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會試第二場

1133 字 作者: 竹籬清茶

溫元良卻是無所覺,將事情安排妥當後開始閉目養神,直到卷子發下來才睜開眼,仍是直接翻到最後麵去看新增的題型。

這次考的是工學,在卓府的時候卓明軒和卓千肇已經跟他們說過,工部主要掌握工程水利,交通屯田事宜,看著事情似乎不多,可實際情況是工部的人全都忙成狗,就算再給他們安排十個人都忙不完,單說一個工程水利,小至農田溝渠,大致運河水庫,還要結合風水之說,因地製宜設計、取材、經費估算、人力組織等等。

這回題目正是在設定的情景下解決某地水利問題,這種題目過於靈活,一時半會兒倒是不好作答,隻能先去看前麵那五道策論。

第一題「威之以法、法行則知恩。限之以爵、爵加則知榮論。」

第二題「漢文帝賜南粵王趙佗書論。」

第三題「學堂之設,其旨有三,所以陶鑄國?造就人才,振興實業。國民不能自立,必立學以教之,使皆有善良之德,忠愛之心,自養之技能,必需之知識,蓋東西各國所同,匈奴則尤注重尚武之精神,此陶鑄國民之教育也。講求政治,法律,理財,外交諸專門,以備任使,此造就人才之教育也。分設農、工、商、礦諸學,以期富國利民,此振興實業之教育也。三者孰為最急策」。

第四題「南詔外交政策往往借保全土地之名而收利益之實。盍縷舉近百年來歷史以證明其事策」。

第五題「周禮言農政最詳,諸子有農家之學。近時各國研究農務,多以人事轉移氣候,其要曰土地,曰資本,曰勞力,而能善用此三者,實資智識。方今修明學製,列為專科,冀存要術之遺。試陳教農之策」。

五道題看下來,溫元良頓覺亞歷山大,這種題目簡直要人命,尤其又多了一題,三天的時間也不知道能不能答得完。

這樣一想,他立馬收起懶散的心思,開始仔細琢磨起題目來,第一題語出三國諸葛亮《答法正書》。意思是用法令來產生威懾,法令得以貫徹時,人們就會感到恩惠。以爵位來顯示地位,當加官進爵時,人們就會感到榮耀。

指的是要恩惠和榮耀一齊發揮作用,上下有等級,才是治國的綱要,這樣做了,功績就會顯露出來。從這個角度出發,這題並不難作答。

正當溫元良奮筆疾書的時候,旁邊開始斷斷續續傳來咳嗽的聲音,他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雖然隔著一堵牆,不用擔心會被傳染什麼的,可隔壁這麼咳,要他如何安心做題?

當他眉頭都快打成死結的時候,隔壁的聲音總算是消停了,結果又換成另一邊了,他真的快要抓狂了,無奈,隻能先放下筆,緩緩閉上眼睛,深吸幾口氣,強迫自己淡定,暫時拋卻周遭的聲音,這般將自己麻痹幾次,他才再次睜眼,繼續作答。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