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我大於上帝

1996 字 作者: 沉默的愛

「你他媽知道我接到了多少個投訴電話嗎?!!」

奧爾巴赫的大嗓門差點把路易震聾了。

路易摳了摳耳朵,「投訴我什麼?不叫暫停嗎?」

「該死,你多叫幾個暫停會要了你的命嗎?你知不知道直播的時候需要進廣告?你知不知道他們總是在暫停期間插入廣告?你知不知道比賽期間的廣告播出數量關係到廣告費?除了比賽時間,誰還會看廣告?」

奧爾巴赫的嘴臉像是資本家的狗腿子,路易隻能攤手:「所以,是聯盟施壓了?」

「誰會和錢過不去?」

「錢是王八蛋!」

除非他們肯把廣告費分給路易,否則,比起比賽的流暢度,路易對於因為他們不叫暫停,導致聯盟損失廣告費的事並不關心。

聽路易說錢是王八蛋的時候,奧爾巴赫氣到直哆嗦。

他記得路易之前為了得到更多的錢的嘴臉多麼醜惡,現在居然紅口白牙地說這種胡話。

「你是不是要氣死我才罷休?」奧爾巴赫雪茄都不抽了,「你知道我這幾天為了你的事血壓漲了多少嗎?我他媽現在就感覺頭昏腦漲!」

「我會幫你打911的。」

結果,路易真想打911,但奧爾巴赫隻是在演戲。

路易發覺他有點把天賦用錯地方了,與其在辦公室裡和其他的總經理們玩陰謀詭計,不如試水演藝圈。

要是演技過關,又有媒體賞識的話,接一部《老男孩》那樣的電影,不就能合法地與伊麗莎白·奧爾森發生肌膚之親...

「你年紀也大了,別動不動就發火,而且,我覺得你是該考慮下以後的事了。」路易把話題繞開。

反正奧爾巴赫罵他不是一回兩回了。

神奇的是,奧爾巴赫罵歸罵,提醒歸提醒,從未強行乾涉過路易的工作。

更神奇的是,路易雖然在教練圈子裡人人喊打,在更高一級的管理層中,卻有較高的聲譽。

因為他足夠年輕,還有犀利的球探偵查力,出道至今看中的球員,最次都是約翰·朗、斯利普·弗洛伊德這種場均小20分的準全明星球員。

如果一個40歲出道的職業體育管理者能在這一行裡乾30年。

那,路易今年24歲,在凱爾特人重建工作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正帶著一支73勝的怪物球隊打季後賽。

提問:他的職業生涯會有多少年?

假設他在1950年出道(18歲),那麼直到2000年,他也「隻有」68歲。

燙知識:奧爾巴赫1917年出生,今年67歲。

這便是年輕的可貴之處,尤其是管理層和教練這種,不吃年齡,隻吃能力和腦容量的職業。

有真才實學,又足夠聰明,就能在這一行長久地乾下去。

路易的未來被廣泛看好。

所以奧爾巴赫也很擔心他將來留不住這個好苗子。

聽到路易主動關心起自己,奧爾巴赫順著他的話往下說道:「你知道我的總經理合同在今年到期嗎?」

「加斯頓先生的續約合同應該早就送到你手上了吧?」路易不相信他們會不續約奧爾巴赫,或者讓他就此退休。

而且,他印象裡奧爾巴赫是在90年代才逐漸淡出一線的。

奧爾巴赫神秘地笑道:「沒錯,但我拒絕了,你說的對,我都把年紀了,是該想想退路。」

不會吧?路易不禁問:「你要退休了?」

這一問,讓奧爾巴赫看見了路易的野心。

如果是簡·沃爾克,他的第一反應應該是請他留下,仔細說這支球隊有多麼需要他,又有多麼離不開他。

路易的第一反應,是驚訝,然後確認。

他己是不是真的要退位了。

「也不能說是退休,我還會繼續擔任球隊的主席,但總經理的工作會交給簡。」奧爾巴赫平淡地笑道,「他比你大一點,又不像我這麼大,你們應該能合作愉快。」

路易笑而不語。

不做總經理,但繼續當球隊主席?

這就像1966年他把主教練的位置讓給拉塞爾,專心當總經理一樣。

從台前轉移到幕後,拉塞爾出色的領導力以及有奧爾巴赫在背後策劃,導致他不像聯盟的其他教練一樣有後顧之憂。所以他可以在既是主教練,又是核心球員的情況下,帶隊再贏下兩座總冠軍,然後凱爾特人進入70年代。海因索恩等人的噩夢來了,就像科比詹姆斯這一輩人的使命就是驅散頭上的芝加哥幽靈,海因索恩們從來都無法淡化奧爾巴赫在波士頓的影響力。

現在,奧爾巴赫再退一步,把總經理讓給沃爾克,自己做上一級的主席。

試問,凱爾特人管理層會執行一次沒有奧爾巴赫過目的操作嗎?

答案不問可知。

奧爾巴赫肯定放棄了一部分的權力,但最重要的決策權,拍板定調的錘子,依然牢牢掌握在他手上。

未來某天,路易或者沃爾克要做一筆大交易的時候,如果他不同意,就不能落實。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