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你是紐約來的嗎?

1891 字 作者: 沉默的愛

季後賽揭幕的前夜,路易為兩件事煩惱,明天晚上的西裝,和一點小小的個人需求。

自從洛林懷孕,他們嚴格遵照醫囑,四個月內不同房。

可是,當洛林的肚子隆起,路易那方麵的需求突然就下降了。

不是說他不喜歡洛林了,而是他本能對孕婦懷有天然的敬畏。懷孕的女人在他眼裡是人世間最偉大的存在,怎麼能做那種事情呢?他一時間很難扭轉這個觀念。

這是種很難說的毛病,就像有些看小說的人,會有各種各樣的「你不能這麼寫,這很毒」的想法,他們眼裡的毒點往往讓作者很懵逼。脾氣好的作者會跟你認錯但不改,脾氣不好的作者會刪帖或者封你,當麵或者在心裡qnmlgb。

(貼心ps:本書作者素質極佳,屬於前者)

路易隻得什麼都不做,回家睡覺。

執教凱爾特人最難的一件事,是夏天在主場的穿著打扮。

按往年的節氣,現在應該要開始回暖了。

上個月中旬,本世紀最嚴重的三月暴風雪襲擊了新英格蘭地區,讓美國人大吃一驚,降雪深及腰部,導致許多城市的交通中斷,甚至連鏟雪機都滑進了溝渠。

氣象預報員說,這是自1888年暴風雪以來最大的一次降雪。

這場暴雪導致11個人喪生,還推遲了氣候回暖的時間。

所以路易還不擔心波士頓花園會變成人間地獄,雖然還會有各式各樣的酒味、體味、汗臭味、以及難以分辨的臭味,但它至少不會熱得像進桑拿房一樣。

至於惡臭難聞的氣味這件小事,路易早就克服了。

4月17日的晚上,1984年nba季後賽的揭幕之夜,凱爾特人主場迎戰華盛頓「贏下一場,就算成功」子彈隊。

五局三勝製的首輪,避免了前置位球隊因核心球員受傷/內部矛盾爆發/突然間心態爆炸/各種原因導致失去鬥誌,被後置位的球隊連扳三場逆轉的戲劇性情節。

能靠硬實力逆襲的後置位球隊很少。

因為道理就是那個道理,如果你真的有足夠的實力,常規賽怎麼會打得那麼爛?

路易對子彈隊,沒有太多的準備。

隻有一個要求,不要夾擊傑夫·盧蘭德。

此人今年也入選了東部全明星,路易執教過他。因為他是票數最低的全明星之一,所以上場時間不多。

路易對他的了解,全部來自於常規賽。

盧蘭德是個沒有任何肌肉線條,身體含脂率極高的白人內線。

從打法來看,他就像是身高拉長,進攻能力加強版的韋斯·昂塞爾德,或者青壯年、身材縮小、且沒有任何運動能力的薩博尼斯。

看他打球很有樂趣,盧蘭德很依賴自己身上的肥肉來頂開防守,再別扭地將球放進籃筐,他總是這麼做。

每次看他離地不足十公分的起跳,要麼進,要麼被乾擾,要麼被籃筐蓋帽,路易就感覺好笑。

可是,若因此小看他的話,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以贏一場比賽為目標的子彈隊,吸取了那些常規賽裡擊敗過凱爾特人的球隊總結出來的經驗,上對抗,凶猛異常的對抗,好像要把凱爾特人撞碎。

子彈隊的主教練吉恩·舒萬萬沒想到,路易會擺出個四大一小的陣容。

今夜,凱爾特人的令人感到驚奇:托馬斯、伯德(sg)、馬克斯韋爾(sf)、蘭比爾、桑普森。

讓伯德打得分後衛,就像是在挑釁對麵的二號位。

猶如一隻發情的母狗翹著屁股勾引野公狗來騎自己。

路易擺出四高陣容的原因是他想嘗試用高度來反爆子彈隊的籃板,至於防守,雖然會有問題,可子彈隊中沒有一個人可以借此使局麵失控。

就是說,即便他把伯德拿出去送,對方雖能得分,但不至於把凱爾特人的防守打爆。

而且,他刻意讓伯德等人收縮防守,放子彈隊投三分。

盡管他們對三分的認可度很高,但每場比賽投進的三分數卻很低。

他們的主教練舒是個老派的教頭,他無法接受三分球,哪怕他們可以高效地投進。

將防線收縮,引誘子彈隊投中遠投的策略,從比賽開始的第一秒就獲得了成功。

更關鍵的是,四高陣容的籃板壓力,讓防守籃板率排名聯盟第三的子彈隊無法招架。

路易像個看客一樣坐在場下,不管場上發生了什麼。

凱爾特人以充滿壓迫力的籃板沖搶,讓子彈隊就算防守成功,也護不下籃板。

他們無法讓昂塞爾德的接班人盧蘭德拿到籃板球以後,像昂塞爾德那樣送出漂亮的一傳。

第一節打到一半,凱爾特人14比6領先子彈。

路易輪轉換人,下了蘭比爾和馬克斯韋爾,讓伯德打四號位,再叫出約翰·朗和魏德曼讓這兩位百步穿楊的射手加快進攻節奏。

路易沒長時間地擺四高陣容讓吉恩·舒鬆了口氣。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