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最激烈首輪

1920 字 作者: 沉默的愛

為了快速上分,路易下半場擺了個可以提速的陣容。

蘭比爾替補,馬克斯韋爾首發,和伯德搖擺前鋒位置,其餘位置不變。

教練的心情是可以決定比賽走勢的,凱爾特人還是實力更強的一方,如果他們鐵了心要下狠手,他們的對手隻能祈禱綠軍手感不佳。

不巧的是,下半場他們的手感越投越順。

連伊賽亞·托馬斯都開始進三分球的時候,路易突然感覺他的對手有點可憐。

「太狠了吧?這樣好嗎?這樣不好。」路易回頭教育兩個菜鳥,約翰·帕克森和蓋伊·威廉姆斯俯首帖耳。「你們以後如果能在場上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一定要記住,給別人麵子,就是給自己麵子,如果你想侮辱別人,那遲早有一天別人也會侮辱你。」

帕克森和蓋伊都需要把中場更衣室裡路易講的話格式化掉才能忍住不笑場。

尤其是路易說要把分差提高30分的時候,伯德的那句質問「這他媽是一點?」,路易當時的回應尤其地雷人。

「隻是在現有的基礎上提升30分的領先優勢不會太為難你們吧?」

這才有了下半場的景象,菜鳥們沒想到路易居然還指著自己一手策劃的慘案教育他們。

第三節主要的得分點,有三個。

約翰·朗,他今晚三分奇神準;托馬斯,突投俱佳;馬克斯韋爾,輪轉利器,吃餅狂魔。

伯德和桑普森各司其職,一個負責策應送反擊的一傳,一個負責抓籃板和防守,他們不迷戀自己的得分數據。

正是三巨頭中有兩個默默奉獻,其他三個人才能大開殺戒。

路易不看比分,問了句:「領先多少了?」

「45分。」

「距離我的目標呢?」

「還差1分。」

路易決定給他的對手保留一點臉麵。

第四節,他換上了帕克森和威廉姆斯,兩個菜鳥配托馬斯等幾個主力。

結果,這夥人將路易的吩咐牢記於心,誓要在上半場的優勢基礎上,將分差拉開30分。

幸好帕克森和威廉姆斯的比賽強度還不足以像主力和主力輪換一樣打擊子彈。

子彈隊通過這兩個弱點,開始高效地得分。

打到第四節結束,居然成功地將分差保持在45分。

132比87

這種比賽發生在季後賽裡,對於被屠的一方來說,簡直是災難。

路易笑嘻嘻地來到中場,他們已經把子彈隊打回家,對方的教練吉恩·舒看見路易沒有好臉色。

他正想躲開路易,不握手,不擁抱,不祝福。

路易怎麼能讓老同誌犯下如此沒有禮數的錯誤呢?他快速地上前抓住舒教練的手,謙虛地說:「謝謝指教,這是一輪精彩的係列賽。」

「你已經贏了!」舒鐵青著臉,「不用再說這些屁話了吧?」

「這怎麼能是屁話呢,舒教練?」路易認為當教練要有教德,如果你的隊伍把老同誌帶領的球隊一頓亂揍,3比0橫掃,最後一場比賽居然贏了45分,那他是一定要和對方解釋清楚的。

路易熱情地握住舒教練的手,誠懇地說:「我知道你們很努力了,隻是努力得還不夠,但給我們帶來的挑戰足夠提醒我們季後賽裡強手如雲,我希望接下來的對手像你們一樣『強』。」

舒教練憤恨不已地甩開路易的手,狠狠地說道:「我今天輸了,無話可說,但是,你別得意得太早,會有人來收拾你的!」

「嗷,是這樣嗎?舒教練,你離開前要教會我的道理是『如果你的妻子慘遭外人淩辱,你的期望就是讓更強的外人來幫你淩辱回去』嗎?」路易每天都有一個下流的比喻。

而今天這個,差點讓53歲的吉恩·舒和他打起來。

還是他的助理教練伯尼·比克斯塔夫(beiebickerstaff)阻止了舒。

「路教練,你們已經贏了,嘴上留情吧。」比克斯塔夫說了句緩和氣氛的話。

這就算不留情了嗎?路易覺著他還沒發力呢。

「伯尼,我們走!」舒教練留給路易最後的形象,是漲成豬肝色的臉,和現場記者追不上的腳步。

路易留在現場接受cbs的采訪。

記者問了幾個有趣的問題,其中一個非常非常非常地有趣:「littlelu,你們下半場的攻勢遠強於上半場,是什麼激勵了你們?」

「我們的對手。」路易破天荒地說人話,每個正在看直播的人都很警惕。

你不能指望狗嘴裡吐出象牙。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