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西征

1847 字 作者: 湘南笑笑生

就在司馬珂正糾結到底是先西征還是先北伐的時候,從蜀地傳來一道震驚東晉的消息。

李壽篡位了!

原來李期殺堂兄篡位之後,為防其他宗室篡位,大肆屠戮宗室,甚至包括李期自己的親兄弟,對李壽也是重點盯梢對象。李壽自知此次兵敗,如果不反抗,必然被李期定罪誅殺,加之之前巴蜀隱士龔壯也一直勸他自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決定就此率軍直搗成都。

李壽先是放出風聲出來,說這次南征失利,所有將士都將受到皇帝嚴厲的責罰,導致眾將士對成國皇帝產生恐懼;隨後,李壽便在大江邊上,與諸將焚香盟誓,激勵眾將士,一路馬不停蹄,直接殺往成都。

於是,李壽的篡逆之戰,比歷史上提前了一年時間。如同歷史上一般,李期和輔助其上台的兄長李越等人都沒料到李壽會造反,一向不加防備,城中不過數千兵馬。

李壽麾下兩萬大軍,因江南之戰的失利,心頭憋著一股火,在李壽的重金懸賞之下,個個奮勇向前,很快就擊敗了成都守軍,破城而入。

成都攻克後,縱容士兵搶掠,以至於強奸搶掠了李雄的女兒和李氏的婦女們,殘害了很多士人和百姓,好幾天才安定下來。

李壽駐兵到宮門前,威逼宮內的李期,李期隻得派侍中慰勞李壽。李壽上奏章說李期的心腹之臣李越、景騫,田褒、姚華、許涪、李遐、將軍李西等人都心懷奸詐擾亂朝政,圖謀傾覆社稷,大逆不道,罪該誅殺。李期無奈,隻得順從了李壽的意見,於是殺死自己的一乾心腹之臣。

然而李壽自然不會就此罷休,隨後又假托太後任氏的名義下令,將李期廢為邛都縣公,幽禁在別宮裡。

李期嘆息說天下的君主竟然成了一個小小的縣公,真是生不如死,於是自縊而死。

李期自縊後,羅恆和解思明等人在這次江陵之戰,深感東晉的兵強馬壯,尤其對火燒己方戰船的司馬珂更是印象深刻,於是同李壽的其他心腹之將如李奕、王利等人勸李壽自稱為鎮西將軍、益州牧、成都王,向東晉稱臣。然而李壽的得力大將,西中郎將、德陽侯任調和司馬蔡興、侍中李艷以及張烈等人則勸李壽自立為帝。

李壽猶豫不決,既想當皇帝,又對司馬珂的兵鋒甚為畏懼,於是下令占筮,結果占者說:「可以當數年的天子。」

任調一聽可做數年天子,當即欣喜地勸諫:「當一天尚且可以滿足了,何況當數年呢!」

解思明則反駁說:「當數年的天子,哪裡比得上當百世的諸侯!」

群臣爭議不休,互不相讓。

最後,終究是李壽的私欲占了上風,說道:「朝聞道,夕死可矣。任侯的話,是上策。」

於是李壽即皇帝位,當了成國的第四任皇帝,改年號為漢興,改國號由「成」為「漢」。

故此李壽自稱大漢,史上稱之為成漢。

…………

接到蜀地情報的司馬珂,仔細考慮再三之後,決定在北伐之前,先西征搞定成漢。

首先,西征比起北伐要容易得多,成漢的實力,遠遠不及石趙,正好先難後易,先刷一波聲望,增強自己北伐的底氣。否則,就算自己北伐信心滿滿,這般安於現狀的南北士族也未必支持,少了士族的支持,北伐的後勤就要大打折扣。歷史上的桓溫先打成漢,也是聽從了江夏相袁喬「宜先攻弱」之策。

其次,成漢占據長江上流,一旦荊襄之地兵力空虛,其隨時可以率軍順江而下,威脅東晉。對於司馬珂北伐來說,成漢終究是個巨大的隱患,要想北伐必須先處理掉這個隱患。

再者,李壽剛剛篡位,蜀地肯定還有其他大臣不服的,接下來肯定要內亂一定時間,正好趁虛而入。

最後,最重要的還是目前北伐機會尚未成熟,他需要荀蕤、沈勁、卞誕、紀睦和虞洪等人在江北多發展一段時間,蓄糧練兵,積攢實力,屆時北伐之時,便進可攻,退可守,步步為營推進,也不用完全依賴江南的支援。

於是,司馬珂便上書請示司馬衍,決意出兵西征,攻打成國。

………………

西征這麼重大的事情,司馬衍自然不敢怠慢,當即親自召集郗鑒、陸玩和何充三人以及右第三品以上的官員相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