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敗家子

1957 字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張靜一頭痛欲裂,腦子裡像是灌了漿糊一樣。

眼皮猶如千斤重,使上了全身的氣力,他終於睜開了眼睛!

隨即,眼中透出了愕然,隻見眼前的是一間古色古香的廂房,廂房裡所有陳設,都無不令令張靜一感覺自己置身在了一個別樣的世界裡。

他下意識地想要伸手爬起來,而後,張靜一徹底的懵了。

這手……這不是自己的手啊!

至少自己的手沒有這樣的白皙細嫩。

「這怎麼回事?」張靜一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公子,您終於醒了!」

此時,張靜一的耳畔響起了一道驚喜的聲音。

張靜一覺得這聲音的口音有些奇怪。

公子?

「公子?」

身側之人歡喜地道:「對呀,您是咱們張家公子啊,公子忘了?」

張靜一覺得自己的頭昏沉沉的,重若千鈞,努力的想要側著頭看一看說話的人,卻發現哪怕是這樣的舉動,也費力得很。

他隻好放棄這件吃力的事,口裡忍不住道:「我是張家公子?」

「這是自然的!想當年,我們張家也算是薄有家財,老爺更是錦衣衛百戶,在這京城裡,雖不算大富大貴,卻也稱得上是體麵的。您是老爺的獨子嘛,老爺自是對你喜愛有加……」

說話之人顯然不知道,他的這番話已經令張靜一有多麼的震驚,以至於,他那雙感到沉重的眼睛也下意識地張大了一些!

隻有張靜一自己知道他的內心就在這一瞬間裡經歷了什麼。

身上的一些感覺令他慢慢明白,這不是做夢,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他這是……穿越了,還是穿到了另一個人的身上……

張靜一認知到這個事實後,他除了吃驚外,還有著一絲對自己突然變故的恐懼!

不過,聽了身邊這人方才的話後,倒還是有點值得欣慰的,起碼情況沒有更糟,至少這個新的人生,家境還算不錯的,還有一個做官的父親呢。

可是……做自己不好嗎?怎麼就穿越了?

「這樣說來……咳咳……我爹是官,我還是個公子哥?」

「公子怎麼都不記得了?莫不是公子受刺激得什麼都忘了?」這人擔憂地道。

張靜一連忙接話:「是呀,我頭還痛著呢,很多事都忘了,你給我好好說說吧!」

旁側的人似乎是很聽從張靜一的話,便不疑有他地低聲道:「老爺之前奉北鎮撫司之命前去遼東公乾,好幾年都沒有回來,那時候公子還小,平日裡沒了老爺的管束,公子小小年紀的,便吃喝嫖賭都會了,將家裡的積蓄花了個一乾二淨,不到一年功夫,張家便一貧如洗,便連宅子都賣了。」

張靜一頓時感到眼前一黑。

臥槽,缺了大德了。

這不是我想要的穿越!

這樣說來,他這是給原先那個敗家子接了盤,那王八蛋帶著小姨子跑……不,那混賬吃喝玩樂快活完了,嘴巴一抹,便銷聲匿跡,讓他來承擔這個後果?

張靜一急於想知道自己的處境,拚命的呼吸,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好了些許,便又問:「後來呢?」

「正所謂天無絕人之路,再後來聽說南和伯有一個寶貝女兒,舍不得嫁出去,因此想要召人入贅,少爺聽了,高興得不得了,便興沖沖去了南和伯府,要去做那南和伯的乘龍快婿。」

南和伯……

張靜一驟然之間好像明白了什麼了!

若是他沒有記錯,這該是明朝啊,他記憶之中,對南和伯是有一些印象的,這是明初時冊封的一個伯爵,世襲罔替,一直延續到了明末。

隻是……

張靜一一口老血要噴出來,敢情他給人做了贅婿?

這身體原來的主人真是一個渣滓啊,要知道,古代贅婿的地位其實和奴仆沒有任何分別的啊。

在古人的觀念裡,肯屈身去做贅婿的人,大抵都是不忠不孝之徒!入贅在人看來,基本和賣祖先差不多了!

這混賬先是敗家子,而後山窮水盡,就跑去做人贅婿,人品之卑賤,可見一斑。

不過……

雖說這很令人不齒,不過在這種最壞的情況裡,至少還有口飯吃吧。

張靜一很努力地讓自己接受這個現實。

好吧,至少不愁老婆了。

於是他道:「我是南和伯的贅婿,那我的妻子呢?」

一側的人嘆了口氣,幽幽道:「哪裡有這樣的好事。」

「……」

「公子去了南和伯府,卻給南和伯趕了出來,說公子品行卑劣,便是這京城的男人都死絕了,也絕不肯招公子入贅的。」

張靜一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該喜還是該憂了。

顯然男子漢大丈夫終於不必去吃軟飯,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了。

可好為啥……這個結果讓人覺得有些怪怪的。

「所以,我已山窮水盡了嗎?」

「倒也沒有。」這人隨即喜滋滋地道:「就在公子走投無路的時候,誰曉得老爺居然在那遼東九死一生,回來了,且還立下了大功,升為了錦衣衛副千戶,這老爺一回來,家業便又興旺了起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