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一網打盡

1798 字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張靜一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著眼前這個家夥。

天啟朝最有權勢的兩大勢力,都被這範文程給罵盡了。

這狗東西,當真好大的膽子。

範文程聽到此處,真如吃了蒼蠅一般。

便忙道:「是是是,魏公公當然不會出錯。」

張靜一則道:「既然不會出錯,那麼就有趣了,你分明是主動投靠賣身努爾哈赤,現在卻想撇清關係,說是被建奴人脅迫,你這人,真是嘴裡沒有一句實話,陛下,不如就將此人交給新縣千戶所吧,臣自然會讓他乖乖開口,到時候他什麼也肯說。」

天啟皇帝道:「好,朕最信任張卿和鄧卿家,這件事,交給鄧卿家來辦是最好不過。」

範文程其實也略知一些北京城的事,畢竟……建奴這邊,一直有對大明的情報工作。

據他所知,李永芳就落在新縣千戶所裡,那真是生不如死。

聽完張靜一和天啟皇帝的對話,他整個人驚慌失措起來,連忙道:「陛下,陛下……罪臣什麼都肯說,罪臣絕不敢隱瞞什麼,罪臣萬死……懇請陛下看在罪臣迷途知返的份上,饒了罪臣吧。」

天啟皇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卻道:「還有他的家人,一個都不要放過,三族之內,斬盡殺絕。」

後頭鄧健等隨行的錦衣校尉紛紛行禮:「遵旨。」

於是鄧健率先上前,一把將範文程按住。

範文程還要叫,鄧健卻是一拳打歪了他的鼻梁,口裡大罵:「叫有什麼用?你不是說咱們廠衛無能嗎?不是說我這上司遼國公僭越嗎?且不說你裡通建奴,殘害百姓,單這兩條罪,就夠你死無葬身之地的,你還在此叫嚷什麼,再叫嚷,也不會讓你死,想給你一個痛快,沒門!」

說罷,直接拖拽著範文程的發髻,便將人拖走。

這時,與範文程一道跪在此地的漢臣們,個個都驚恐起來。

他們現在隻剩下後悔,當初還不如表現的忠烈一些,索性殺了自己全家,來個懸梁自盡,至少……還給自己一個痛快和全屍。

哪裡想到,這大明皇帝來此,居然如此乾脆地痛下殺手。

這是比建奴人還狠啊!

「陛下……罪臣有一言。」短暫的安靜後,終於有人說話了。

天啟皇帝見這個戴瓜皮帽的人有些熟悉,便細細地看了看,不是洪承疇,是誰?

天啟皇帝便笑著道:「洪卿家,一別數月,別來無恙乎?」

洪承疇按捺住心底的驚慌,道:「罪臣萬死,隻是罪臣有一言……」

天啟皇帝冷冷道:「有話便說,有屁便放。」

洪承疇道:「罪臣固然有萬死之罪,可是陛下有沒有想過,陛下如此苛責降臣,往後陛下威加四海,如何順服人心?又有誰敢乞降?這建奴人俘虜了罪臣,尚且還知道威逼利誘,讓罪臣為他們為虎作倀,我大明禮儀之邦,君子之國,豈可無端製造殺孽,動輒誅人,要嘛便是盪平三族?」

「陛下如此,從此我大明仁名不再,又如何以天朝上邦自處。懇請陛下明察秋毫,分辨利害,罪臣人等,今日確實是走投無路,乞活而已,難道陛下也不動分毫惻隱之心嗎?」

他這話,讓不少漢臣心裡稍稍定了一些。

還是進士出身的人更有水平啊,那秀才出身的,就差的遠了。

天啟皇帝聽罷,心裡想笑,不過這家夥,直接扣了一個仁義的大帽子,倒是有些話不好出口了。

於是與張靜一對視一眼。

張靜一微笑,他無法理解,洪承疇在這個時候,竟還能張口仁義。

說實話,一個人臉皮能厚到這樣的程度,倒是很罕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