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秋後算賬

1856 字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多爾袞被擒。

除此之外,各旗旗主,幾乎一網打盡。

天啟皇帝被人吵醒,而後升座。

此時,多爾袞等人被押入殿中。

原來是多爾袞帶人去了宗廟,東林的生員們倒是沒有沖進去拿人,而是在外將那圍了水泄不通。

多爾袞本打算餓死於此。

不過隨去的侍衛,還有其他幾個宗室,似乎覺得還有幾分希望,便索性將多爾袞綁了出來。

到了這個時候,忠義已經不值錢了。

當然,忠義之人早就去對各處的東林軍進行孤狼式的襲擊了。

當然,結局不是很美妙。

在有組織的軍隊麵前,尤其是東林軍這等組織森嚴的人馬,個人的力量是極渺小的。

偶爾組織起來的一些建奴人,數十人妄圖沖擊街口,機槍一響,也就啥都沒了。

因而,多爾袞本是妄想的城中抵抗沒有出現。

非但沒有出現,而且混亂結束得很快,以至於他身邊的侍衛越來越少,能與他聯絡上的人,就更加少了。

天啟皇帝特意讓那科爾沁使臣博爾濟和朝鮮國使臣李杉二人在側。

二人見了多爾袞狼狽地被綁縛進來,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天啟皇帝笑吟吟的樣子,道:「多爾袞,你的名字,朕倒是聽聞了許久,可謂是如雷貫耳。」

多爾袞冷著臉道:「朱由校,你的名字,本汗也是如雷貫耳。」

站在一旁的張靜一道:「多爾袞,這時候還敢嘴硬嗎?你即便不為自己想想,也為你的祖先宗廟,以及你的妻女們想一想。」

這話一出,多爾袞露出了絕望之色,隻好垂頭。

人就是如此,逼到了這個份上,什麼英雄膽色,現在也都沒了。

天啟皇帝壓壓手道:「張卿,不必拿這個來欺負人,朕隻是一直好奇,這多爾袞是什麼樣的人,所以才想與他好好的聊一聊。」

張靜一道:「陛下,臣是為了節省時間。」

天啟皇帝露出微笑,道:「朕就開門見山吧,說這些有的沒的,也確實沒什麼意思!」

「多爾袞,你不是英雄,朕其實也不是英雄,其實都不過是被人推到了風口浪尖上,各自成為各自江山的主人而已。你多爾袞敗了,也不必檢討得失,反正檢討了也沒用。朕不會給你第二次的機會。現在……朕隻問你一件事,你們建奴人這麼多年來,私藏了多少金銀,多少寶物?你們到處劫掠和殺戮,掠去了這麼多的珠寶,為何朕在府庫裡不曾見著?除此之外,這兩年,多少遼人與你們勾結,你也一並說出來,朕很忙,沒功夫和你在此浪費時間。」

多爾袞哈哈大笑道:「你們視我們為蠻夷,可要真論起來,咱們生長於白山黑水之間,此後席卷了遼東,咱們這些人的心裡,還真擔心有朝一日,被你們驅走!因而,你猜的沒有錯,咱們還真藏了一大筆財富,在那白山黑水之間的林莽裡,想的就是,將來還有一條退路。」

他竟直接承認了。

其實這也是張靜一的判斷,建奴的祖先乃是金人,而金人在宋朝的時候,也曾鼎盛一時,不過很快,被蒙古人消滅殆盡,直到現在才死灰復燃。

因而在歷史上,哪怕是建奴人進了京城,他們也一度固執的認為,自己得留著老家,畢竟自己隻是過客,誰能保證,將來不會被人趕走呢?

於是建奴人便將遼東視為自己的龍興之地,不允許漢人進入,直到清末的時候,這個政策才解禁。

這種思想,某種程度就是給自己留一條後路而已。

多爾袞又道:「我們在不少地方,確實儲備了金銀和糧食,是以備不時之需的,這金銀還不少呢!隻是……這是祖宗們所得,我豈可拱手讓人?」

天啟皇帝便冷笑道:「那麼皇太極一定知道。」

「當初他也藏了不少。」多爾袞打消天啟皇帝的念頭:「這是從父汗開始就延續的既定策略,隻是……當我們得知他已投效了大明,便立即將這些金銀轉移,知道這筆財富的人,寥寥無幾,因為負責搬運和埋藏的人,都是征來的漢人,待一切妥善儲藏之後,我便將他們統統殺了。」

「至於陛下所說的那些遼將和士紳與我暗通款曲的名錄,也在我的手上,而且還不少……隻是可惜,陛下永遠不會知道這些秘密。」

「錢糧不交,人也不交,你便誅滅我族,我也絕不會鬆口。」多爾袞嚴詞厲色,顯得絕不妥協的樣子。

好家夥。

這家夥若是不出口,天啟皇帝隻怕還不知道這是一條大魚呢!

此時,天啟皇帝滿心意動。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