猙獰,也讓君臨不太好判斷他的心情。

但從那顫抖的腿可以判斷,他還是有些緊張與害怕的。

這讓君臨自信了許多。

還懂得恐懼就好。

出口處的警察小聲告訴君臨:「他現在心情很不穩定,你要……」

君臨看看他:「你想告訴我該怎麼做?」

那警察立刻閉嘴。

君臨便悠悠哉哉的走了過去。

劉正回頭看了一眼,大喊:「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跳下去!」

君臨擺擺手表示自己沒有靠近的企圖。

他往旁邊走了幾步,在距離劉正大約五米遠的地方,爬上天台邊緣,然後和劉正一樣站定。

下方人群便又是一陣驚叫。

君臨坐下,將腳擱在外麵。

他看著下方,緩緩說:「我沒興趣管你的事,我隻是過來跳樓的。」

劉正奇怪的看他:「故意玩同理心?讓我放低戒備,最後聽你勸告?你們這些談判專家,都是這麼乾的,對吧?」

君臨輕笑,沒有接他的話茬,而是繼續自語:「我想過很多自殺的方法。服毒,過程有點痛苦,關鍵還不一定死,活下來就是繼續受罪;上吊,也有一個煎熬過程,關鍵死相還特麼難看;投海?我會遊泳,多半會本能的撐下去,然後再後悔……想來想去,最乾脆利落的方式,就是跳樓。簡單,痛苦時間短。唯一的問題你得找個高點兒的地方,否則萬一沒摔死,又是個麻煩。」

劉正沉默了一下。

盡管心中有戒備,但事實是君臨還是說到了他的心上。

每個自殺者,大概都會考慮選擇一種死亡方式,而跳樓的確是最簡單乾脆的。

君臨繼續:「其實我還想過一種方式,就是去乾一件壞事。去殺人,去放火,然後被槍斃。」

劉正吃驚,他看看君臨身上的警服,問:「你是警察,竟然還有這想法?」

君臨白了他一眼:「想想還不行啊?想想的事又不會變成現實。」

劉正滯了一下。

是啊,誰規定警察就不能有惡念的?

君臨又道:「不過說起來也怪,我這個人,就好像有一種天生的壞運氣,我是說……就象是預言術一樣,有時候胡說八道的事,莫名其妙的竟然就實現了。」

他要是勸慰劉正,劉正或許就內心抵抗,直接真就往下跳了。

但他現在卻是在講故事,大大吊起了劉正的好奇心:「比如呢?」

君臨便道:「有一次,有個家夥因為失戀了自殺。我就去和他談,我說,我和你一樣,也失戀了。而且我比你還慘,是因為我付不起天價彩禮,硬生生被丈母娘給拆散了,但你看,我不還是堅強的活過來了?」

劉正哼了一聲:「你們這些談判專家,就是會胡扯,你在騙他。」

君臨聳聳肩:「當時是騙他。」

劉正怔住:「你是說……」

君臨點點頭:「後來成真了。」

劉正就哼了一聲:「扯淡,我不信。」

君臨笑道:「拜托,你又不是因為失戀要跳樓,我拿這事騙你乾嘛?」

「你知道我的事?」

「如果你想勸一個人,那就一定要先了解他……」君臨的語聲變得低沉。

他看向劉正,說:「你太無辜了……不值得……非常不值得……」

劉正是個英雄。

前不久上過新聞的英雄。

在一次夜班回家的路上,因為路見不平,保護一個單身女性,而遭遇兩個流氓的迫害。其中一人在他身上澆了汽油並點燃,造成他輕度燒傷。

這件事曾一度引起轟動,轟動的原因到不是那兩個流氓,而是被救的女孩——那女孩在事後逃跑,警察需要舉證的時候,她竟然死活不肯露麵,說是怕報復。到最後更是公開抱怨,說劉正多管閒事,本來沒他,自己也不會遇到什麼生命危險。

那到是,人家隻是想上她。

更可氣的是,有很多人竟然都抱有這種想法。

他們認為劉正的遭遇是自找的,是多管閒事的結果,如果沒有他,事情也不會這麼嚴重。

當然,大部分人的道德觀是正常的,很多人因此罵那女孩。

女孩因此陷入輿論的漩渦。

結果那女孩竟然自殺了。

這下可好,劉正一下成了導致女孩自殺的罪魁禍首,在有心人的操弄下,輿論風向迅速轉變,變成了劉正逼死女孩。

更有傳言說,那兩個如今已經被抓的年輕人,本來就隻是占些口頭便宜,是劉正強行出頭,毆打對方,才導致的對方還手,汽油也是他自己撞翻的,然後一支煙頭落下……

總之,這一下劉正百口莫辯,從英雄成了罪人。

有了這樣的經歷,就能理解劉正為什麼會站在這裡了。

君臨輕聲說:「做個好人,很累,對嗎?」

劉正再克製不住心中悲傷。

他嚎啕痛哭,大喊起來:「我不想再做好人了!做什麼狗屁好人,我一輩子都沒乾過壞事,憑什麼?憑什麼讓我遭遇這樣的事?當時如果沒有我,那個嶽明珠就被他們給強奸了。可到頭來,她竟然把所有責任都推給我!我也沒說她什麼,我都不明白,她怎麼就自殺了。怎麼就成我逼死她的了。」

