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蒼山之變(求訂閱月票)

5955 字 作者: 老鷹吃小雞

新武道一出,天下動盪一片。

四方大陸,不斷有人舉旗吶喊,要求各地霸主,歸順中部,恢復王朝統一。

此刻,有人猶豫,也有人一咬牙,準備投誠。

隻是,如今各方大陸,還有霸主存在。

東方的定國公府,西方的安國公府,南方的武國公府,這些霸主還沒作出選擇,其他人,也都在觀望。

觀望中部天星都督府的舉動,也在觀望一些古老存在的選擇。

……

就在天下觀望的同時。

中部,熱火朝天。。

建學校,建道路,建房子,建一切……

基建先行!

汲取了新武的一些經驗,李皓讓天下超能,化身基建狂魔,四處建造,超能之城,越來越多的超能加入其中,成為各地的基建隊伍。

修路的同時,大家也都在轉換新武道。

修竅穴!

這些超能,有破脈的基礎在這,轉修竅穴,有些竅穴,瞬間開啟,完全不需要費心思,隻是可惜的是,無法將神通之脈和36道脈聯通。

如此一來,神通之力,倒是削弱了許多。

南鬥。

一處大工地,此地要建立南鬥最大的武道學院,此刻,近千超能正在加班加點地修建學府。

一座規模宏大的學府,在一群超能的努力下,已經成型。

就在此刻,南鬥這邊,一位巡夜人騰空而來,高聲喝道:「好消息!都督府有令傳來,此次修建各地學府的超能,若是轉換新道成功,能在開學之前,跨入73竅,進入鬥千,就有希望留下,成為學府導師!」

正在乾活的上千超能,紛紛一怔。

那巡夜人高聲道:「都督說了,讓諸位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並非為了讓你們當奴隸,而是為了讓你們體驗人間疾苦,好知道普通人的艱辛!若是此次建校有功,如今缺乏導師,一批通過審核的人員,可以就地留下,成為教書育人的導師,尊稱一聲先生教授!」

「若是成為導師,薪資是如今的十倍,不僅僅如此,各地武道學院,都會有強者親自來坐鎮,進行武道宣講,屆時,可能有山海,乃至於日月,親自來傳授新武道!」

下方,眾多超能,紛紛一震。

心情瞬間激盪起來!

留下,成為導師,教書育人,尊稱先生教授,薪資10倍,山海親自傳道……

山海啊,哪怕山海一重,擱在之前,也是神通強者了。

神通……對很多人而言,已經是天了。

有人忍不住道:「消息當真?是南鬥一地,還是其他地方都是如此?」

「都是如此!」

那巡夜人也是笑道:「起碼中部目前是如此……隻是,諸位也知道,武道學院數量有限,目前階段,隻建設了23座武道學院,一省一座,天星城一座。而導師數量……也是有限的!也不可能全靠諸位,都督府也會派人來……所以,希望諸位珍惜這次機會!」

說到這,又道:「都督府還有命令傳來,為了打造武道學院,武道聖地,情況允許的情況下,會下撥妖植坐鎮各地,負責輔佐諸位修煉,汲取天地能量…………」

「什麼?」

「妖植?」

「古妖植嗎?」

此話一出,四方震動。

在許多人眼中,妖植,那是古老存在,無敵的存在,各大勢力能建立,都依附於這些妖植或者妖獸,都依附於這些古老的存在。

可是……

如今,天星都督府,不但沒有依附,還要讓妖植坐鎮武道學院,汲取天地能量,幫助大家修煉,這……簡直不可思議!

他們眼中的神,很快,就會成為學院的一員。

那巡夜人也是振奮道:「消息是這樣傳來的,具體如何施行,我也不清楚!都督府的意思是,今古強者,都該攜手打造和平家園!我們尊重新武文明,但是,新武文明也要尊重我們,創造和諧社會……互惠互利,如同新武時代,妖植坐鎮大城……」

「如今,妖植數量不多,隻能以學院為主,幫助學員加速修煉!」

說到這,下方的超能,已經紛紛激動的要飛起了。

「大人,要修煉到73竅才行嗎?」

巡夜人點頭:「對!作為導師,不能太弱,73竅跨入鬥千,鬥千實力,堪比之前的三陽旭光……沒有這樣的實力,如何能當導師?當然,年輕一點的,也有希望成為學員……具體如何招生,招生條件,目前還不清楚。而且都督府,應該還會招聘一些有特殊能力的導師,特殊係的超能,機會也很大!」

說到這,補充道:「對了,都督府還有一條額外的安排,若是武師,感悟了勢的武師,不管有沒有入新道,都可以直接加入學府,待遇從優!」

感悟了勢的武師!

