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智破江陽

1789 字 作者: 湘南笑笑生

江陽城,東門。

江陽城南麵靠水,東西兩麵都是大山,唯有北門有大道通往遠方,東西兩麵都是小道跨越大山而來。

蜿蜒的山脈之上,十數騎戰馬,在山峰棱線上顯露出了他們的身影。在這些戰馬的身後,依舊是魚貫而隨的披甲騎兵,如同長龍一般一直綿延到山的盡頭,足足有數百騎。

來者正是司馬珂所率的藤甲軍,川馬雖然作為戰馬弱了點,但是騎乘還是沒問題的,尤其是在這種山路,幾乎如若平地,使得這群不習慣爬山的中原漢子少了很多艱苦。這些藤甲軍雖然不擅長騎戰,但是乘馬行軍還是沒問題的。

除了司馬珂的藤甲軍,還有太守黃植親自領著百餘騎巴郡之兵,跟隨在身旁,為的就是蒙騙李閎。

當然司馬珂也不怕黃植誆騙他,畢竟黃植的全家老小還在江州,如果有半點使詐,駐在江州城的桓溫會將其滅族,黃植犯不著冒這麼大的風險。再說司馬珂就在他身邊,隻要半點異況,第一個死的就是黃植。

司馬珂臉上塗了鍋灰,又濺滿了血跡,顯得極其狼狽的模樣,身上也穿了一件藤甲,外套白袍,顯得極其粗壯,不仔細看像個粗豪的猛將。

他望了望山下的江陽城,回頭對黃植和虞嘯父道:「天色尚早,不如就地休憩一番,填飽肚子,準備決一死戰!」

兩人齊齊應諾,傳出將令下去。

從江州城到江陽城,一共四百多裡地,眾人先是乘船走了三百多裡水路,又上岸走了一百多裡山路,一路長途跋涉,馬不停蹄,已經半天沒吃東西了。

將士們紛紛解開水囊就著涼水,大口大口的嚼著炒麵和肉乾,吃得津津有味。在這亂世,能吃一口飽食,就已經不錯了。

太陽逐漸偏西,司馬珂一馬當先,喊了一聲沖,高舉著長刀率眾呼嘯而下,直奔山下的平原。

隨著駿馬的嘶鳴聲,這些連連走了許久的水路、山路的藤甲軍精神大振,接二連三的大勝,無數次的以少勝多,使這些藤甲兵眼裡,再也無半點對敵人兵鋒的恐懼。

如血的殘陽,餘暉斜斜的灑在江陽東門的城樓上,照在明晃晃的刀槍上熠熠生輝,城樓上守了一天的守軍將士也輕輕的籲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疲倦之色。

「有敵來襲!」突然城樓上有守軍高聲驚叫。

眾將士急忙紛紛抬起頭來,眺望前方。

隻見遠處的山上,一條粗粗、彎曲前行的黑線,沿著東麵山上滾滾而下,隱隱約約可以看出是一長隊軍馬疾奔而來。

「關城門,迎敵!速速去通知使君!」城樓上的守將厲聲高喊。

城樓上一片大亂,箭垛口搭滿了弓箭,一塊塊滾石和擂木推倒了女牆之下,城樓上的成軍迅速進入迎戰狀態。

幾個士卒飛身下樓,縱馬奔往城內,通知城內的寧州刺史李閎。

煙塵滾滾,迎麵而來的軍馬越來越近,逐漸顯露出真容。

前軍竟然都穿著成軍的衣甲,個個衣甲淩亂,風塵仆仆,隊伍全無陣型,旌旗倒卷,下了山道,一窩蜂似的往江陽城奔來,一副丟盔棄甲吃了敗仗的模樣。在他們的身後,還有數百的騎兵,如同一條長蛇一般,滾滾湧下山道。

當先一名身著戎服的成軍將領,渾身是血,身後的大氅斜斜的披著,似乎未係緊快要掉落下來,顯得十分狼狽。

城樓上的守將滿臉驚訝的望著來將道:「此乃何方兵馬,似乎穿的我軍甲衣?」

對麵的軍馬逐漸奔近城下,那名守將急忙喝道:「是我們的軍馬,不要放箭!」

黃植拖刀縱馬,疾奔到城樓之下,高聲喊道:「我乃巴郡太守黃植,江州被晉軍所襲,撤到此城,速速打開城門!」

那守將並不認得黃植,也不敢怠慢,隻得急聲道:「閣下勿慌,我已遣人前去請使君,自有分曉。」

那名守將正疑惑之際,卻聽背後一聲高喊:「使君到!」

城樓上的士兵紛紛讓開一條道,寧州刺史李閎盔甲鮮明,手執大刀,朝城樓上大步走了上來。

李閎走到城牆邊,望了一下城樓之下,認得是黃植,不禁大驚,急切的問道:「黃太守,為何如此境地,莫非江州已破?」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