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我哭了

2114 字 作者: 艷歸康

一陣死一樣的寂靜。

不止是徐曜,那一瞬間,就連章簡都懷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什麼問題,以至於竟然在這種幸福甜蜜的時刻聽到某些根本不可能也絕對不適合出現在這裡的字眼。

徐曜應該是聽清了,但卻像是完全沒聽清一般,頓了好幾秒才詢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康遙一點沒有自己剛才說了什麼驚世之言的自覺,坦盪道:「我說能不能把它戴走?」

「……」徐曜道:「不是這個,前麵一點。」

康遙道:「哦,分手?」

徐曜「……」真的是分手這兩個字,從康遙嘴裡用那滿不在乎的語調又重復了一遍。

徐曜隻覺得眼前的花海都在搖晃,氣血翻湧,所有的熱量都發了瘋一般往腦子沖。

……這是在說什麼笑話嗎?

這是這種時刻該說出口的話嗎!?

即使深深知道康遙的性格惡劣,徐曜還是覺得這種行為非常非常的難以忍受,他盡可能地不想和康遙大聲說話,卻還是無法控製住自己的情緒。

他可是在表白啊!

他人生第一次、真真正正地花了無數心血,突破了那麼可怕的心理障礙才鼓起勇氣展開的表白!

康遙怎麼能這麼殘酷地開這種玩笑?

徐曜一邊急一麵克製:「不要鬧。」

康遙冷靜地很,一點都沒有玩笑的架勢:「我沒鬧啊?是我說的不夠正式嗎?……行吧。」康遙好似對徐曜感到十分無奈,清了下嗓子,正經道:「徐曜,我們分手了。」

「……」

不是我們分手吧,而是我們分手了,直接進入了完成式。徐曜怔怔望著康遙,好半天一個字都沒說出來。

他被這突然急轉的話題弄得一隻眼睛迅速地浮上了紅血絲,回首他過去的二十六年,就連聽見燕來對他爸告白也從沒有氣成過這個樣子。

康遙卻偏偏像看不見似的,沒事人一樣道:「哈嘍?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

「……」徐曜像是終於反應過來,暴怒出聲:「我同意個屁我同意!!我不同意!!」

康遙『嘶』一聲,一時間好生嫌棄:「你不是都送給我了嗎?太摳門了吧徐總。」

誰說這個了!徐曜道:「我不是說戒指!」

康遙道:「其他的還有什麼好說的?」

怎麼就沒有,徐曜手都在抖,裝戒指的盒子還在他手上,被他握到咯吱作響,徐曜道:「我說的是分手!」

康遙再次道:「是啊,我們分手。」

「……」不對,不對!徐曜急道:「我沒說要和你分手!」

徐曜猛地吸了一口氣,險些要被康遙淡定又毫無作假的神態弄得近乎失智。

可饒是他再怎麼想也依然不明白,康遙怎麼就忽然間會說分手,他們明明前一秒還那麼親昵。

徐曜恍惚道:「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分手是什麼意思?」

康遙的冷靜和徐曜的惶然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仿佛看小孩兒一樣看著徐曜,疑惑道:「分手還能有什麼意思?就是分手啊,分手。」

一邊說,康遙一邊做出兩手分開的架勢,好似做到這兩個字和玩兒一樣再簡單不過。

徐曜眼神越來越直,到最後竟然有種好似被打擊到瞳孔失去高光的感覺。

徐曜仍在暴怒之中,卻露出一種有些可憐的神情道:「……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他為康遙準備了一場表白儀式,地點還特意選擇了兩個人第一次在一起並確定了關係的公司辦公室。

他是真的不懂,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徐曜語調都要變了,試圖再次開口,康遙卻已經沒了耐心,還生怕徐曜要跟他搶戒指似的捂住了手背,煩道:「哎,你可真麻煩。」

放下這句,他不再耽擱,說了一句時間到了便頭也不回地向外走。

徐曜呆愣地看著他的背影,慢了一會兒才想起要追上去。

章簡被留在身後,渾身僵硬,肩上扛著的攝像機不知道是接著扛還是該放下。

他人已經到了中年,什麼場麵沒見過,然而這樣的展開,他是真的做夢也夢不到。

章簡環視一周,看著滿屋子的花海,忽然間有點感覺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雖然不知道這話別人想不想說,但他真的是越回想越克製不住,哪怕是不符合他的人設,他也實在憋不住道:「我草……」

……

徐曜追出去並沒用多久,可就是那短暫的時間裡,康遙已經坐上了總裁的專用電梯,訊速地沒了影。

徐曜急得滿頭冒火,馬上去坐其他的電梯往下追,卻不知道今天是怎麼回事,乘電梯的人多到不可思議,電梯一層停一次,每一層都在上人。

徐曜臉都黑透了,還要被電梯裡其他的工作人員壓抑不住激動悄悄圍觀,等好不容易到了一層,康遙連根頭發絲都沒剩下。

徐曜差一點點就要被氣吐,他馬上去翻手機,不想手機落在了辦公室,一時竟連個電話也不能打。

徐曜的額頭上清晰爆出了青筋,正在這時,之前打電話催促的賴星維掐著點進了門,看見徐曜,趕緊打招呼。

「嘿……」剛開個腔,賴星維便看到徐曜的臉色有些不對,他愣了下,一時間滿臉茫然:「怎麼了?你怎麼跟隻瘋狗似的?」

瘋狗?徐曜還根本沒來得及發瘋,那個想要發瘋給他看的對象就已經跑沒影了!

他滿肚子都是氣,根本找不到出口,如今賴星維撞到他眼前,徐曜還哪裡能忍的住,當場便發火道:「早就讓你來,你沒長腿嗎走這麼慢!?」

賴星維被堵了一下,想解釋他其實沒有遲到,沒等開口,徐曜的下一句便又緊跟而來:「你還來乾什麼!現在又沒你的事!快走吧你!」

賴星維:「……」

賴星維被噴的臉都皺在了一起,他小聲詢問道:「你怎麼了到底?」

「……」徐曜並不想被人這麼問,可他已經難以形容此刻遭受到的打擊多麼巨大,如果不是他的自尊和心性實在是強韌,恐怕現在已經完全自閉了。

徐曜是真的感到難過和委屈,他用了很強的控製力才開口道:「……分手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