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威震天下

1779 字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即便凶狠如毛文龍,對某些遼將和遼人士紳帶有某些仇怨,張靜一所言的念頭,毛文龍卻是想都沒有想過。

沒想到遼國公比自己更狠。

此時毛文龍如芒在背。

張靜一笑吟吟地看著他道:「怎麼,毛將軍害怕了?」

毛文龍打起了精神,深吸一口氣道:「倒也不是害怕,隻是覺得……朝廷怎可離了……士紳……」

對於他的話,張靜一一點也不奇怪,隻淡淡道:「離開離不開,所以才需在遼東嘗試,至少你我心裡清楚,憑借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東西,已經行不通了,區區一個建奴,就惹得焦頭爛額,那麼往後呢?」

毛文龍頷首:「所以遼國公的意思是?」

「授田,明文所授之田不得買賣,未授之田,如山川河澤之地,還有一些未來的土地,收歸公有,也不得買賣,所授之田,攤丁入畝,不再收取人頭稅,而是征田畝稅。收取商稅、鹽稅、礦稅,在皮島,建立商貿往來。安置了人,就有了民力,有了民力,推廣一些學問。學問的事,我來辦,我讓人在遼東,建幾處東林預備學堂,招募預備生員。」

「毛將軍,我開門見山吧,朝中之人,不少人對你多有懷疑,攻訐你的人,更是如過江之鯽。如今,你即將鎮守一方,將來的彈劾還會少嗎?」

張靜一隨即又道:「既然橫豎都要被人彈劾,橫豎都要被那些狗東西罵,那就索性跟著我乾一票大的吧!至少,還可名垂青史,做一些有用的事。放心,到時候真有什麼差錯,你推卸到我的身上即是。」

毛文龍倒是想明白了,橫豎自己沒有靠山,天天有人罵自己,既然如此,還不如跟著張靜一乾呢。

於是他咬牙切齒地道:「他娘的,遼東到這個地步,就是那些遼將和士紳們流毒至今,而今王師北克,遼東上下歸心,這個時候若是都不敢乾,那麼往後,還不知什麼樣子。遼國公,我曉得這事的輕重了,索性拚一拚。」

毛文龍也不是傻子,他是極精明的人,隻是以往這種精明,實在以用不上!

他不跟遼將們爭權,怎麼在東江立足,不和士紳反目,怎麼翻臉?若是去巴結魏忠賢,魏忠賢手下那些爪牙們,若是索賄,他去哪裡搞錢把賄賂奉上?還有那些東林,哪一個不是貪婪無比,東江鎮欠餉,自己能不爭取?

到了如今,其實他已陷入了必死之局,因為廟堂之上,沒有人能容納他。

何況狡兔死走狗烹,從前皇帝還會覺得建奴未滅,動毛文龍實在不妥,可現在毛文龍還有什麼作用?

倒不如索性上了張靜一的賊船,一條道走到黑,管他娘的前頭是啥呢。

對於毛文龍的爽快,張靜一很滿意,大喜道:「我就知毛將軍有此氣魄。你這邊缺人手,我會調遣一批來,都是乾吏。學堂的事,我也會調撥人來,廟堂上你不必擔心,反正是要收拾一批人的。而毛將軍在此,隻要將交代的事辦妥當,到時,自可功成名就。」

毛文龍肅然道:「末將懂的,自是要以遼國公馬首是瞻。」

張靜一笑著道:「還有一件事……」

凝視了毛文龍一眼之後,張靜一淡淡道:「你下頭若有什麼俊傑,也可舉薦到我這兒來!我知道你在東江,有不少的左膀右臂,隻是……這些人大多都大字不識,若是年輕且機靈的,舉薦我這兒,保送進東林軍校。當然,不能太多,有三五十人即可。」

毛文龍的心裡猜不透這到底是不是投名狀,若說張靜一對他不放心,又何須讓陛下做這平遼總兵官,還給這麼大的權柄,又和他說這些推心置腹的話?

隻是,卻讓他保舉一些心腹之人,去軍校那裡讀書,那東林軍校的實力,毛文龍是見識過的,若是當真能進去,將來這些人的造化,自不必言。

不過毛文龍自然也知道,他暗暗觀察過東林軍,這東林軍上下的人,個個對張靜一忠心耿耿,這天底下,除了聽皇上的,隻怕就都隻聽張靜一的了。

他的這些心腹,若是送去了東林軍校,十之八九,一回來就言必稱遼國公了。

自然,雖是動了一下小心思,可毛文龍卻知道,無論是不是投名狀,這確實不是壞事。

於是再不猶豫,道:「這些年,末將經略東江,確實發現了不少俊傑,青年人也不在少數,既然遼國公討要,倒是便宜了這些小子了。遼國公放心,此事容易,我這便回去擬定一些人選來,供遼國公驅策。」

張靜一背著手,笑了笑道:「倒也不是供我驅策,我們都是為大明效力,驅策二字,從何談起呢?」

二人一番話,算是推心置腹。

大家彼此心裡都知道,官場上要將話說到這麼直白的地步,已是難得的了。

就比如毛文龍,雖也見過不少朝中大臣,可絕大多數人都是表麵客氣,一旦問題開始深入,立即敷衍過去,遼國公如此直率,已算是真將毛文龍當自己人看待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