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入城

1962 字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滿天的炸藥包亂飛。

其實這種炸藥包,給人製造的心理陰影很大,可除了引起的大火以及導致的濃煙殺傷力巨大之外。

還有一種殺傷是極為可怕的。

那即是當這個時候,有大量的人群聚集。

一旦聚集,炮火襲城。

人心大亂。

在這個時候,便極容易引發人群踩踏。

而現在,多爾袞好不容易聚集了兩萬人。

這些人聚集在一起,此時又見城外的炮火不歇,一下子,又亂了。

此時,幾個炸藥包便砸入這裡不遠。

於是乎,眾人麵如土色。

在短暫的安靜之後,終於有人發出驚叫。

而後,剛才還拿著武器,嗷嗷叫著要殺出去的人,此時此刻,卻一個個瘋了似的相互逃竄。

這一亂不打緊。

可大家聚的太緊密。

以至於彼此踐踏。

轟隆……

不遠處的炸藥包炸開。

數十人因為過近,直接倒下。

可更多的人,卻如風聲鶴唳的驚弓之鳥,驚恐萬分地各自逃命。

硝煙升騰而起,大家已顧不得方向。

有人被撞倒。

撞倒的人再也無法爬起來。

因為左右無數的腳踩踏在他的身上,而踩踏他的人,也有人摔下,緊接著,越來越多的人倒下。

多爾袞幸虧騎在馬上,受驚的馬火速地踩翻了幾個人,狂奔跑開。

其他的騎兵,也都戰馬受驚,戰馬失控,橫沖直撞。

於是那些可憐的步行的漢兵便慘了,方才還想為主子們沖鋒,這會便被主子們踩得全身骨頭盡碎。

不少旗兵,雖是在馬上,可是戰馬失控之下,人也落馬,這已是幸運的,更不幸的是自己的腳還拽在馬鐙上,被馬鐙的繩索纏在一起,戰馬狂奔,人卻已落在地上,於是乎,被人拖拽著直接一條血路就地出來。

到處都是哭爹叫娘的聲音。

僥幸生還的人,現在隻想回去看看自己的家小。

於是冒著炮火,瘋了似的回自己的家中去。

好不容易聚起來的漢軍,至此也一哄而散,此時真是顧不得什麼主子了。

洪承疇已是慌了,在這裡,他根本沒有家小,可是想到自己才剛剛降了,這建奴便覆滅在即,他突然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沖動。

他心已亂了,卻見此時,範文程已是朝著一邊狂奔,跑得比兔子還快。

洪承疇忙追上去,身邊偶有爆炸,洪承疇大喊著:「範公……」

範文程見有人追他,立即露出膽怯和恐懼的樣子,躲到了一處牆角,瑟瑟發抖。

「範公,何不去追著主子……」

「主子完了。」範文程到了現在,已是露出了絕望之色,顫抖著嘴唇道:「難道你現在還看不明白嗎?咱們的主子……他完了,什麼八旗鐵騎……我本以為他們當真無敵天下,以為他們遲早要奪下天下,大明皇帝如此昏聵……可是現在……完啦,都完啦。」

說到這裡,範文程流下了淚來,悲切地道:「我跟著他們在這裡熬了多少年,本以為將來必得富貴,哪裡想到,終成黃粱一夢。」

洪承疇聽到此,有同樣的辛酸:「那範公待如何?」

範文程想也不想便道:「當然是迎王師入城。」

頓了一下,範文程接著道:「時至今日,你我能逃得了哪裡去?普天之下,再無去路了。我知道許多建奴的機密,有的是從主子那裡得知的,也有的是平日裡搜羅來的!到時大軍入城,我自當去投效,洪公,你我都是讀書人,也都曾為主子效力,也算是有緣,你也隨我一道降了吧。」

「降了……」洪承疇一臉茫然。

他隨即眼都紅了,咬牙切齒地道:「範文程,當初是你勸我降了建奴,今日又勸我降明?你把我當什麼人?」

範文程卻撣了撣身上的灰塵,看著這城中的滿目瘡痍,遠處,到處都是轟鳴聲,口裡道:「此一時彼一時也,你若是不願,自是你的事,我若是你,便率我的部眾反正……」

說罷,再不逗留,一溜煙的去了。

而這個時候,多爾袞又回了皇宮。

眼看著這宮中清冷,人已跑了七七八八,此時身邊的侍衛,卻已不剩下幾個了。

這一次的炮擊,隻維持了半個時辰。

在城外的張靜一,看了看一旁燃的香,知道時候還短,忍不住朝身後的一個軍官詢問:「去問問怎麼回事?」

一會兒工夫,便有人來報:「恩師,火藥包還是有不少的,再炸半個時辰都沒有問題,隻是……隻是那橡膠墊子沒了,沒了那玩意,炸不遠的,所以便停止了炮擊。」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