此話一出,倒是沒什麼人激動了,勢這東西,以前最少也是破百圓滿的武師才能感悟,雖然破百圓滿不強……可說起來,這樣的武師,其實真不多。

大多數都在銀月。

除了銀月之外,天下各地,感悟勢的武師很少。

就在此刻,巡夜人看向不遠處兩人,一男一女,年紀並不大,眼中滿是桀驁和冷漠。

「孫紅袖,你們姐弟,有興趣加入武道學院嗎?」

這是兩位武師,南鬥本土的武師。

實力都不弱,都感悟了勢。

這一次建造學院,也聘請了一些當地的強者加入,主要是如今資源難求,當地的超能和武師,為了獲得一些資源,加上也不危險,所以還是有不少人選擇了應聘,一起建造學院。

下方,那女人眼神冷厲,仰頭看天,看向那巡夜人,聲音低沉道:「多謝大人好意,不過我們姐弟,習慣了自由,就不考慮了!」

巡夜人有些遺憾,兩位武師,還是不弱的。

尤其是這孫紅袖,可能要跨入之前的鬥千層次了,若是加入學府,也算是他的引薦之功,如今,天下最不缺的就是超能。

可武師,還是感悟勢的武師,的確很難得。

「你們考慮考慮吧!」

巡夜人也不多言,宣告了消息,很快離去。

等他走了,姐弟倆繼續乾活,也沒什麼特別的活,就是搬運一些巨大的山石,如今的武道學院,大多都建立在山旁,也是為了方便取材。

「師姐……」

此刻,身旁那桀驁男子,低聲說道:「這賊人,如今勢力滔天,不如加入學院,以待未來,若是能拉攏一部分學員導師,再拉攏此地那數千超能……縱然不能匹敵,也能給他製造一點麻煩!」

孫紅袖低頭不語。

他們倆加入這隊伍,忙裡忙外的,獲得資源是其一,第二,也是想看看,這些外界被傳為奴隸的超能,能否拉攏。

可是……真正加入其中,兩人都很失望。

這群超能,壓根沒有反抗的膽子和魄力,反而都很滿足於現狀。

這讓他們很是沮喪!

自從師父和師兄戰死在銀月,他們背負血仇,回到了南鬥,原本還想找李皓報仇雪恨,可是……哪曾想,不過數月時間,李皓兵不血刃,拿下了天星城。

擊潰了九司皇室,取而代之,天下那麼多霸主,居然眼睜睜地看著,甚至讓李皓布道天下……

如今,報仇幾乎沒有任何希望了。

孫紅袖有些茫然。

師弟說,加入學院,成為其中導師,拉攏學員,拉攏導師,以圖後續。

可是……還有希望嗎?

這些超能,壓根沒有反抗之心。

身旁,那桀驁的師弟,又低聲道:「師姐,加入學府,十倍修煉資源,如此一來,我們才有希望強大自己,才有希望報仇……」

孫紅袖看著師弟,看的師弟有些眼神躲閃。

孫紅袖心中自嘲。

真的加入了這武道學院……精氣神都沒了,已經是朝李皓妥協,還有希望報仇嗎?

盡管現在就看不到希望,可是……不和李皓妥協,是她最後的底線了。

然而,師弟還年輕。

昨日,師弟還說,先修煉新武道,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用敵人的手段擊敗敵人……

說是這麼說,其實孫紅袖明白,師弟……想妥協了。

她不怪師弟。

敵人,太強大,太可怕了。

三大組織被壓迫的遠走中部,七大神山,如今更是低調到驚人,九司皇室覆滅,風雲閣覆滅,中部22行省,全部俯首稱臣。

坐擁百萬超能的超能之城,更是沒有任何波瀾,百萬超能成為俘虜,林紅玉這位當代女性中的絕世天驕,更是為李皓鞍前馬後。

這樣的敵人……除了絕望,無力,還能做什麼?

什麼也做不到。

她現在堅持,也隻是最後的掙紮,自己和自己鬥爭罷了。

「師父……師兄……你們的仇,我恐怕……沒法報了!」

心中說著,還是難掩悲戚。

盡管當日李皓師徒,是在正式挑戰中擊殺了師父和師兄……

可是,她還是不甘心,就此揭過一切。

此刻,身邊的師弟,低下了腦袋,繼續開始乾活,當初他隻是斬十境巔峰,如今也到了破百圓滿了,進步還是飛快的。

隻是,和那李皓一比,不值一提。

師姐一心想要報仇……可是……真的有希望嗎?

青年心中嘆息,師姐不願學新武道,也不願意加入學府,沒有資源,沒有強大的傳承,依靠師父傳承下來的齊眉棍,真的可以擊殺李皓嗎?

師姐,時代在迅速變化。

我們……若是不融入,也許一輩子都沒機會了,武師,也成了舊的武道了。

師父是銀月武師,銀月武師,不知道多少人被袁碩殺了,可他們的後輩,如今不也有許多人,正在為李皓效力嗎?

師姐弟兩人正在想著這些事。

剛剛離開的那位巡夜人,忽然回來了,不但回來了,身邊還跟著一人。

那人麵色冷漠,恍如雕塑。

身旁的巡夜人,卻是畢恭畢敬,一臉的崇拜,不敢多說一句。

此刻,巡夜人身旁的中年,看向下方,不需要巡夜人指點,瞬間消失,落在孫紅袖師姐弟麵前。

孫紅袖如臨大敵!

