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我哭了

2209 字 作者: 艷歸康

仿佛身後有什麼洪水猛獸要追上來一般,徐曜剛進電梯就拚命按電梯鍵,等電梯門合上,一屆總裁被關入一方可以充分沉默的小黑屋,徐曜臉上癡呆的神情依然沒有任何緩解。

有那麼長達幾十秒的時間,徐曜陷入了一種完全空白的狀態,心態都崩了。

他覺得自己應該是在做噩夢,偏偏怎麼努力也沒有轉醒的趨勢,最後深呼一口氣,眼前全是一閃閃的小星星。

草!!

他真的裂開!!

這是現實嗎?燕來?竟然出現在康遙的家裡!?他和康遙怎麼會認識!?燕來不是最近才回國嗎!?

徐曜滿頭都是問號,整個人慌得連舌頭都捋不直了。

在敲開那扇門之前,他真的發瘋一般想要質問康遙到底為什麼和他分手,可現在還沒等見到康遙的麵,他的憤怒和冷酷已經迅速地轉變成了惶恐和心虛,一下子便慫了個徹底。

他似乎好像已經知道了分手的原因……但又沒有完全知道。

徐曜料想這一定和燕來有關,卻無論如何都不明白康遙和燕來到底是怎麼混到了一起?他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兩個人很熟嗎?

看燕來剛才拿著畫板的樣子應該是在給康遙畫畫?畫畫!?他們兩個到底算是個什麼關係??

徐曜想問的問題實在是太多,過量的疑惑壓得他下了樓就在樓底下急得團團轉。

他很想得到答案,但又無論如何都沒有回去直麵修羅場的勇氣。

開什麼玩笑……誰有那麼厚的臉皮頂得住同時麵對前暗戀對象和現任的尷尬,別說那兩人還長著一樣的美人痣,誰來了都得窒息。

活不了了。

徐曜腦中亂糟糟地想著康遙和燕來現在在一起,不知道他們會說什麼談什麼做什麼,各種可能性攪得他腦子跟漿糊一般。

偏這時,有兩道手電筒的光打在他身上,兩個小區保安一路小跑過來,警惕地看著徐曜問:「先生,您在這裡做什麼?」

徐曜實在沒有心情去理睬他們,轉頭想要避開,不想那兩個保安像是和他槓上了,不僅追上來,還前後夾擊堵住徐曜。

保安道:「不好意思,能不能請您出示一下證件,我們收到了舉報,說有非小區居民夜間在樓下瞎晃。」

……什麼非小區居民,什麼瞎晃,徐曜無語至極,他已經夠心煩,哪裡想到還要被保安為難,一時忍無可忍,強調道:「我是業主。」

保安十分嚴謹,從腰間掏出一本名冊,核對道:「不,你不是。」

徐曜:「……」

徐曜知曉自己早在兩個月前就已經把房子過戶給了康遙,因此盡量沒有發怒,解釋道:「我現在可能不是業主,但登記裡有我的名字,xx單元56樓,你確認一下。」

保安再次檢查,鎮靜道:「不,你沒有。」

「……」

徐曜人都麻了,沒想到康遙除了換家門口的密碼,連小區的登記都給他除了。

想想當初第一次帶康遙來時還是他帶著康遙去做的登記,現在好了,三個多月過去,康遙反客為主,毫不留情地把他給踹了。

徐曜心酸的要死,搶過名冊自己確認,不想沒找到自己,反而在新的登記人員裡看到了燕來的名字。

這特麼……

徐曜眼前一暈,成功被保安一路『護送』到了停車場。

那個過程實在有點沉默,徐曜不想回憶。

等他最終冷靜下來,已經獨自坐回車中,秋風夾著涼意吹過,一種悲涼之感油然而生。

徐曜心情復雜,想了又想,拿出手機。

在康遙單方麵的宣告分手之後,徐曜一直非常生氣,決心不再主動聯係康遙,然而在剛才看到燕來之後,這場決心到底宣告了結束,徐曜翻到康遙的對話頁麵,反復斟酌之後發送:

徐曜:【遙遙,我們能不能好好談一談?】

消息發出,徐曜的心情有種難以形容的忐忑,他好像並不是一個歷經世事的二十六歲成年人,在等待回應的那段時間,和未來掌握在別人手裡的小孩子竟也並沒什麼差別。

不多時,康遙比徐曜所想的更快地來了回復,但內容卻和徐曜期待的完全不同。

康遙:【?】

康遙:【我們分手了,你怎麼還能給我發消息?】

徐曜沒有理解這話的意思,可不等有反應,康遙的下一條又緊跟而來。

康遙:【我沒有拉黑你嗎?】

徐曜:「……」

一道巨大的報警信號在腦中回應,徐曜用自己最快的手速發出了兩個字【等等】。

然而消息落地,前麵已經無情地多出了一個紅色感嘆號。

徐曜:「……」草!!

這個晚上,徐曜不知道自己怎麼回的家,第二天早上,他沒有繼續在家蝸居,而是失魂落魄地去了公司,雙目無神懷疑人生地坐進了辦公室。

徐曜並沒有受到圍觀,但還是有很多人在默默關注他的動向,尤其是章簡,看徐曜出現,立刻便擔心地跟進來。

看徐曜狀態不佳,章簡特意報告了最近《百歲寒》票房的增長情況——這幾天滿星的收益暴增,股價上漲,連帶著未來其他準備上映的電影也受到了極大的關注。

這本是好事,可到了徐曜的耳朵裡,聽著聽著便出現了我為男朋友賺錢,錢賺到了,男朋友沒了的心酸感。

徐曜搖頭,怎麼都高興不起來。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