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有未來的家夥卻在蹉跎

1773 字 作者: 沉默的愛

路易把尤因約到了酒店附近的一家黑人餐廳。

「隨便點吧,我買單。」路易笑道。

由於是黑人餐廳,尤因很放鬆,他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笑容:「我爸爸也開了一間餐廳,專賣牙買加的特色美食。」

「辣嗎?」

自從上次去比爾·拉塞爾的餐廳吃過以後,路易的心裡,黑人的美食就與辣掛鈎了。

「有點。」尤因說。

路易遲早會知道,尤因口中的「有點」,對他而言可不是真的隻是「有點」而已。

他是個滴辣不沾的人,由於不喜歡吃辣,前世在新疆工作那麼多年,當地有名的麵條他一口沒吃過。

沒轍,他隻要一吃辣,隔天就要去廁所變身噴射戰士。

別人變身都有光,而他變身隻有臭臭。

「路教練,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尤因不是個會沒話找話的人,簡單地寒暄完,他就直入正題了。

也好,路易實在不能對著尤因這張臉像湯普森那樣誇他。

因為他沒有眼鏡啊,尤因為什麼不像他的異姓父親一樣帶著白框眼鏡呢?這樣他就能躲避尤因的眼神盡情口胡了。

「我隻是想給你一個建議。」路易說。

尤因問:「什麼建議?」

「我建議你參加今年的選秀大會。」這便是路易唯一想對尤因說的。

如果尤因真的聽他的話,參加今年的選秀大會,那麼,他建議開拓者選喬丹的計劃肯定是泡湯了。

火箭會麵臨一個無比艱難的選擇。

到底是選擇本地的英雄奧拉朱旺,還是拿下全美的英雄尤因。他們大概會選擇尤因。

那麼開拓者便得到了奧拉朱旺。

雖然不是喬丹,但拿下奧拉朱旺比拿下鮑威強多少倍呢?對路易來說,這幾乎是百事可樂和可口可樂的差距。一個隻能去沖馬桶,而另一個是他的生活必需品——他的生活不能沒有可口可樂,就像加拿大炮王不能沒有電音,就像郭德綱不能沒有於謙,就像這一段不能沒有本章說。

尤因愣了幾秒。

他變得警惕,湯普森對他說過,所有建議他提前參加選秀的都不安好心。

他不夠成熟,他需要在大學裡繼續磨練。

「為什麼?」尤因問,「凱爾特人今年有那麼靠前的選秀權嗎?」

路易搖頭道:「不,我們沒有。」

然後,服務員把可樂端上來了。

路易起手,對服務員說:「如果這杯是可口可樂,我會多給你10%的小費,如果是百事可樂,別怪我把它潑到你們的地板上。」

「放心,一定是可口可樂,我用我的生命發誓!」他信誓旦旦地說。

路易喝了一口,味道是對的,他頓時心花怒放,滿意地嗯了一聲,不雅觀地打出氣嗝。

「人生還有比這更令人滿足的體驗嗎?」

一個美好的夜晚,雖然沒有女人來和他一起做放鬆身心的活動——批注:他已經快兩個月沒參與這項活動了,幸好,他還有雙手——但他有可樂,並且,喝到滿足的時候,將麵前這個長得酷似猩猩的男人想象成洛林的樣子也是可以的,隻要別輕舉妄動就好了。

「路教練,你『太有追求』了。」尤因諷刺地笑道。

「人生最要不得的就是欲求不滿,女人的不滿往往來自於另一半的無能,而男人的不滿,卻有許多原因。」路易的比喻逐漸盪漾,「比如,你會對自己的尺寸不滿,你會對自己的時長自卑,你會憤怒自己的薪水過低,你會失落於自己的事業止步不前,你會發現人生最滿足的事情隻是夜深人靜時對著一張性感海報打出最滿足的一發金子,但之後你還是會陷入深深的厭倦之中。」

尤因真不是個好的交流對象。路易這般「文采斐然」的排比句,隻等來他一句:「你說的這些我都沒有。」

「嗷...抱歉。」

「路教練,因為是你,教練才會同意讓我出來;也因為是你,在聽到你的建議之後,我沒有立刻離開。」尤因的臉上看不見任何的表情,就算能感受到一些情緒,也是冷漠。

他有堅定不移的信念,隻要是認定的事情就不會改變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