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史上最強攻勢

1960 字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多爾袞滿意地又點了點頭,這才道:「你們看,誰去傳書最為合適?」

多爾袞看著眾漢臣。

寫出這個,其實也不奇怪。

此時,多爾袞看著洪承疇道:「洪總兵,以為如何?」

顯然,讓建奴人去送信是不合適的,想來想去,要做到有效溝通,漢人去最好。

範文程一看便驚嘆地道:「主子爺的書信,大開大合,言簡意賅,粗中有細,奴才打開一看,便覺得一股雄風撲麵而來,欽佩,欽佩。」

多爾袞隻嗯了一聲,點頭。

若說雄風,還真有……

這書信之中,除了幾句所謂一雪前恥之類的話之外,便有一句:「朱由校小子,我x汝娘」的字眼。

隨即又讓範文程將書信給洪承疇看。

洪承疇接過書信,細細一看,頓時繃不住了,憋紅著臉,老半天說不出話來。

而後讓範文程過目。

多爾袞畢竟年輕,雖略通漢話,可也做不到文采斐然,陰陽怪氣的罵人。

範文程道:「若是主子們去,這不妥,主子們與明軍乃是不共戴天之仇,這大明的昏君無信無義,什麼事都可能做得出來。至於漢臣……奴才以為,還是不妥,若是奴才人等去,這昏君一定要大加羞辱,而且嚴加防範,他們素來知道奴才們對主子的忠心,自是絕不會讓我們打探出什麼虛實。」

「何不如派科爾沁和朝鮮國的使臣們去呢?他們若去,那昏君一定想要借此拉攏,少不得要彰顯自己的本事,到時,這城外的東林軍布局,也就一目了然了。」

這一下子,所有人的心裡就咯噔了一下。

這信……是誰去送誰死啊。

範文程立即低著頭,洪承疇也已嚇得臉色發青。

多爾袞掃視了眾人一眼,道:「爾等為何不言?」

「這……」倒是範文程此時笑嘻嘻地道:「主子,奴才方才想了一個絕妙的辦法出去送信,隻是跑腿的小事,若隻是單純派人送信,未免簡單了。理應趁著送出書信的同時,打探東林軍虛實。主子以為如何呢?」

多爾袞聽罷,不由大喜道:「我正有此意,那麼誰去打探虛實為好?」

多爾袞聽罷,似乎也意動,卻顯然仍有餘慮,於是道:「隻是當真讓他們拉攏了科爾沁人與朝鮮國人,怎麼辦?」

於是範文程道:「且不說他們隻是使臣,其次這些年來,他們早就附屬我大金了,科爾沁人更不知嫁了多少女子來我大金,彼此如兄弟一般,怎麼可能會輕易與明軍媾和?」

多爾袞覺得有理,便道:「既如此,就這麼辦吧,召博爾濟和李杉二人來。」

範文程和洪承疇對視一眼,這才長長舒了一口氣。

次日。

兩個使者帶著書信出發,博爾濟與李杉二人,倒是愉快的,他們雖然附庸於大金,但是也知道,作為使臣,大明不會虧待他們。

就當走一趟,若是當真打探到了什麼虛實,正好回去邀功。

於是他們來到了東林的大營。

天啟皇帝親自見了他們,博爾濟先是送上了多爾袞的書信。

天啟皇帝卻是看也不看,臉上笑了笑,而後便將這封書信丟入了大帳的炭盆裡。

那書信,一觸及到火苗,便立即化為了灰燼。

博爾濟和李杉二人頓時驚訝。

天啟皇帝則是看著他們,笑著道:「這多爾袞沒有派建奴人為使節,是料到這書信送到朕這裡,會激怒朕,讓朕勃然大怒。這樣的書信,不看也罷,反正朕已問候過他家的女眷了……」

博爾濟和李杉:「……」

天啟皇帝接著道:「你們既來了,也別急著走,在此住上一兩日再回沈陽去。如何?」

「甚好。」李杉復雜地看了天啟皇帝一眼。

朝鮮國一直是大明的藩屬,號稱自己乃是小中華,無論是文字和習俗都向大明學習,若不是因為建奴人殺入了朝鮮國,朝鮮國也不至叛入建奴。

現在建奴人,每年索要大量的軍餉,又需許多的五穀雜糧供應軍需,甚至還讓朝鮮國征發民力,隨軍作戰。

作為使臣的李杉,所讀之書,大多來自於大明,他心裡頗有幾分愧色。

如今天啟皇帝要留下他們,他們自然知道,這是刺探東林軍的大好機會。

於是便欣然道:「如此甚好,多謝陛下。」

天啟皇帝隨即屏退二人,又與張靜一商議攻城的時間。二人對著輿圖,足足呆了兩個時辰,這才散去。

而第四教導隊,已經忙碌了足足幾天的時間。

他們按照工程的標準,足足的挖了八百九十四個炮坑。

沒錯……接近一千個坑洞。

而且都是標準作業,每一個炮坑都采用斜麵,直徑和深度都是分毫不差。

沒良心炮最大的好處,其實就是方便,不需要帶著那重達數千斤的火炮到處跑。

這就意味著,隻要願意,哪裡都可以架起炮來。

隻要你的火藥包足夠,你想架多少火炮,就架設多少。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