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我裝的

2150 字 作者: 艷歸康

康遙怎麼會在這裡???

徐曜雖然心裡在想著康遙,但絕不意味著想立刻見到康遙,尤其是在現在這個場合。

他心裡一急,忙快步跑過去。到了康遙跟前,康遙的臉越發清晰,美人痣也在路燈下顯示著強烈的存在感。徐曜被他迷了一下,問道:「遙遙,你怎麼在這兒?」

因為實在驚訝,他甚至沒空去思索康遙怎麼會知道他們同學聚會的具體地址。

康遙不慌不忙,倚著車反問:「乾嘛,我不能來嗎?」

徐曜可沒這麼說,他的目光掃過旁邊,認出了這是他的新車,卻不知道康遙是怎麼來的。

康遙可沒有駕駛本,如果是他自己開車來的話也太危險了。

徐曜驚道:「你自己開的車?」

康遙被徐曜的注意點逗得發笑,回道:「我是沒錢叫代駕嗎?」

徐曜道:「那代駕呢?」

康遙道:「現在有你還要什麼代駕?你又沒喝酒。」

「……」

這話說的,好像徐曜專門是用來使喚的似的,徐曜又想吐槽,又奇怪康遙怎麼知道他沒喝酒。

不過他這會兒已經反應過來,哪裡顧得上這些,他生怕康遙看到些什麼,催促道:「上車,我送你回家。」

康遙看著徐曜明明著急卻努力掩飾的模樣,好笑道:「急什麼?怎麼,高中同學裡有你的初戀?」

「……」

這話說得貌似不經心,實則一針見血,徐曜一瞬間後背都有些僵硬,康遙則笑著看他,直到徐曜眉頭都皺了起來,他才上了副駕駛。

然而雖然上車了,康遙卻並不打算立刻就走,他好像故意要折磨徐曜一樣,用下巴指了指ktv門口三三兩兩的人影,問徐曜:「你不回去打個招呼?」

徐曜是真的不打算打招呼。

不想剛要拒絕,康遙便又隨意道:「乾嘛,還真有初戀啊?」

「……」

徐曜被康遙兩句話堵得沒有任何餘地,真像是被架上火堆,不得不上。他一個轉彎將車子開到了ktv門口,看起來並無異樣,可視線在人群中匆匆一掃,整顆心都提了起來。

他和賴星維下樓早,避開了其他人,門口的人中現在並沒有燕來。

可偏偏好巧不巧,這才剛剛停下,他便已經聽到了即將到達門口的人的說話和腳步聲——

剩餘的人馬上就要出來了!

之前等了好久都沒出來,這會兒倒是出來了,徐曜一時間整個人都有些混亂,心髒怦怦怦亂跳。

康遙在他身邊哼笑一聲,悠悠然道:「你怎麼出汗了?」

徐曜:「……」

徐曜指尖泛麻,完全沒有想到事情怎麼在幾分鍾裡發展成這樣。

他還沒有考慮過要將燕來的事情告訴康遙,卻怎麼也不能在這分秒之中想出怎麼樣做才能讓他看起來不是落荒而逃和欲蓋彌彰。

若是康遙見到了燕來,知道了燕來的存在……那……

那可是康遙,他怎麼肯受這個氣。

一股熱氣近乎躥到了徐曜的喉嚨,徐曜一時間甚至連麵子活都不想做了,克製不住地想踩油門。

偏這時,康遙按住了他握住方向盤的手,道:「人出來了。」

這四個字,不知為何,好像一把向著脖子揮下來的屠刀。徐曜腦子裡嗡一聲,向著門口看過去。

隻見門內緩緩走出了幾個人,其他同學、俞炎、文樂……

然後到此為止,沒有燕來。

徐曜幾乎是猛地呼了一口氣,一剎那,仿佛劫後餘生。

他努力讓自己看上去並無異樣,但繃緊又放鬆的臉頰肌肉還是暴露在康遙眼下。

康遙擋住了嘴,才堪堪忍住。

同學裡也有人好奇燕來怎麼沒下來,詢問:「今天的主人公呢?」

文樂回道:「他忘帶外套了,剛回去。」

同學們笑起來,便是這會兒,俞炎看到了車上的徐曜和副駕駛位上一個被擋住的身影,招了下手。

眾人的視線被引過去,總算看到了看起來隨時準備離去的徐曜。

有人笑道:「徐總從哪兒開的車,這麼快。」

還有人注意到了副駕駛上有人,禮貌性地問道:「這是?」

康遙就在身邊,徐曜總是要打這個招呼,然而這次卻怎麼都不敢說「男朋友」三個字。

康遙當然是他的男朋友,他想是這麼想,可今天的情況容不得再拖延時間,若徐曜說了是男朋友,少不得要驚起一片起哄,不管聊天還是被人看到康遙的美人痣都會引發議論耽誤下去。

徐曜實在迫切地想要避免。

這一秒,也不知道是記憶深處哪裡給了他靈感,徐曜忽地突發昏招道:「嗯……是我侄子。」

放下這句,他也不等其他人怎麼反應,很快對他們擺擺手道:「先走了。」

車子開出去,路過了俞炎、賴星維,也路過了文樂。

康遙的模樣一閃而過,文樂沒留神,卻正好看清。一時間,文樂心中震動,連帶神情也微妙了起來。

等等……那個輪廓,那顆美人痣,侄子?徐曜竟然在人前把他的戀愛對象叫侄子??

這時,燕來也推門出來,他來得不早不晚,正好趕上徐曜車子開走的時間。

燕來道:「你看到郵箱了嗎?」

文樂還沒有反應過來,慢了半拍才道:「什麼?」

燕來道:「我剛才年薪漲了十萬。」

文樂:「……」

文樂:「啊???為什麼?」

燕來也有些摸不著頭腦,疑惑道:「說是老板心情好。」

文樂:「……」

文樂暫時忘卻了剛才看到的事,羨慕又復雜道:「你帶我一起乾吧,我不當經紀人了,我也能畫。」

…………

車子上了路,徐曜尚未解除危機,他那一句侄子說完,車子剛開出去,他就已經一陣後悔。

他腦子裡像是掛了個危險警報器,看見康遙似笑非笑的表情,立刻瘋狂並大聲地報警——危險危險危險!!

藥丸藥丸藥丸!

徐曜求生欲之強,遠超常人,下意識便開口道:「你別多想,我隻是想省些時間,不想和他們糾纏。都不是什麼重要的人,我連名字都記不全。」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