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以一當百(求訂閱)

1777 字 作者: 湘南笑笑生

蜀中的黎明靜悄悄,一縷晨曦籠罩在群山之下的彭模城,值守夜班的守軍望著東麵的方向打著嗬欠,疲憊的一夜終於過去了。

昨夜的一場大雨,澆得眾人都擠在城門樓之下,一夜都沒怎麼睡好,此刻自然是疲累至極。

彭模城,乃後世的眉山市彭山區。據說因為彭祖在此出生,故此得名。城中守軍馬元,乃是李壽的中領軍馬當之弟,倒也算成國小有名氣的戰將。

開門時間到了,城門緩緩的被打開。一隊成軍踏著碎步朝城樓上奔來,城樓上逐漸一片混亂和喧鬧。

就在此時,天空又逐漸下起了雨,開始隻是毛毛細雨,隨後便變成小雨,雨聲之中,兩軍交接更加顯得混亂不堪。

喧鬧聲中,誰也沒注意,雨霧之中,東麵的一條蜿蜒而來的山道之上,一條黑線正沿著山道迅疾湧來。

轟隆隆~

原本策馬緩緩而行的晉軍騎兵,出了山道之後,立即催馬提速而行,霎時間馬蹄聲大起,如同雷鳴一般滾滾而來,那一片如雲的浪濤從雨霧之中呼嘯而來,一杆「晉」字大旗在晨風中招展,轉眼就奔到了城下數百步之外。

這是打雷了麼?秋冬之際,下雨可是很少打雷的,

眾守軍紛紛疑惑的朝東麵望去。

「敵……敵襲,敵襲!敵襲!」一名守軍率先發現了那如同自天而降的晉軍,如同做夢一般,呆了半天才發出如見鬼魅一般的嘶吼聲。

「敵襲,敵襲,快關城門,快關城門!」城樓上的守將也驚呆了,失神的發出歇斯底裡的喊聲。

嗚嗚嗚~

城上響起了連綿不絕的警號聲,震動了整個彭模城。

隨後,城門甬道裡,隆隆的響聲響起,原本已打開的城門,又迅速的關閉了起來。

司馬珂目光如電般一閃,所有壓抑在胸中許久的氣息,這一路數百裡山路的艱難險阻,都隨著一聲大吼噴吐而出:「放箭!搶城!」

吼聲震盪著雨霧,震盪著彭模城牆,震盪著蜀中的天空!

大吼聲中,司馬珂早已取了五石強弓在手,趁著弓弦尚未被雨水浸軟,搭箭拉弦,一箭電閃般射出,正正直透城頭那守將麵門。在守軍還沒反應過來之際,那守將已經一聲慘叫,頭朝下,從兩層樓高的彭模城牆,直挺挺的摔了下來!

咻咻咻!

弩箭如雨,射得城樓上散亂的守軍慘叫連天,四散奔逃。雨霧當中,人垂死發出的慘叫,顯得悶悶的,傳入耳中,竟然有種恍然的感覺。

城頭探出頭敵軍來,試圖還射,或者想推出滾石、擂木的敵軍,隻要稍稍露出形跡,便被接連幾枝弩箭射來,哼也不哼的倒地。

一群悍勇的北府兵,奔到城下,拋出十幾條鈎索。雨天磚滑,眾人手法並不熟練,一時隻有兩三條勾住。一名北府兵隊主矯捷的身形如電一般,已經咬刀蹂身直上。

城樓上探頭的士卒被射倒,另外的人卻藏身垛口之後,揮刀猛砍。司馬珂見幾名悍卒才爬到一半,便帶著斷索直直摔落在泥水當中,好在彭模城隻是個小城,城牆高不過四米多,半途摔下來雖然極重,倒也無大礙。

看起來,彭模城畢竟靠近了成都,成國的中心地帶,其守軍的悍勇和警惕性絕非巴郡一帶的守軍可比。

司馬珂不禁勃然大怒,當即翻身下馬,倒提著樸刀,如同一頭獵豹一般,沖上前去,瞬間便到了城牆之下。他將樸刀,插在背後,接過一個鈎索,往城頭一搭,然後便如同一隻狸貓一般迅速竄了上去。

他爬牆的速度,比起那些悍卒快了數倍,等到那些蜀軍士卒揮刀來砍鈎索時,司馬珂急忙一個翻身,便穩穩當當的立在了垛堞之上。

寒光一閃,那兩名正要砍鈎索的成軍士卒,剛剛舉起刀來,喉頭便各中了一刀,捂著喉頭慘叫著倒了下去。

司馬珂提著樸刀一躍而下,如同虎入羊群般殺入了城樓上的守軍,轉眼之間便砍殺了數人。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