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死無葬身之地

1764 字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天啟皇帝聽罷,眼眸裡掠過了一絲狐疑。

於是道:「張卿,你說的那些人,當真會喪心病狂到這樣的地步嗎?這些人就這般的沒有眼色,不知死活?」

直搗龍城,這是一件多令人開心的事。

在天啟皇帝看來,自己已建了奇功,再差一點點,就可以和成祖皇帝相比了。

當然,之所以還差一點點,這是因為……成祖皇帝畢竟是自己的祖宗,自己得謙虛一些。

死者為大嘛。

現在有了東林軍這一支王牌,在天啟皇帝看來,那些人,已是不敢動彈了。

「陛下,臣其實從前也一直陷入某種誤區。」

張靜一自是明白天啟皇帝是怎麼想的,此時,他很認真地道:「有時候,臣覺得,人是理性的,這歷史上能留名的人,哪一個不是聰明絕頂之人,乃是人中龍鳳。可是為何……絕大多數人,最後的結局,卻總是慘淡收場呢?陛下讀過史書嗎?」

「呃……」天啟皇帝愣了一下,隨即一臉尷尬地道:「略讀過一些,就是不多,你懂得,朕日理萬機……」

張靜一點點頭道:「臣大致地翻閱過,這史書之中,最後抄家滅族的,至少占了兩成,獲罪的,至少三四成之多,其他的,也未必有好下場,這裡頭,有忠臣也有奸賊,而他們在世的時候,無一不是立下過無數的功業,可在他們的人生之中,卻總會因為辦錯了幾件事,最終死無葬身之地。」

「陛下,臣有時在想,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最終還是會犯下如此愚蠢的錯誤?這些便是普通人讀到這裡,都曉得遲早會為即將到來的禍患而埋下伏筆的蠢事,卻總有許多人,一次又一次的再犯。陛下,你說這是不是很有意思?」

天啟皇帝聽罷,倒是來了興趣:「沒想到這個,你也懂,那麼是什麼緣故呢?」

張靜一便道:「後來臣明白了,之所以有人犯蠢,並不是他真的愚蠢,之所以如此,無非是有兩個緣故而已,其一:是貪婪,人有了貪心,就會欲罷不能,欲罷不能,就總想一次次地冒險。其二,則是僥幸,人都有僥幸之心,我們總結前人的是非成敗,看到他們失敗之後的下場,但是,倘若他們僥幸成功了呢?」

「就好像……唔,陛下也知道東印度公司的股票吧,在尼德蘭,許多人買這股票,買賣股票的人,有聰明人,也有蠢人,蠢人瞎買就是了,說不準,還能大賺一筆。而聰明人呢,他們也買,他們不但會買,還會總結出許多買的方法,會計算收益,會每日研究市場,甚至……他們還能從中發現出規律,陛下你說,這些聰明人厲害不厲害!」

「他們當真能研究出來?」天啟皇帝詫異道:「呀,那下一次,朕也要研究一下。」

張靜一則是苦著臉道:「研究倒是研究出來了,什麼規律,什麼大勢,什麼收益,都被這些家夥們算的門清,說是算無遺策,都不過分,這些人太厲害了,臣就做不到這一點。」

天啟皇帝很是興奮地道:「所以他們現在都腰纏萬貫了?」

「沒有,他們都跳樓了。」張靜一道:「虧得血本無歸,將自己的全副家當都抵押了進去,他們不死都不成。」

天啟皇帝本是興致勃勃,一聽這個,臉就拉了下來,一臉無語地道:「你說這個,是何用意。」

張靜一道:「臣的用意是,為何這些人最終都是這樣收場?後來臣總結了一下,這是因為他們過於聰明,他們確實借著這種聰明,最終一次次成為贏家,於是乎,便越發的盲目自信,看到了別人失敗,他不會認為這股市之中有風險,而是認為,失敗者隻是因為愚蠢,而自己不同,自己是天生的成功者,所以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將身家填進去。」

「可是……世上的事,就是如此,你可以成功九十九次,但是隻要失敗了一次,便是死無葬身之地。」

「同樣的道理,那些身居高位者們以及擁有廣廈萬間之人,他們愚蠢嗎?他們其實也是那種聰明人,他們仗著家業,仗著自己的才能,贏了一次又一次,這才有了今日,他們也會看到其他人敗亡,同樣會認為,這是別人愚蠢所致,而自己不一樣,自己贏了無數次,贏了天災,愚弄了一次次又一次的朝廷,一次又一次的從愚蠢的百姓和軍戶手裡掠奪來土地和錢糧,陛下想想看,似這樣總是贏的人,他們會相信自己會輸嗎?」

天啟皇帝點點頭,表示了認同,道:「你這般說,倒也有其道理,所以說利令智昏,便是此理吧。」

「正是。」張靜一道:「所以臣才格外的警惕,因為尋常百姓,他們做任何事,都是小心翼翼的,因為他們輸怕了。可似這些人,行事卻無所顧忌,給他一百個健仆,他們就敢扯了旗子去造反。」

天啟皇帝認真地想了想,道:「這樣說來,的確該立即發兵錦州一線,以防萬一!不過,張卿啊,你每日研究這些做什麼?」

張靜一一本正經地道:「這是從中獲取得失,反躬自省。」

天啟皇帝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看來你是心裡有些害怕啊!你怕個什麼,有朕呢!要不,朕再給你發幾道丹書鐵券?」

「啊……不必……」張靜一擺手。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