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哭了

1941 字 作者: 艷歸康

往日的清閒時段此刻客流如雲,年輕的女店員忙得頭也來不及抬,順著客人的點單確認:「一杯楊枝甘露?標準糖?」

一道男聲回道:「全糖,越甜越好。」

因這家店位於c市兩所知名影視學校的交界點,來這裡的年輕人多半是學校裡對體重體脂要求嚴苛的明日之星。

習慣了聽到少糖無糖一類的要求,一下子聽到全糖,店員下意識抬頭看了一眼,頓時不由驚訝,倒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單純因為眼前的人顏值太高。

在一家俊男美女層出不窮的店裡打工,店員每日裡瞧見的顏值水平已經比普通人圈子的高出許多,可即便放在一群未來前途無量的小花小草中,眼前的男性也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

最稀奇的是,這人的嘴唇上方唇瓣邊緣還生了一顆不深不淺的美人痣,記憶點深刻,十分少見。

忙完一波之後,女店員主動和同事換班,親自去給剛才那個男生送餐。

這一走近,更覺激動,這個年輕學生應該還沒到二十歲,麵容之中透著些稚嫩,偏偏這點美人痣畫龍點睛一般,讓他過於精致的麵孔上多了一些風情,稚嫩風情揉在一起,叫人又不敢看,又移不開眼。

除了臉生得令人過目難忘,他的體態瞧著也相當優異,身體的線條近乎完美,好像把優雅兩個字寫進了骨子裡。

縱是外行人也能感覺他的氣質不同,恐怕得是個堅持了十年以上的舞蹈生。

這水平,將來不得出道嗎?

女店員一麵想著,一麵微笑道:「您好,這是您點的楊枝甘露。」

正要繼續說,眼前人忽然噓了一聲,示意她息聲。

背靠背的後桌坐著的兩個人此刻正在交談,那兩人似是討論到有爭議的話題,語氣有些激烈,全然不知身後近在咫尺處有人在聽牆腳。

「康遙康遙?你還有心思心疼康遙?我們為這個舞台準備了多久?他一人受傷連累我們跟著少了好幾天的排練,彩排的機會都少了一次,你有時間管別人,先替自己打抱不平吧。」

另外的人也有點來火:「我就提一句康遙很可惜,用得著這麼生氣?你就是氣康遙被開了領舞還是沒輪到你。」

「你這不是說廢話,領舞就算輪到誰都輪不到你和我,康遙剛進醫院,領舞的位置就給了童紹,老師的意思還不明顯嗎,恐怕早就等著這一出,人家童紹什麼家庭,我們去都是給他作配,也就康遙腦子不清醒,暗示他多少次他還死死霸占這個領舞不放。」

另一人頓了下,壓低聲音道:「你說康遙受傷會不會是因為童紹?前些天出事的時候我們都看見了,人掉下去的時候就童紹和康遙兩個人在前頭,兩個人還都冷著臉,說起來那台子兩米多高,要是摔出什麼事來……」

「真摔出事來童紹也賠得起,有錢人,養康遙後半輩子都行。」

說話的男生話語不善,聽起來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嘲諷誰:「不過也別冤枉人家富二代,說不定是康遙自己的問題,不然醫生都說腿傷不嚴重了他為什麼不繼續堅持領舞?我看他要不收了人家的錢認慫了,要不就是怯場不敢跳了。」

「要這麼說……看康遙平時沉默寡言見誰都低頭的架勢,倒也不是沒可能。」

女店員雖然不知道他們口中說的具體情況,聞言還是有些腹誹。今晚c影有個畢業晚會她知道,年年這個時候都有,規模極大,許多已經出了名的演員導演校友都會應邀來參加,企業名流也會到場。

聽說晚會表演的水平極高,校外人士想進去看都一票難求,在校學子紛紛擠破了頭是想要在晚會上展示自己,甚至有人提前半年便在籌備這一次演出,爭取能為自己的人生博得先機。

在這種人人都想露臉的場合,怯場聽著已經有些離譜,一個能匯聚目光的領舞還怯場並故意讓自己受傷聽著就更離譜了。

這不就是背後酸人嗎?

女店員的目光落到眼前人身上,猜想這八卦是不是和他出自同一個舞蹈專業,難怪他聽得如此津津有味。

卻見眼前人突然仰頭看她,臉上帶著笑意,猝不及防故意咳嗽了一聲。

這聲音打斷了身後逐漸變味的對話,兩人循聲向後看來,臉色忽然十分精彩。

短短的瞬間,兩人的神情像是演了一場啞劇,各種表情接連上演,最後一人拉了另一人一把,兩個人尷尬地拔腳就走,喝了沒兩口的飲品都沒拿。

美人痣的主人神態自若,表情甚至有些戲謔,他笑眯眯地主動問店員道:「嗯,你剛才想說什麼?」

店員被那兩人的反應弄得有點驚訝,好幾秒才回過神來道:「對、請問您還有沒有別的需要?」

男生道:「沒有,可以了。」

店員被男生的神態弄得有些臉紅,之前這人的臉上一直沒做過表情,瞧著像幅高雅的美人肖像畫,卻沒料到一浮現神態,一雙桃花眼微微眯起,似笑非笑,莫名充滿了和氣質不符的勾人感。

店員問:「你是旁邊c影的學生嗎?我能不能——」

本想問能不能提前要個簽名,那人卻接道:「要咚訊?」

咚訊是目前市麵上最流行的社交軟件,店員頓時驚訝:「不是不是,我沒有要打擾你的意思。」

男生:「可以,加吧。」

店員有點沒反應過來,隨之驚喜:「真的??」

男生點頭,兩人的手機掃碼,通訊錄各自增加一名好友。

意外擴列到這麼好看的男生,顏值高到將來還很有可能登上熒幕,女店員非常高興:「謝謝,你長得真的好好看,以後有什麼作品我一定會支持。」

說著,她看著手機上跳出的名片,微微一愣,上麵正顯示著位置在華國c市,咚訊名:康遙。

等等,怎麼這麼熟悉,康遙?這不就是剛剛……

難怪那兩人走的時候臉色那麼詭異,女店員震驚不已地離去,走之前滿臉都是不可思議。

康遙卻不在意隻有一麵之緣的店員對他聽自己八卦還悠閒嚇人的行為有多麼詫異,店員走後,他低頭看了一眼手機,通訊錄顯示著他目前的好友一共有三百多人。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