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波士頓的Show Time

2031 字 作者: 沉默的愛

蘭比爾和帕裡什的對位,是一場看得見硝煙的戰爭。但它就像東電核事故一樣,被看到了,也沒人管。

沒人管的後果就是三級核事故會演變成最高級別的事故。

蘭比爾先後三次冒犯帕裡什。

第一次是垃圾話,沒人知道他說了什麼,帕裡什直接對他犯規。

第二次是卡位的時候動作不乾淨,路易看見了,由於是自己人占上風,他總不能告訴蘭比爾別使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段,就像鄧肯知道自己的隊友某些動作不好,但他不會去勸阻他們。就好像你不能去阻止屎殼郎吃屎,人家就靠吃屎活著,你不讓人吃屎,太過分了吧?

第三次,是第一節過半的時候,伯德的高位投籃沒進,帕裡什搶下籃板。

蘭比爾明明已經沒機會了,還要把自己的手伸到酋長的懷裡摟一摟。

察覺出蘭比爾的動作,帕裡什勃然大怒,當場甩了個反關節技,想要重創蘭比爾。

蘭比爾是老油條,沒有發力硬頂,而是順著帕裡什的力量被他摔倒在地。

「啊啊啊啊啊~」

一個演員的基本修養,是要讓人相信你就是角色本尊,而不是在表演。可是蘭比爾這叫得好像張一山成年後出演的任意角色,浮誇得讓人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吐槽。

可是,今天的裁判偏偏就吃他這一套。

帕裡什被吹犯規,蘭比爾用摔跤為代價,為凱爾特人贏回球權。

戴利激動地抗議:「那家夥手上有很多多餘動作!」

裁判無意去搞清楚是非曲直,他在意的隻有比賽秩序,其他的,一律不管。

路易趁機叫了個暫停。

活塞今晚有備而來,比賽強度不低,進攻端很喜歡製造隊員錯位麵對托馬斯的大打小和對位伯德的快打慢。

後麵這點集中體現在沃西多次持球叫擋拆單打伯德。

因為活塞知道凱爾特人喜歡換防,所以隻要叫擋拆,伯德肯定會換防到沃西的麵前。

並不是每一支球隊都玩得起無限換防。

包括小球時代,雖然每支球隊都打小陣容,打無限換防,但有的球隊玩得轉,有的球隊卻玩出來一股異味。

人員配置是最重要的,伯德能防速度不快的三號位,正常的四號位,和對抗能力不足的五號位。

能防多個位置便是打換防的基礎。

可是活塞不巧有個速度很快的搖擺前鋒,因此總是能抓住伯德速度慢的毛病一頓痛打。

「沃西的遠投沒有威脅,所以,如果他叫擋拆,拉爾夫,你一律采取後退繞開擋拆的方式防守,不要換防!不要換防!」路易連說兩遍,「他們打得很有特點,不過,我們還沒開始發力,這個暫停結束,我要看到更團隊的進攻,把戰術打起來,別陷入他們的節奏裡!「

路易吩咐了兩件事,防沃西不換防,進攻端多打配合減少個人進攻。

托馬斯一回來就叫了擋拆,伯德幫他擋住人,他即刻加速。

活塞的防守跟不上來,托馬斯洞穿防線,分球給桑普森,後者單臂暴扣。

14比12

凱爾特人領先2分,活塞的進攻,很依賴兩個人。

沃西和特裡普卡。

一個持球撕陣地,另一個接球拉空間。

戴利很善於玩外圍沖擊禁區,從而伸展開外圍投籃空間的伸縮進攻體係。

路易印象裡的壞孩子軍團版本的活塞,就是這打法。

現在他們沒有托馬斯,為活塞效力的沃西被賦予了更多的球權。

戴利似乎有意把他培養成保羅·普萊西那樣的組織前鋒。

沃西突破以後,弱側的帕裡什給特裡普卡做了掩護。

特裡普卡剛跑出機會,沃西的球也傳出來了。

沃西大學時在迪恩·史密斯手下打了幾年,戰術素養毋庸置疑,一手傳球的功夫,是大學時期的他沒有顯露過的。

「我記得他在大學的時候,還是個粘球機器。」路易調侃道,「隻要球在他手裡,他的視線便隻有正前方50度的空間,他看不見左右側的底角,也察覺不到身後的情況。」

湯姆賈諾維奇靜靜地聽著,他越來越不敢把路易當成一個24歲的年輕人。

雖然他在大學的時候連校隊都沒參加過,但他對大學球員的偵查能力,是他所見過的人裡獨一份的。

「現在他有了。」路易一臉欣賞。

湯姆賈諾維奇苦笑:「這對我們來說應該不是好事。」

「不,是好事,一個能夠策動全隊的進攻型巨星,和一個單純的進攻型巨星,對一支球隊進攻端的影響力有天壤之別。」

路易認為東部需要沃西這樣的存在。

「詹姆斯·沃西和他的球隊會成為凱爾特人在東部的重要對手,76人縱橫東區的日子恐怕已經結束了。」

「從今以後,未來五年,他們會是波士頓在東部的主要對手。」

湯姆賈諾維奇試探一問:「密爾沃基呢?」

「魯迪,我說的是未來五年的主要對手。」路易就像在媒體麵前一樣狂妄,「而不是隨時都有可能瓦解的阿貓阿狗。」

聞言,湯姆賈諾維奇仔細想來確實如此。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