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迎奉天子

1844 字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天啟皇帝與張靜一一路行軍。

此去沿途接近千裡的路程。

好在那裡什麼都不多,就是馬多。

所以這五千人,人手兩匹馬,一匹馬駝著補給和火藥,另一匹則是載人。

沿途,偶爾也會遇到一些衛所。

管他是建奴人的,還是明軍的,反而是建奴人的好辦,於是大家都默默祈禱,最好對麵的堡子裡的是建奴人。

畢竟自己人的話,你沖過去,對方先是震驚,而後乖乖開了城門,然後想盡辦法給你一點糧和草料,讓你吃一頓,再然後你還想要,他們便免不得露出一副死了娘的樣子。

要知道,在這鬼地方,糧食是稀罕物,就算是皇帝來了,大家也是要生活的。

可建奴人的堡子就顯然不同了。

二話不說,直接先挖幾個坑,放幾炮,然後將一個建奴人的黃帶子腦袋丟進去,對麵就嚇尿了,然後大家一擁而上,糧食管夠,馬替換掉,當夜睡在他們的褥子裡,臨走的時候,還在兜兜轉轉,看看還有啥能帶上的東西。

不過,這沿途也沒怎麼燒殺,殺人是不能解決問題的,這些建奴人,就交給皇太極處置便是,若是能整編起來,就最好不過了,實在不能用,再另說。

這時候的天啟皇帝,就像是放飛的鳥兒,愉快得不得了,一路上四處指揮著斥候找建奴人的堡子,就好像掏鳥窩一樣。

自然,張靜一還是奉勸天啟皇帝不要過於作死,可別把人惹毛了,雖然惹毛了也不能怎麼樣,可畢竟多少會影響進軍的計劃。

天啟皇帝的心情很是愉快,禁不住對這遼東頗為神往,於是對張靜一道:「你說這麼一個好地方,怎麼就是不毛之地呢!這裡方圓數千上萬裡,若是開辟糧田,隻怕出產的糧食,比江南還要多。可這裡,人煙稀少……真是可惜了。」

張靜一便道:「陛下,信王殿下,不就在屯田嗎?」

天啟皇帝隻點點頭,他心裡暢想,真要是能屯田,那真是利在千秋了。

隻是這等事,隻是暢想而已。

眼看著,這錦州越來越近了。

就在此時,錦州城內,一封聖旨,卻從遼東傳來。

錦州和寧遠一帶,乃是關寧軍重要的囤積地,數萬關寧軍,便駐紮於此。

因而,前鋒總兵官,遼東總兵官,再加上一個遼東巡撫,統統駐在此。

這裡是整個遼東的中心,不隻是軍事意義和商業意義,便是政治意義上,這裡也是絕對的中心。

前些日子已傳出,陛下出山海關,遠征建奴。

消息一出,這錦州城內,其實早已是人心惶惶了。

袁崇煥心慌,是因為袁崇煥知道,自己吹噓得寧錦防線牢不可破,可結果,建奴人居然輕而易舉地殺去了京城。

朝廷給了他這麼多的兵,這麼多的糧食,又花費了這麼多年,經營這一道防線,在這沿途,不知設置了多少的堡壘,修築了多少的城牆,可結果……對方輕而易舉地突破了。

袁崇煥頓時慌了。

這是死罪啊!

那滿桂也是惶恐不已,此時也已是不安起來。

而就在聖旨抵達錦州的時候。

錦州的一處宅院裡,這錦州城內的數得出號的頭麵人物,已來了七七八八。

此時,眾人圍坐在炕。

卻有一人似乎特別的矚目。

隻見這人正手扶著茶幾,打著節拍,他眼睛眯著,似是若有所思的樣子。

其餘之人,都不約而同地看向他。

「京師的聖旨已經發了,用的是陛下的名義。」一人道:「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不能再耽誤了。現如今,陛下的軍馬已出山海關,不久就要抵達錦州了。到那時,我等還有命在嗎?」

「我聽聞那張靜一新政之後,越發得到了陛下的器重,那張靜一在封丘乾了什麼事呢,他到處授田,不隻如此……還視讀書人為無物,至於其他的武官,更是不放在眼裡,他的眼裡,隻有那些東林軍校的人。到了今日這個地步,他們已做出了這麼多的事,以後還會乾什麼,真讓人不敢想象。」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