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借著奏樂接著舞(求訂閱)

1648 字 作者: 湘南笑笑生

自從司馬珂出征以後,無論是朝廷,還是南北士族,無一不死死的盯著戰局,隨時應變。

因為這場戰爭實在太重要了,對於江南的南北士族來說,其重要性,遠遠超過當年東吳士族對赤壁之戰的關注。畢竟當年曹操揮師南下兵臨赤壁,就算輸了也無非是換個漢人的主而已,終究還是漢人的天下。如今意欲馬踏江南的可是凶殘嗜血的羯趙,連人肉都吃的羯人,誰不膽戰心驚?真的一旦胡虜破了長江防線,提桶跑路都沒地方跑了。

雖然說司馬珂在過往對胡人之戰,從未有敗績,甚至來說無論內外之戰,都未嘗一敗,但是終究隻是個十七歲的少年,眾人終究是捏了一把汗。

故此,北麵的戰場的消息,隨時都有千裡加急的快馬傳報到京師。

「破虜大都督已率兵五萬離開京口,奔往邾城!」

「大都督已揮師進駐潁川郡。」

「大都督已到新蔡郡。」

……

每天都有騎著快馬的信騎自東府城門口進進出出,每次到城門口都會先喊叫一番,反正他們不喊,那些負責值守東府城的屯騎營將士也會追問他們,畢竟戰場的信息牽動著建康城每一個人的心,不隻是廟堂上的高官。

開始,那信騎隻是每天喊報著司馬珂大軍的行程,然而一天天接近戰鬥之地,全城官民也一天天將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尤其對即將到來的邾城之戰,更是極為關注和擔心。

首戰若敗,後麵的戰鬥就難了。

可是這一戰,就算是太傅郗鑒都極其擔心,畢竟敵軍有一萬騎兵。野戰之中,一萬騎兵用得好抵得上五萬步卒,尤其是羯人以騎射起家,更難對付。如何以步卒對抗騎兵,對司馬珂來說,可是個巨大的考驗。

隨著司馬珂一天天的靠近邾城,朝野上下的心情也越來越緊張。

東府門附近。

數騎如風馳來,煙塵滾滾,馬蹄聲如雷,城樓上的將士頓時緊張起來,不等來騎靠近,便高聲問道:「兄弟,北麵戰況如何?」

來騎尚在百步之外,便高高的喊道「勝了,勝了,勝了!」

城樓上呆了一下,隨即高聲歡呼了起來。

歡呼聲未歇,那數騎已轟然疾馳而來,手中揚著鞭杆,高聲大喊道:「大都督在邾城烽火山誘敵出擊,大破胡虜騎兵,斬首三千,首戰大捷!」

嗬嗬嗬~

城樓上的歡呼聲愈發熱烈,無數的屯騎營將士紛紛舉著兵器,興奮的蹦著,跳著,畢竟大都督司馬珂也曾經是他們的上官,守城的將士也甚覺與有榮焉。

「大都督邾城大破胡虜,首戰大捷!」

隨著那信騎們一路的高呼,歡呼聲自東府城門口開始,很快便蔓延開來,如同滾雷一般,一直往皇宮席卷而去。

隨後,從守宮的六軍將士,到宮內的各官署,都紛紛歡呼了起來,最後一直蔓延到太極西堂,正在和謝安商討土斷和督學之事的司馬衍,興奮得將案幾上的茶湯打翻,導致好幾份奏折被茶湯打濕。

與此同時,歡呼聲又傳往湘宮巷內的紀府、烏衣巷的王家和謝家,最後席卷全城。

有了首戰的大捷,朝野上下的那顆懸在嗓子眼上的心,終於安定了大半。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太傅府,郗鑒端坐在正堂之中,看著收集起來的關於烽火山大捷的情報,又拿著地圖仔細看了一遍烽火山的地形,一直沉吟不語,過了許久,才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妙,妙啊,簡直就是絕妙。此戰可謂步卒破騎兵的絕妙之戰,老夫自愧不如也!」郗鑒的聲音之中滿是感嘆。

他望了望旁邊的兩個兒子和侄子郗邁,以及李閎和劉遐等人,說道:「北府兵終得其主,老夫果然沒看錯元瑾也!」

眾人低下頭來,不管他們服氣不服氣,司馬珂的這場大捷卻是實實在在的神來之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