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我哭了

3567 字 作者: 艷歸康

那顆痣著實有著幾分神似,可不管由誰來看,這位年輕人的容貌長相都和燕來大有不同。

他遠遠看著便已經非常吸引眼球,在文樂旁邊站定以後,近看更是無懈可擊,皮膚白淨,連個毛孔都挑不出來。

除了外貌過於優異,他的氣場也很強,以至於文樂在他身邊呼吸都有些加快,眼神不知道應該往哪裡放。

文樂的心裡亂糟糟的,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想。

她之前曾兩次碰上過徐曜帶著新戀人,但都沒能看清對方的樣子,因此雖然覺得眼熟,但並不能馬上確認。

文樂不敢對號入座,心懷卻疑慮,一時間整個人都難受起來。

……到底是還是不是?

而且,這長得也太漂亮了,比燕來還要漂亮很多。

文樂的眼神遊移不定,這會兒,燕來也和這位年輕人在電梯裡對上了眼。

兩個人同時將目光落在對方的美人痣上,都沒有說話。

這副場景說來實在巧到令人覺得奇妙,比撞衫撞鞋來得還要別有味道,燕來稍感驚訝,但很快回過神,打破寂靜道:「幾樓?」

年輕人上了電梯並沒有按鍵,被問了也依然沒有動作,隻淡淡道:「一樣。」

一樣,那就是同一層?

文樂聽著,不由唏噓,總覺得實在是巧,她們不僅和疑似徐曜新戀人的男孩子撞在同一個電梯,還剛好去同一層。

而這還不止,文樂很快發現現實遠能比她想的還要更加詭異——電梯到達樓層之後,整個樓層竟然財大氣粗到隻有大天元一家公司。

所以……他也在這家公司工作嗎???

文樂驚訝,但並未出聲,倒是燕來主動溫和道:「也去大天元?」

康遙:「嗯。」

三人一起沿著指示牌走,文樂實在是忍不住,有點不好意思地搭話道:「……我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你。」

麵對陌生人的搭話,這位漂亮男性並沒有露出被冒犯的感覺,反而很有興致道:「是嗎,哪裡?」

男生回答的語調帶著一點張揚,從說話和舉止便能判斷出他性格強勢,是一種非常外露自信的人格。

這和文樂腦海之中徐曜會找的新戀人感覺差了不是一點半點,他才剛開了一句口,文樂便隱隱感覺自己應該是想錯人了。

她心下一鬆,挑了最近的一次答道:「昨天晚上,xxktv。」

男生笑了笑,道:「哦,那就是我。」

果然,她想什麼來著,就不……忽地,文樂大吃一驚:「是你??」

那他真的是徐曜的新男朋友,剛剛被分手的那個???

文樂完全驚住,看向康遙的眼神也不由十分復雜。

正在這時,三人到了大天元的公司門口,一道人影帶著幾分急切從裡麵迎出來。

韓野充滿熱情地開口喚道:「老板!」

「……」老板?什麼老板?

眼前隻有三個人,燕來不是老板,自己也不是老板,那這個明顯是大天元員工的人在呼喚的對象就隻剩一個。

文樂一瞬間仿佛被雷劈中,看向康遙的目光從復雜和同情迅速轉變為震驚和詫異。

她愣愣看著這忽然急轉的人物身份,人都要傻了。

等等,這個看著年紀不超過二十的漂亮男生是大天元的老板???

啊???

文樂對大天元的詳細情況並不如燕來了解的多,可即便如此,她也知道這家公司出手極為闊綽,兩億拍下了《百歲寒》的版權,旗下所有員工的待遇都吊打市麵的正常水準。

可以說,這家公司的老板即使不是個上層富豪,起碼得是個身價幾十億的新貴。

文樂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年輕美貌,但話又說回來,這樣一個有錢又有貌的人為什麼要和徐曜談一段那麼一段……

等等……

文樂的腦子忽然閃過了什麼,她忽地出聲問道:「當初聯係燕來回國的是你?」

康遙回過頭,對文樂不解道:「不然你以為是誰給你們買的機票?」

文樂:「……」他給燕來買機票???可燕來是徐曜的前暗戀對象啊!?

那他豈不是早就知道燕來的存在!?

