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 洞玄子;求見!

2840 字 作者: 榆關千帳燈

荀沐出關不久,城隍神、張紫雲也相繼出關。

值得一提的是:張紫雲這廝,突破了一個小境界,到達了法師位業中期,也就是二階中期。

如此進步,這次論道的感悟,以及那塊靈玉髓,功不可沒。

且說。

三人出關後,城隍神當即相邀荀沐、張紫雲,說是有要事商談。

「恭賀張道友破境!」

城隍神先是向張紫雲道賀。

荀沐跟著道喜。

「哈哈,這還多虧了兩位道友,論道予我感悟,靈玉髓作為資糧,才有我今日之突破。」

張紫雲大笑著還禮,顯然心情不錯。

「荀道友,不知那《洞玄經》、《洞玄子遊記》如何?」

城隍神又看向荀沐。

「甚善!」

荀沐滿意點頭:「我從中大有收獲。」

頓了一下。

他追問道:「《洞玄經》就罷了,《洞玄子遊記》似乎有所不全,不知城隍神可有後續?」

「自是沒有的,若有,吾必不會吝嗇,早就將之一同交付給荀道友了。」

城隍神苦笑道:「說來,《洞玄經》、《洞玄子遊記》,這兩物的來歷,卻和我今日請來兩位道友之事,大有聯係,乃是一樁孽緣。」

「哦?」

荀沐、張紫雲二人,皆是驚咦出聲,做側耳傾聽狀。

「這還要從十幾年前說起。」

城隍神露出回憶神色:「那時,縣外頻頻有過路人失蹤,吾命手下武判官、並以一乾陰兵追查,卻是不想,那一代的武判官,連同手下陰兵,全軍覆沒。」

「不得已,我隻好親自出馬,卻是查到了一頭大妖身上,那是一頭豹妖,實力足有二階初期。」

「一番大戰,吾最終將之擒獲,得到了《洞玄經》、《洞玄子遊記》,還從它身上,逼問出了它的來歷。」

「原來,仙道大修洞玄子真人,壽元將近之際,來到了青化縣附近,打算在此隱居,度過最後時光。」

「可幸運的是,在青化縣五十裡開外的白雲山,發現了一處微型靈脈,於是,洞玄子真人在那裡創建了白雲派。」

「白雲派隻是一個小派,不過三五人那種。」

「後來,洞玄子真人駕鶴仙去,白雲派也隨之風打雨吹去。」

「再之後,有三個大妖,一烏鴉、一狼、一豹子,占據了那裡,並以功法、靈脈,修煉到了二階初期。」

「這三個大妖,也就是當初人口失蹤案的罪魁禍首。」

「當時,吾誅殺了豹妖後,本著除惡務盡的想法,帶著手下一眾陰兵去了白雲山,想要將那烏鴉妖、狼妖斬殺。

「可惜,兩妖開啟了一個陣法:白雲迷蹤陣。那陣法是當初洞玄子真人所遺留,玄妙無端,雖然沒有攻擊力,但尤其擅長迷蹤。」

「吾破陣不得,無奈之下,隻得帶著手下陰兵無功而返。」

「隨後幾年,那烏鴉妖、狼妖龜縮在白雲山中,倒也老實,沒再出來興風作浪。」

「然而,沒平靜多久,到了三年前,那兩頭妖怪,又開始不老實了。」

「我帶著手下陰兵,再去圍殺兩妖,卻發現:那烏鴉妖在短短七八年內,竟然修煉到了二階後期!」

「它能如此,原來,是覺醒了體內的一縷遠古神獸血脈:三足金烏。」

「這次交戰,那兩妖沒有開啟白雲迷蹤陣,但它們聯合起來,哪怕不憑借陣法,吾也奈何不得了。」

「之後,吾帶領手下陰兵,再次退走。」

「而那烏鴉妖、狼妖,就猖獗起來,不但收了眾多小妖,還不時下山吃上三五人,吃的人雖然數量不多,但源源不斷,讓我這青化縣地域,再不得安生。」

「吾此次喊來兩位道友,就是想請兩位幫忙,助我誅妖!」

說到這裡。

城隍神語氣一頓,補充道:「此次誅妖若能成功,戰利品中,所有修煉資源,皆歸二位道友,我隻求將功法玉簡,復製一份即可。」

他乃是神道,修煉資糧是香火,仙道資源要之也無用,隻能放在寶庫落灰,自然不介意做個順手人情。

功法玉簡,這個倒是有些用處,可以觸類旁通,體悟境界。

此言,也是在提醒荀沐,白雲山中,很大可能有你需要的修仙功法。

「我受城隍神恩惠,此次誅妖,自然義不容辭。」

張紫雲率先表態。

他話語中,表示了還人情的意思,也就是之前相贈靈玉髓之恩。

這是償還因果了。

「吾平生,見不得吃人之妖怪,再者,我觀了洞玄子居士之傳承,也有一份香火情,不忍見其昔日之洞府,遭妖怪玷汙。」

「故以,此次除妖,也算我一份吧!」

荀沐亦是欣然應諾。

他肯出手,除了上麵兩個理由,白雲山中的功法玉簡,也占了相當比重。

隻不過,這等市儈之事,就不必說了。

「善!」

城隍神撫掌大喜:「有二位道友相助,此次誅妖,焉不能馬到成功?」

「接下來,我等商量一下作戰計劃吧!」

「可!」

張紫雲求穩,提議道:「我等三人,再加上城隍神手下之陰兵,匯合起來,以堂皇大勢碾壓過去,犁庭掃穴,如何?」

「唔~」

荀沐凝眉想了一下,微微搖頭:「我等三人,再加上城隍陰司陰兵,若盡數出動,青化縣城難免空虛,雖有人道法網,但防禦力難免薄弱,恐被所乘。」

「荀道友說得不錯。」

城隍神贊同點頭:「再者,若如張道友所言,那動靜必然甚大,多半會提前暴露,讓那二妖開啟陣法,到時,我等不一定能奈何它們了。」

「確實。」

荀沐想到那『白雲迷蹤陣』,不由一陣皺眉:「雖說陣法大多有極限,不一定能承受我等三人,再加上所有陰兵,但若是有萬一,我等反被困入其中,那就麻煩了。」

對他來說,正麵戰鬥還好,若是被詭異手段困住,要他破陣之類,那就太為難了!

「兩位道友說的有理,我先前之提議,確實不太合適。」

張紫雲從善如流地認錯。

「這般。」

荀沐突然一拍手:「城隍陰司之陰兵,留守縣城;我等三人隱匿氣息,潛行白雲山,來一個神兵天降,如何?」

室內一陣安靜,城隍神、張紫雲兩人聞言,都在思索這計劃的可行性。

片刻後。

「大善。」

城隍神贊道:「若按照荀道友的辦法,我等三人行動,保密性高,動靜小,有很大可能,讓那兩妖沒有機會開啟陣法,就潛入進去,將其剿滅!」

「不錯。」

張紫雲亦是贊同:「我等三人的話,目標小,靈活性高,機動性極強,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走,簡直來去自如。」

「既然兩位道友都同意,」

荀沐果斷拍板:「那事不宜遲,咱們這就出發,如何?」

他一貫是雷厲風行,定下主意,就不願再拖延下去,免生變數。

「可!」

城隍神同意,看向張紫雲。

他是主事人,最為此事憂心,自然迫不及待。

「我也贊成。」

張紫雲撫須頷首:「不過,在此之前,先讓貧道算上一卦。」

說著。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