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他變臉一直可以的

1785 字 作者: 沉默的愛

「喬治城打出了真正的團隊籃球,這就是他們的打球方式。

未來的超級巨星,休斯頓大學美洲獅隊的準狀元阿基姆·奧拉朱旺接受了采訪。

他滿嘴的尼日利亞口音讓人很有違和感。

令人沒想到的是,他在比賽結束後第一時間批評了自己的隊友。

「我的隊友說他們在場上很想念我,」奧拉朱旺嘲諷地笑了下,「可是我在場上的時候根本沒有人給我傳球,他們到底『想念』過我幾回呢?」

美洲獅隊當天晚上的進攻核心邁克爾·楊慚愧地為此辯解:「當阿基姆在內線的時候,他無法看到他周圍的那些球員在做什麼,也不知道他們遇到了什麼。」

聽到奧拉朱旺那麼說,路易就知道他肯定要參加選秀了。

或許他會掙紮一下,但休斯頓大學的上限就在這了,除非遇到一個競爭力很低的賽季,否則爭冠無望,他已經是個成熟的球員,能夠提高他的隻有nba。

順利奪冠的喬治城大學,驅散了他們身上的神秘感。

約翰·湯普森的宗旨是關愛彼此,帶領他們和世界對抗所以隻有這種人才能帶阿倫·艾弗森那等桀驁不馴之輩。

和世界對抗的方法,就是讓驚嘆隊的比賽變得粗魯血腥。

他們的防守並不受歡迎,不隻是對手不喜歡他們,球迷也不喜歡,媒體更不喜歡。

因為湯普森主張團隊孤立主義,他不允許任何一名球員單獨接受媒體的采訪,更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賽前采訪。而且,平日裡他還不斷地給球員灌輸「世界很扌喿蛋,而我們要把他們扌喿翻」的意識。

於是,像尤因這種出生自牙買加,70年代和家人一起來到美國,卻從未體味過60年代的種族歧視氛圍的非洲移民,居然形成了一種討厭媒體,不信任白人,冷漠刻薄的個性。

這就叫該教的他不教,不該教的他全給教了。

郭靖要是來到這種人手下,都得被教成郭芙吧。

路易特地等到他們剪籃網的時候,跟著奧爾巴赫走進場。

現在的路易也是一張籃球圈的熟麵孔了,對籃球感興趣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也不可能對他臉生。

「帕翠,」路易跟尤因打得第一聲招呼,就讓他眉頭緊鎖。

路易完全無視了pat日k的第三個發音,強調了前兩個發音,而且,是用中文來發,他故意的。

當然,尤因也隻能認為他英文有問題,而不覺得那是冒犯。

「little露,很高興見到你。」他即使高興也是為今年的冠軍高興。

路易看了眼狂歡中的霍亞偏執狂們,說:「我想和你單獨聊一聊。」

「可是我現在沒有時間。」這句話不是搪塞,他的確沒時間。

「總會有時間的。」路易笑道,「今天是你的大日子,好好享受吧。」

尤因聽過路易的名字,但多是從約翰·湯普森那聽到的。最初的時候,湯普森是欣賞路易的,因為他是奧爾巴赫親自點的將。可當路易刻意對媒體表現出「輕狂」的一麵的時候,湯普森就不喜歡他了。

湯普森是個媒體絕緣體,他認為路易在媒體麵前有明顯的表演成分。

他故意打造出了那樣一個形象。

湯普森的確看穿了路易,可是沒有人在乎路易是不是在演。

今天是路易和湯普森第一次見麵。

當初路易當球探的時候,很少關注到喬治城大學,他們是在80年代才進入校史巔峰。

而那時,路易已經是助教了。

「湯普森教練,很高興見到你。」

奧爾巴赫剛開始還擔心路易對湯普森出言不遜,沒想到當著人麵,這家夥就把方才表現出來的厭惡和不滿全部收起來了。

光看他的嘴臉,哪裡像是聯盟第一球隊的主教練,完全就是喬治城大學的校友啊。

「我也是。」湯普森強迫自己咧嘴笑。

路易接著寒暄道:「你們的防守是我這些年來見過的最好的,美國國家隊沒有選你當教練真是一大損失。」

「不,奈特教練比我更有資格。」湯普森頗有13數地說道。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