文樂覺得自己的腦子都快不轉了,一時間,她冷不丁地又想起了剛才賴星維誤發的徐曜和新戀人分手的消息。

這一次,她的思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轉變,以至於甚至冒出了一個簡直可怕的想法:

草……什麼情況?

別不是她根本就想反了吧?

難道不是徐曜見燕來回來拋棄新愛,而是眼前的美人富豪一直在找借口想把徐曜給踹了!?

這、這……

這合理嗎!?

文樂差點被自己品出的巨瓜給噎死,燕來也已經從她的問話中明白了什麼,然而他始終沒有開口去提那些話題。

等康遙順手給他指引美術組的辦公室時,燕來才開口道:「你好。」

燕來十分誠懇,又很認真地對康遙道:「你真的很漂亮,等有機會,能讓我給你畫幅畫嗎?」

……

將燕來和文樂結束對話之後,康遙直接去了辦公室。

他的辦公室在整個大天元的最裡側,和程序組距離最遠,既隔音又安全,還有單獨通樓下的電梯。

康遙推門而入,屋子裡已經坐了七八個人,左右擺著電子儀器和供人躺下的躺椅,看到康遙,一群人立刻站了起來,細看神情,均有些振奮和激動。

領頭的是個二十七八歲的青年,模樣周正,算是個帥哥,帶著一副銀邊眼鏡,給人的第一印象並不像是個大學教授,更像個操持手術刀的外科醫生。

他主動對康遙伸出手道:「你好,我叫譚銘。」

康遙掃了那隻手一眼,沒有回握,隻懶懶道:「我知道你。」

譚銘其實並不知道康遙口中的知道到底算是什麼意思,但對他自身來說,從看到康遙之前發表的論文開始就一直對能寫出這種跨時代突破的執筆人充滿了敬佩和好奇。

這次康遙組建研究組,他能被點名加入,已經非常榮幸。

見到康遙之前,譚銘其實沒有料到康遙會這麼年輕,不過天才橫空出世,從來也不看年齡。

譚銘沒能握手,倒也沒有覺得不好意思,隻問康遙道:「現在可以給你檢查一下嗎?」

康遙沒有拒絕,在躺椅上躺下,周遭的人立刻圍了上來,靜默又非常富有秩序地對康遙太陽穴的薄片進行了鏈接。

幾分鍾後,譚銘看著顯示屏的畫麵,難掩震驚,如果不是儀器探測出來的波動做不了假,他很難想像看上去如此淡定的康遙其實已經失去了身體的感知。

康遙怎麼能這麼淡定?

如果是正常人,現在早就應該驚恐萬分了。

譚銘驚訝道:「你不擔心嗎?」

康遙難以理解,反問:「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過是個小玩意罷了,捕獲了便會恢復正常不是嗎。」

「……」

他說的簡單又篤定,好像他們接下來要對人類精神世界發起的探索隻是一件他隻要想做就能輕易做到的小事。

譚銘頓了下,將注意力重新集中到顯示屏上,問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康遙並沒有給他頭腦中的東西下定義,對他而言,這種指引書中角色行動方向的機製不足以被稱為係統,也不足以被稱為世界意識。

康遙認真想了想,道:「財富密碼吧。」

譚銘:「……」

譚銘推了下眼鏡,靜了好幾秒才道:「我們開始吧。」

康遙應了一聲,明明是很重要的關頭,他卻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看了眼牆上的掛歷,悠閒道:「不過動作盡量快點,我三天後還有個約。」

……

和康遙這邊被團團包圍的情況不同,徐曜很早就離開了公司,隨後一直形單影隻。

在歷經了一場慘烈的『表白變分手』之後,徐曜一秒都不想回去麵對那個充滿著表白痕跡的辦公室,更沒有辦法在此時此刻回他和康遙共同居住的那個家。

徐曜無處可去,隻能開車去了自家的別墅。

回家的路上,徐曜被沉默包裹,一聲未吭。

他的情緒其實早就從急躁和暴怒中脫離,然而不管過了多久,他還是無法冷靜,無法接受現在這個情況。

生氣,惱怒,羞恥,還有一個的疑問在心頭發瘋一般回盪。

為什麼?康遙到底為什麼要和他分手?

徐曜受到了巨大的沖擊,來自自尊和感情等多方麵,因此雖然恨不得掰著康遙的肩膀把答案搖出來,卻還是沒有辦法現在就去找康遙。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