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我哭了

2128 字 作者: 艷歸康

和章簡的交流持續了一段時間,等徐曜從衛生間出來,已經過了好一陣。

徐曜回臥室時,康遙已經收拾完畢上了床,閉著眼睛安安靜靜躺在床一側,放鬆舒適地活像個睡美人。

徐曜一瞧見他,心裡不由得一片柔軟,他彎腰在康遙臉頰上親了親,小聲道:「晚安。」

徐曜不想吵醒康遙,因此不管是上床躺下還是掀被子的動作都做的格外小心翼翼,不料剛剛閉眼,就聽到康遙控製不住地哼笑一聲,哪裡有已經睡熟的樣子。

徐曜一陣無奈,問道:「你笑什麼?」

康遙沒頭沒尾道:「我想到高興的事。」

「……」徐曜不明所以,疑惑問道:「什麼高興的事?」

康遙:「管這麼多,睡你的覺。」

徐曜被撅回來,一陣憋屈,他輕嘆一聲,非常自覺的繼續合眼。

不想正醞釀睡意,忽然感覺身上一沉,康遙一個翻身用熟悉的姿勢騎在他身上,神情帶笑地望著他。

徐曜在康遙彎起的桃花眼裡看到蓄勢待發的信號,他頓了頓,滿臉茫然道:「……不是睡覺嗎?」

康遙發出笑聲:「做夢呢?真以為我親自接你回來是讓你躺著不動的?」

康遙:「離你上班還有八個小時,趕緊起來乾活。」

徐曜:「……」

這一晚上,徐曜過得尤為操勞。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今晚的康遙特別亢奮,似乎比之前兩次吵架和好的時候還要天雷勾地火。

幸而徐曜的身體素質尚可,晚上也真的滴酒未沾,應對的十分出色,否則簡直不敢想象第二天早上會遭到康遙怎樣的嘲笑。

徐曜完美地完成了答卷,第二天一早起來後甚至還在跑步機上跑了半個小時,沒有露出任何閃到腰的跡象。

收拾完這一切,給康遙熱好了早餐,徐曜到床前和還在睡懶覺的康遙告別:「我走了。」

康遙嗯一聲,不理會,徐曜又道:「下午等你睡醒了,我在公司等你,你千萬記得過來。」

康遙睡得六親不認,一聲不吭,徐曜笑了下,在康遙的嘴上親了親。

一切都極為符合他們甜蜜恩愛的日常,但不同的是,等徐曜出了門,他很快便皺起眉頭,緊張起來。

如果是做生意,起碼也要幾十億的單子才能讓徐曜有這種感覺,然而一想到他接下來做的事情,徐曜還是怎麼都無法輕易冷靜。

……他還從來沒有和人表過白。

確切的說,他曾經計劃過一次表白儀式,但沒能成功,且相當戲劇性的收了場,直接導致他一記就記了八年。

徐曜原來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不會想做這種事,可在徹底確定了自己的抉擇和心意之後,他忽地發現他年紀雖然增長,但骨子裡的行為模式到底還是沒有變。

一旦他真的傾注一切去喜歡一個人,終究控製不住地想要給心上人準備一場盛大又正式的表白儀式。

或許他有點死板,但在一個充滿儀式感的場合在其他人的見證下對愛人表露心意,一直是徐曜心中所認為的最大的浪漫。

曾經,他想為燕來做的事情,現在他想為康遙做的更大更好。

徐曜知道,他和康遙的關係其實很接近於兩情相悅水到渠成,和當年的暗戀根本不是一回事,但他和康遙之間確實還沒有相互吐露愛語確定正式相戀的盟約。

因此如今的時機倒是剛剛好……

既可以給康遙一個驚喜,也可以給康遙一個名分。

徐曜昨天已經想定,今天索性趁熱打鐵。

除了為康遙定製戒指,他還定製了大批的粉紫色玫瑰,康遙喜歡的遊戲光碟、康遙喜歡的甜酒,逐一送往公司。

除了這些東西,徐曜又花心思挑選了兩位見證人,一個是賴星維,一個是章簡。

能長期跟在徐曜身邊的人不多,而俞炎又和康遙互相之間看不習慣,徐曜為了能創造出讓自己和康遙都永生難忘的一天,思前想後,還是沒請俞炎,隻定了這兩人。

他和賴星維並沒有說具體內容,以免賴星維和他沒完沒了的打電話,對章簡則和盤托出,順便交給了他取戒指的任務。

取戒指並不會讓章簡吃驚,但徐曜口中正式在一起的說辭卻讓章簡困惑了好一陣。

章簡問:「你們原來不在一起嗎?」

章簡道:「……我一直以為你們在談戀愛。」

「……」這話說得,簡直讓徐曜對之前的『包養關係』分外的羞恥說不出口。

但與此同時,倒也從旁人的角度看出了他和康遙之間的關係和睦,隻差戳破這一層窗戶紙。

徐曜默然想了想,開口道:「給你撥一百萬,別隻布置這一個房間,整層都要布置好。」

章簡得了命令,十分樂意效勞:「好的。」

有了章簡加盟,接下來本來就已經很大的陣仗更是鬧得整個滿星人盡皆知。

各個部門的員工湊在一處,看著送貨人員一趟一趟的往樓上運送鮮花香檳裝飾品,八卦之火從辦公室燃燒到網上的咚訊群,所有人都進入了激烈的群聊。

【臥槽臥槽,這不是要表白就是要求婚啊!!】

【媽的,這可是那個徐總!那個光是黑臉就能嚇死一群人的徐總!他竟然也會表白!?還是在公司!?】

【啊啊啊我真總的對象是什麼樣子!】

【那就去前台守著啊,要麼就電梯間,人來了肯定能見著!!】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激動,但我真的有點控製不住……】

八卦在各個群裡瘋傳,連帶著公司裡的練習生也湊起了熱鬧。

童紹人在練習生群裡,但因為上次在酒吧遇到了康遙徐曜,最近被孤立的厲害,吃飯跳舞都是一個人,有什麼新消息也不會被提醒,知道的時候遠遠就比其他人落後了好幾拍。

同一個練習室的練習生早就去了電梯間那邊找位置,童紹被擠在人流之外,隻能去往前排大廳獨坐。

明明無人打擾,童紹卻覺得自己的心亂的厲害。

他並不知道徐曜要表白的對象是誰,可心裡卻忍不住浮起一個既覺得不可能又不能輕易徹底忽略的想法。

……會是康遙嗎?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