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潛龍在淵

1962 字 作者: 沉默的愛

76人的失敗,其離譜程度,實在太過匪夷所思。

就好像s10的1/4淘汰賽,如果tes第三把沒有贏,被fnc愉悅送走,作為旁觀者,你是什麼心情?如果你不是球迷,而是中立方,又無意「開水」的話,你肯定生了什麼。

上賽季摧枯拉朽奪冠的76人,就這樣出局了。

他們的出局,讓體育觀察家們對東部的看法單一化。

「現在,東西部的分區內戰已經進入實質上的『垃圾時間』,我們需要等待洛杉磯和波士頓打完兩輪沒有懸念的係列賽,再去決賽上進行一場nba歷史上最偉大的對決!」

凱爾特人的半決賽對手,是排名東部第四的底特律活塞。

他們是本季東部僅有的四支50勝球隊之一,賽季期間和勇士交易引進羅伯特·帕裡什是神來之筆。

路易對待活塞,不再像對待子彈那樣輕率。

「詹姆斯·沃西今年的進攻能力大有長進。」

湯姆賈諾維奇給路易看了一段錄像集錦。

如果是在湖人,沃西不用做那麼多的事情,比賽裡使勁快下,陣地戰能成為賈巴爾之外的第二終結點,就可以了。

可是在活塞,作為窮人家的孩子,他早早地承擔起重任。

所以,沃西的潛力得到了全麵的開發。

他成了一個快如閃電又有全麵進攻技巧的高大小前鋒,全明星周末過後場均26分7籃板4助攻,這數據,已經是聯盟一線明星的水平。

再加上帕裡什的到來,分擔了籃板、防守和得分壓力,他和特裡普卡被解放了。

「看起來,拉裡防不了他。」

看見沃西如今的進攻能力,湯姆賈諾維奇不大確定地說。

「你這麼說可太委婉了,他又不在。」路易笑道,「是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防不了他。」

活塞的進攻火力不俗,籃板也有保障,攻防都很全麵,是一支短板不多的球隊。

路易沒想過限製他們的進攻,隻是擔心沃西憑借速度優勢打爆伯德。

不,就算是讓他和伯德互爆,也是路易不想看到的。

如果讓底特律的球員發現沃西在伯德身上得分如喝水輕鬆,怕是會人人打雞血拚命。

路易要避免這件事發生。

他安排了兩個對位,開場先由桑普森來防他,如果桑普森防不住,再換上馬克斯韋爾。如果還是防不住,那路易就不講武德了。放掉活塞的一兩個人擺個口袋陣等他,如果他要投,就讓桑普森去乾擾。

隻有真正無解的球員,才能在這種海陸空一體化的防守針對下保證進攻效率。

沃西還不是那個級別的球員。

4月29日

半決賽第一場,凱爾特人對陣活塞。

「希望你們手下留情,路教練。」查克·戴利和善地笑道。

路易不相信對方的笑臉真的帶著善意,這位爺可是下達過「下個回合防喬丹,我要見血」指令的狠角色。

「這句話應該是我對你們說才是。」路易謙虛得好像不知道凱爾特人有幾位都是聲名狼藉的垃圾人。

路易說:「我的球員都是寬厚賢良的老實人,不會打架也不會吵架,真是讓我頭疼啊。」

戴利聽到了個好笑的笑話,他笑出來了。

兩人還算是客氣地完成了會晤。

路易轉身以後,把桑普森叫到身邊叮囑:「我認為你是年度最佳防守球員,但是,你防沃西的時候,應該帶著實事求是的態度。」

「了然!」桑普森的眼中閃爍著恍然大明白之光,「第一防他的突破,其次再乾擾他的投籃,防不住一定要提醒隊友包夾,我知道!」

「尤其是最後一條!」路易手指沃西。

尷尬的是,沃西正在看他。

但路易沒發現沃西在看他,「隻要你感覺防不住,就馬上叫夾擊,對付底特律這幫大老粗,我們用不著跟他們講人盯人的道義,勝利才是正義!」

「了然!」

路易用力地拍下桑普森的屁股:「上吧!」

開場跳球,桑普森輕鬆贏了帕裡什。

這一幕堪稱辣眼睛,穿著活塞球衣的帕裡什,和穿著凱爾特人球衣的桑普森,幸虧路易前世對nba歷史研究不多,不然肯定覺得別扭。

開場以後,活塞第一個舉措出現了。

他們效仿湖人,放空伯德來夾擊托馬斯。

自從湖人放空伯德的策略取得一定的效果之後,各隊的球探都及時匯報給教練組。

不少球隊打凱爾特人的時候,都會這麼搔一下伯德。

伯德往往會用穩準狠的空位三分給予回應。

一旦他投進,對方就會停止放空的策略。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