而此刻,其他超能,也都很是疑惑,有人認出了來人,更是麵露驚恐之色。

天劍!

是的,不是別人,是揚名天下的天劍,天劍山莊的主人,如今也是李皓麾下的悍將之一。

孫紅袖雖然不認識對方,可已經感受到了無窮無盡的壓迫感。

眼中,閃過一些絕望之色。

而就在此刻,天劍緩緩道:「還以為你們隱姓埋名,躲在了某地,沒想到,居然來了這邊建設學院。」

他也不是拐彎抹角的人,平靜道:「齊眉棍戰死,是銀月武林的損失,不過他依附映紅月,又是和袁碩正麵切磋而死……也沒什麼可說的。」

「李都督找了你們一段時間,但是沒有消息……」

「要殺我們嗎?」

孫紅袖冷冷道:「我無需改名!行的正做的端,他李皓想殺我,盡管來!」

天劍失笑。

半晌才道:「殺你們……需要他動手嗎?」

孫紅袖皺眉不語。

天劍也不多說什麼,淡淡道:「隻是都督還有一件事沒完成罷了,當日齊眉棍戰死,留下了半截精神意誌鑄造的齊眉棍,此物,非同尋常,都督讓我轉交給你們!」

這次也是剛好路過,李皓正在附近清掃遺跡,南鬥這邊上交了勞工名單,其中兩位武師,引起了注意。

仔細一查,正是齊眉棍的弟子。

在這之前,這兩人居無定所,也難尋找。

天劍也不多言,取出一根半截的齊眉棍,看向兩人,看了看孫紅袖,又看了看那位年輕武師,年輕男子天賦很不錯,孫紅袖的天賦,明顯要差一些。

不過,天劍還是將此物交給了孫紅袖:「收著吧,多多感悟,齊眉棍一生的意誌,都在這半截齊眉棍中!可以鑽研一下新武道,齊眉棍王的傳承,希望你能一直傳承下去……」

孫紅袖看著他,咬著牙,沒說話。

天劍感慨一聲:「武師就是如此,江湖也是如此,所以,都督希望打造不一樣的江湖,讓這些鬥爭,血腥,死亡,都遠離天星!強大的武師,就算戰死,不該死於內耗,而是殲滅外敵!」

「以前的銀月,是武林聖地,是江湖豪客們揚名立萬的名利場,銀月英雄譜,害了許多人……但是,也成就了許多人。」

「都督有心編造新的英雄譜,隻是,不再是當年的那些人了,也不再是內鬥一流的強者們了,袁碩如今正在編撰教材,新武道的教材,李都督更希望,能湧現一批,真正的江湖俠客!」

說完這些,踏空而去,聲音依舊回盪在眾人耳邊:「內鬥再厲害,也不算俠客!當日都督和齊眉棍大弟子一戰,他說,戰鬥是一種精神,殺人則是有些遺憾……但是,當時的武林便是如此,你師姐弟若是想尋他報仇,隨時等你們,隻是……希望你們不要陷入了仇恨的深淵!」

話落,人已消失。

孫紅袖拿著那半截齊眉棍,咬著牙,一言不發。

李皓,知道他們在這。

讓天劍送來了師父的遺物,說,想報仇,他會等著他們,但是,也隻是遺憾,並未覺得自己錯了。

錯了嗎?

孫紅袖閉目不語,也許……誰也沒錯,不是嗎?

師父當日去銀月,不也是為了解決袁碩嗎?

隻是……他裝什麼聖人!

孫紅袖心中憤怒,有心想扔掉齊眉棍,可那是師父的遺物,也是師父的武道精髓,她豈能扔掉?

最終,嘆息一聲,眼中滿是苦澀。

……

南鬥,一處郊外荒山。

天劍落地。

此地,許多人都在,包括南鬥的幾位高層,都在此地。

天劍落地,開口:「東西已經交給了齊眉棍的弟子。」

李皓微微點頭,也沒多說什麼。

這是當初的事了,當日收起這半截齊眉棍,他便說過,會轉交給齊眉棍的弟子,隻是一直沒有找到人,今日轉交過去了,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承諾。

那半截齊眉棍,不簡單。

甚至蘊含了一些棍道意誌,若是真能消化,也許……世間能多一位頂級棍道強者,如今,棍法一道,還真沒什麼強者。

一旁,南拳嘀咕道:「對方可未必會感激你。」

「何須感激?」

李皓輕笑一聲:「隻是不希望,這個世界,少了一位武師的傳承罷了!每一門秘術,每一門秘籍,都是前人耗費無數精力、天賦、智慧創造出來的,少一門,便抹殺了許多人的付出和努力。至於齊眉棍的弟子,若是找我報仇,不敵我,被我所殺,我繼續幫他們保留傳承便是……」

「真狠!」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