被燒傷的陰陽臉在哭泣中扭曲,顯得格外猙獰。

醜惡的外表,受傷的心靈。

「是有些怪。」君臨嘟囔了一句:「象這樣的女孩,照理是沒有自殺的勇氣的。不過也難說啊,求存是每個人的本能,但我們總會因為種種原因,就放棄寶貴的生命。其實如果可以,誰又想死呢?」

劉正怔怔的看他:「你真的想死?」

君臨點頭。

劉正:「你又是為什麼?」

君臨想了想,點頭:「好,那我就告訴你吧,因為我得了癌症。肺癌晚期,快死了。」

劉正吃驚:「真的?」

君臨低聲道:「有一次,我勸一個自殺者不要自殺,他是因為得了急病,不堪痛苦。我就騙他說,我也得了病,是癌症,也很痛苦,但我什麼人都沒說,因為我決定要堅強的活下去。人生寶貴,就算再艱難,也該挺住,不負生命中的每一秒美好時光,才不枉人生……一堆美好雞湯,成功把他救下。」

劉正看著他。

君臨語聲低沉:「烏鴉嘴就是烏鴉嘴,那時候我真的隻是騙他,誰能想到,一個月後我就在醫院裡查出,我真的得了癌症。媽的,這事可真扯淡。」

說到這君臨自己都笑了。

劉正吃驚的張大嘴巴:「你說的都是真的?」

君臨慢條斯理的從懷裡取出一張紙。

他走過去,遞給劉正,然後又退了回來,完全沒有趁機把劉正拉開的想法。

劉正接過,看到上麵果然是醫院的診斷書。

君臨,肺癌晚期的字樣,赫然紙上。

君臨已道:「我和你不同,我沒遭遇你那些痛苦經歷,我所經歷的人生,順風順水。我曾以為,談判專家隻是我人生的一個起點,我未來的人生,會更加美好與輝煌……你知道嗎?比你所經歷的事更痛苦的,就是萬般順利,卻戛然而止。所有的幸福,就這麼突然遠去,所有的美好都不復存在。你想死,是因為你對這個世界沒有了眷戀。我不想死,卻不能不死。如果是你,你會選哪個?」

劉正呆了一會兒,終於搖頭:「我突然覺得你比我還可憐了……你比我年輕,有大好前途,卻遭遇這種事……難怪,難怪。」

他頹然坐下,一不小心晃了下,險些摔倒,引的下方又是一片驚呼。

好在劉正終於坐穩了。

幾名警察想上前抓住他,君臨卻搖了搖頭,示意他們止步。

劉正呢喃道:「我沒有勇氣自殺,我隻是想讓他們看看,讓那些網絡上的噴子看看,他們的言論,到底有著怎樣可怕的威力,讓他們看到,是他們親自把一個人逼上絕路!」

「做到這一步,已經夠了。」君臨唏噓道。

他起身,來到劉正身旁。

向他遞出手。

劉正看看君臨,他一把抱住君臨痛哭起來。

靠!

你別那麼用力啊,差點把我搖下去。

……

扶著劉正走出天台,支隊長李大章走過來,抱了一下君臨,笑道:「乾得漂亮。是不是又用你身患癌症的那套說辭了?」

君臨伸了個懶腰:「方法不在老,在於管用。救人這種事,要什麼創新啊?」

「真難得你為了這個還特別為自己準備一張假的病檢報告。」

「有備無患嘛。」君臨大笑道:「好了,我的活兒乾完了,要回去休息了。」

他說著往前走。

「餵,你還有報告沒寫呢。」

君臨揮了揮手臂:「請假,休息後再說!」

————————————————

回到家,打開冰箱,取出一罐可樂。

君臨將自己丟在沙發上,打開電視。

新聞裡正在播報一則新聞,好像是某地又出現了奇異事件,有目擊者發現不明飛行物,還有拍下視頻的,隻是視頻模糊不清。

最近這種破新聞真是越來越多了,不過基本都被證明是假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