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天崩地裂

2018 字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此時,所有人蓄勢待發。

為了確保攻城。

因而……這沒良心炮都進行了新的設計。

首先一點就是,作為推進的火藥量增大了。

這玩意不怕炸膛,所以能加多少火藥就加多少。

如此一來,便可確保它的射程。

除此之外,便是火藥包進行了重新設計,當然,藥量依舊加大。

畢竟炸人和炸城是不一樣的。

石頭總比人堅強一些。

此時,無數人忙碌著。

將一個個炸藥包填充進了坑洞的鐵桶裡。

天啟皇帝這個時候,其實是一宿未睡,到了現在,依舊精神奕奕。

他特地讓人命鄧健尾隨自己。

此時,他背著手,站在陣地上,目光炯炯地眺望著黑暗中的沈陽城,忍不住感慨萬千地道:「遙想當初,努爾哈赤起兵,占據此地,數十年過去,遼東烽火四起,這裡成了我大明的頑疾,是眼中釘,也是肉中刺。三代皇帝案頭上,永遠擺放著來自遼東的軍情,朕每每看這些軍情,都是感慨萬千,想到父祖基業,竟在此地耗盡,有時會想,難道天命已不在我大明了嗎?可今日,形勢逆轉,攻勢異也!」

「朕今日站在此城之下,猶如當初努爾哈赤率兵,列陣於此。當年他在此破城,今日朕也要在此破城,建奴數十年的基業,來的快,去的也快!鄧健,你明白朕此刻在想什麼嗎?」

鄧健連忙上前道:「陛下一定在想,今日若能破城,列祖列宗倘若泉下有知,不知該有多欣慰。」

天啟皇帝卻是搖頭,眼裡布滿了血絲,道:「你呀,還是不懂朕的心,你和張卿是比不了的。朕現在在想,建奴數十年的基業,不知多少金銀,多少牛馬,多少良田,即將落入朕手。鄧卿,你是抄家的好手,這沈陽城,別人來抄,朕放心不下,可若是有你,朕就放心了。」

鄧健默默記下,口裡道:「一座城,是比較難一些,不過這玩意,想來就和出嫁一樣,起初的時候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可嫁的多了,也就熟能生巧了。」

天啟皇帝樂便嗬嗬地道:「卿之言,正合朕意。」

正說著,卻有宦官上前道:「陛下,兩位使節請來了。除此之外,還有毛總兵。」

天啟皇帝點頭,隨即道:「都叫來吧。」

一會兒的功夫,毛文龍便帶著孔有德,以及科爾沁、朝鮮國使者來到了天啟皇帝的跟前。

天啟皇帝不理會毛文龍,卻是含笑著對科爾沁使節博爾濟道:「在這裡住了兩日,可還習慣吧。」

博爾濟點點頭道:「尚好。」

天啟皇帝道:「科爾沁部當初,也曾效忠大明,此後你們與建奴結盟,相約攻我大明,如此反復,是何緣故?」

博爾濟沒想到天啟皇帝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這個問題。

於是道:「草原之上,本就是分分合合,此乃常理。」

「當初我大明待你們也不薄,何以成了常理了呢?」天啟皇帝唏噓著。

博爾濟便低頭不語。

天啟皇帝又道:「朕若是令你們效忠,你們肯嗎?」

「我等與建奴人已建立了盟約,彼此約為婚姻,不分彼此了。」

「看來,朕一定要和你們兵戎相見才甘休了?」

博爾濟想了想,最後點頭道:「也隻能如此了。」

他心裡不禁想,這大明皇帝,才贏了一仗,便跋扈至此,那建奴人卻是橫行了遼東數十年,大明節節敗退,科爾沁怎會拋去建奴?

天啟皇帝隨即目光落在了李杉的身上,道:「朝鮮國自不必說,當初爾國國名,便是太祖高皇帝所立,這兩百多年,朝鮮國朝貢不絕,今日也要與建奴一道,與我大明為敵嗎?」

李杉更是垂頭嚅囁,答不上話。

天啟皇帝道:「卿為何不言呢?」

李杉道:「當初建奴伐朝鮮國,為何不見大明援軍?現如今……一切晚矣,二婚之女,難道還能吃回頭草嗎?」

天啟皇帝背著手,似乎對他們的回答並不氣惱,甚至笑吟吟地看著他們道:「其實,你們說了這麼多理由,不過是奉強者為尊而已,你們覺得我大明在遼東還不夠強,所以對建奴人虛與委蛇,而對我大明的善意,不屑於顧。不過……朕想告訴你們,此一時,彼一時也。」

說罷,冷哼一聲。

博爾濟與李杉對視一眼,心裡隻覺得好笑,人們都認為天啟皇帝乃是昏君,這昏君似乎心裡沒數,總以為勝了一仗,便可如何。

此次,他們在大明軍營,見這明軍人少,不過數千,將士魁梧,倒多是花架子,大明皇帝孤軍深入,怕是要敗。

那多爾袞就截然不同了,此人弓馬嫻熟,八旗的精銳總還尚存。上一次八旗戰敗,也是因為孤軍深入,這才吃了虧,但是並不代表,大明有在遼東能與建奴決戰的實力。

那李杉心思更復雜,他見天啟皇帝如此赤裸裸的招降,卻不能做到知己知彼,才這點人馬,就自覺得穩操勝券,心裡不禁為大明感到可惜。

那太祖高皇帝的基業,隻怕要淪喪在昏君之手了。隻可惜朝鮮國中,上至國君,下至大臣,雖不得不屈服建奴,卻還是希望王師能夠北定遼東,現在看來,似是水中撈月,一場迷夢而已。

天啟皇帝隨即看向了毛文龍:「毛卿沒有睡嗎?」

「臣……寢食難安………」毛文龍想說點什麼……

「那就可惜了。」天啟皇帝道:「方才若是沒有睡,等下就睡不著了,不過也好,正好陪朕在此觀戰。」

…………

一個個的炮位,已是預備完畢。

九百門火炮,蓄勢待發。

有人至張靜一的麵前。

張靜一沒有和天啟皇帝在一起,而是帶著一隊東林軍的軍官,在一處山丘高地上觀戰。

「恩師,都準備妥當了。」

張靜一抬頭,此時拂曉,天穹沒有一絲的亮光,在這絕對的夜幕之下,伸手不見五指。

張靜一神情肅穆,隨即就道:「攻城!」

「攻城!」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