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殺

1870 字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而此時,張靜一帶著眾武官前來。

聽到子房二字。

張靜一的心裡稍顯安慰。

還好沒說這是朕的韓信。

陛下還是有良心的。

一見張靜一來,天啟皇帝精神大震,隨即就道:「子房……不,張卿,如何了?」

張靜一道:「將士們疲倦了,需歇一歇,待會兒繼續炮擊。這彈藥送來的太多了,不消耗掉,若是再運回去也怪可惜的,我讓他們別浪費了。除此之外,已組織人預防裡頭的建奴人狗急跳牆,不過以臣的預計,城內也組織不起反擊,不過料敵從寬,還是小心一些為好,免得到時候吃了虧。」

天啟皇帝倒是想到一個重點,道:「還有多少彈藥?」

張靜一道:「還有接近半數呢,本來是怕這火藥在海運上受潮,再加上登岸之後,會有一部分損耗的,虧得張三運的好,特地讓人做了防潮處置。再加上毛大將軍親自押運,東江軍的將士們收復了沿途建奴的各處據點,所以暢通無阻,沒想到全都給送了來。大家夥兒的功勞都不小。」

毛文龍聽罷,連忙道:「哪裡,哪裡,這是些許小事,東江軍進展能有如此順利,也是因為東林軍孤軍深入,吸引走了建奴人精銳的緣故,否則以東江軍之能,是斷然不敢與建奴人硬碰硬的。」

毛文龍一麵謙虛,一麵心裡咯噔一下。

居然還有一大半的庫存?

想到這,他回頭看了一眼沈陽城,這沈陽卻早已是陷入一片火海,濃煙滾滾,連這附近十幾裡的雪絮都黑了,這要炸到什麼時候?

毛文龍感受到的,是恐怖。

尤其從天啟皇帝和張靜一不經意的對答之中,更感受到了無限的恐怖。

此時,天啟皇帝道:「大家功勞都不小,那就讓將士們好好歇一歇才是!張卿說的不錯,要防備建奴人狗急跳牆,各處的城門,都要布置一支人馬。誰敢出城,就給打回去,朕要打出關外一百年的和平。這話是張卿說的,現在看來,隻打出了五十年,距離朕和張卿預期的和平,還有五十年,所以讓夥房弄一頓好的,讓將士們吃飽喝足了,才有氣力。」

「說起和平,臣……」說到這,張靜一目光一轉,看了一旁的博爾濟和李杉二人一眼,隨即就道:「臣在想,這一次,隻怕一百年,也隻能在遼東了。大漠和朝鮮國,未必肯服氣,他們對我大明……」

博爾濟也算是勇士了。

畢竟從小耳濡目染的,就是好勇鬥狠。

甚至他還追隨過努爾哈赤作戰,作為建奴人的鐵杆盟友,博爾濟所在的科爾沁部,幾乎與建奴不分彼此。

可如今,他臉色慘然,張靜一的話說到了這個份上,他若是還不懂事,那就真不配做使節了。

他於是連忙道:「我們也可以和平,我們也可以講道理的。」

天啟皇帝則是斜看了博爾濟一眼:「怎麼,你們不打了?」

「不打啦。」博爾濟道:「漢人有一句話,叫冤冤相報何時了,當初科爾沁部曾為大明藩屬,從今往後,也願化乾戈為玉帛,效忠大明,永不復叛。」

天啟皇帝隻笑了笑,卻什麼話也沒有說。

博爾濟卻是急了,這建奴人都給打成了這個樣子,科爾沁人丁更少,若是當真大明的大軍壓過去,哪裡還能幸免?

他焦急地道:「陛下……」

天啟皇帝淡淡道:「這件事,容後再說吧,不要著急,這城朕還沒有攻下呢,說不定,這城中的建奴人能反殺出城呢。你們啊,就是太心急,勝負未定,便先許下承諾,到時若是形勢逆轉了,你們便又不得不背信棄義,這豈不成了三姓家奴?」

此言一出,諷刺意味很濃,博爾濟的臉不禁羞紅,卻隻唯唯諾諾,再不吱聲了。

李杉現在還有耳鳴之類的症狀,不過此時他竟也眉飛色舞起來:「王師北定遼東,這是朝鮮國的福氣啊。」

當然,他的話沒有人理睬。

…………

城中到處都是大火。

這炮擊終於戛然而止,也給了城中喘息的機會。

此時,城中一片哀鴻,在無數的火焰和斷壁殘垣之中,大量的八旗兵總算可以收攏了一些。

許多的戰馬,都已死了,要嘛就是受了驚嚇,根本無法駕馭。

於是活下來的各旗旗主,隻好與幸存的牛錄們勉強集結。

這一次炮擊,讓他們折損了不知多少人,家眷死傷也極為慘重。

因為宮中的位置比較正中,反而幸免於難,隻是幾處大殿被燒毀,可人員的傷亡,卻少了許多。

多爾袞從絕望中慢慢緩過神來,便立即命侍衛們出去傳達命令,讓各旗先行救火,而後集結一支精銳。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