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烈火焚城

2094 字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城中的建奴人,絕大多數都在夢鄉之中。

此時是拂曉時分。

是人睡得最沉,也最沒有防備的時候。

這突然的轟天響動。

起初大家原以為隻是外頭打了雷。

隻是這雷聲,竟是沒有絕盡一般。

在沈陽宮中的多爾袞也被驚醒了。

此時,他正睡在後妃的寢殿中。

這後妃不是別人,正是當初皇太極最愛的妃子。

多爾袞下意識的,穿著馬褲便下了炕。

此時已顧不得錦被中的嫂子了。

卻是急匆匆地走出了寢殿。

而後在寢殿外頭……

他看到了城中火光四起。

轟隆隆……轟隆隆……

從武庫到民宅,再到建奴人的軍營,從城樓到宮門,到寺廟……

沒有一處不是炸開。

那炸開的火焰,躥得老高。

整個沈陽城,在瞬間裡陷入了一大片的火海中。

宮中已是大亂。

幾個帶刀侍衛匆匆而來。

多爾袞略有驚慌,忍不住口裡大呼道:「怎麼,怎麼了?」

「主子。」

帶頭的侍衛拜下,哭喪著臉,顯然也是被驚嚇得不輕,他嚅囁道:「明軍……明軍用火炮攻城了。」

多爾袞頓時眼睛瞪大,一腳要踹翻他,口裡大罵道:「這……這怎麼可能!哪裡有這麼多的火炮,怎麼會有這麼多,城外才隻是數千人馬而已……」

這毀天滅地的炮擊,已讓多爾袞徹底的懵了。

戰爭的形式改變得太多,以至於,連此時軍事力量達到了巔峰的建奴人,也察覺到,自己徹底的落伍了。

那侍衛六神無主地叫喚著多爾袞:「主子……主子……」

「快,快點齊人馬,立即出戰,立即出戰……」多爾袞想起了什麼,此時此刻,與其這樣等死,坐以待斃,不如出城去拚一拚。

可這侍衛道:「宮外都亂了……到處都是亂兵,主子您不能出去啊,一出去……一出去……」

轟隆隆……

似乎有炸藥包,在武庫之中炸開。

於是,那武庫裡儲存的火藥,似也引燃。

緊接著,一團沖天的焰火,猛地竄入天際。

到處都是刺耳的慘呼聲,無數人猶如沒頭蒼蠅一般的亂竄。

宮中也亂了。

不少的侍衛,早已不知所蹤了。

貴人們個個驚恐尖叫。

多爾袞閉上眼睛,顯得極是疲憊,而後又重新張開。

此時,太廟也炸了。

他雙目赤紅,口裡道:「怎麼會到這樣的地步,怎麼會到這樣的地步啊!我承接汗位,並不曾有差池,上天何以這樣待我?明人那一群廢物,又怎麼會得此利器?」

他的怒吼之中,帶著濃濃的不甘。

可當他本想說,有本事那明軍和我堂堂正正的廝殺一場。這話,卻又咽回了肚子裡。

要知道,當初他們可是在北京城,打了一場的。

結果……已早有分曉。

野戰不成,守城也不成,眼下說再多也不過是呈口舌之快而已。

難道非要說,有本事別用火炮,別用火槍?

多爾袞無力地嘆了口氣,此時連他,也沒有什麼主張了。

於是他道:「其他各旗……旗主何在?」

「不知在何處。」侍衛苦著臉道:「隻曉得今夜,乃是鑲紅旗旗主夜裡巡視宮中,聽說……已被炸死了,屍骨無存。」

多爾袞頓時打了個寒顫。

而就在此時,一個炸藥包,已飛入了宮中,而後落地。

就在他們的百丈之外炸開了。

而後,在沖天的火光之中,多爾袞見著幾個沒頭蒼蠅一般亂竄的侍衛,直接被炸飛,而後像布娃娃一般,倒在了地上,再也一動不動。

這等開花彈的威力,委實可怕。

若是再加上數百上千的開花彈,一齊在城中炸開,那麼在這個時代的人看來,已經不是人類所能擁有的力量了。

一輪炮擊之後,又是新的一輪。漫天的火雨,如期降下,卻像是沒有停息一般。

整個沈陽城裡,無數的建築都在燃燒,絕大多數的建築,都是木製,一遇明火,便借著風勢,瘋狂地躥出火苗來。

多爾袞搶了一把刀,他依舊還赤著足,在這寒冷的冬夜裡,他竟沒有發覺。

他茫然地帶著一隊侍衛,在宮中來回走動。

整個沈陽城,已被爆炸和大火燒得亮如白晝。

大金門的城門樓子也已燒了起來,那火焰帶著翻滾的濃煙,沖天而起。

多爾袞提著刀,卻是不知道該走向哪裡。

最可怕的是,他自信自己也算是勇悍,自幼學習弓馬,自然稱的上嫻熟。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