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我哭了

2094 字 作者: 艷歸康

「……」

再和賴星維待在一起,徐曜離蹬腿恐怕也沒什麼距離了,他不再管賴星維,自己拿起酒杯起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他的目光隻遠遠地凝在康遙身上,康遙走到哪裡,他的目光就隔著一段距離跟到哪裡。

他能看到燕來和康遙站在一起,燕來給康遙拿飲料,和喬喬一起三人交談。三個人神情都很自然,然而從他們的神態和舉止之中卻很難判斷康遙和燕來到底是親是疏。

徐曜心中的疑惑一直沒被解答,遠遠望著康遙更讓他覺得心煩意亂。

幸而這種時光並沒有持續多久,康遙聊了一陣,終於遠離其他兩人,獨自去了衛生間。

徐曜見狀趕緊跟上去,在洗手台前等待,靜靜守著康遙出來。

他沒做過這種類似於堵人的事,尤其堵的還是康遙,心情難免七上八下。

這個當口,徐曜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他的領結,不知怎的,一時間對自己的模樣格外不滿意。

——他這幾天瘦了點,整張臉的氣勢顯得似乎更加盛氣淩人了。

而不等徐曜臨時想出一個能讓自己看上去更誠懇真摯的辦法,他期待的康遙已經快步走了出來。

不知道因為什麼,今天康遙的心情似乎格外好,出來的時候笑眯眯的,見到徐曜也沒有驚訝和生氣。

康遙的目光在徐曜的臉上掃過,嘴上聽不出語氣地調侃道:「徐總跟個小混混似的,在這兒蹲誰呢?」

「蹲」這個字充滿了靈性,幾乎是夢回兩人第二次見麵時的那處停車場,那時康遙也問徐曜是不是故意蹲他。

徐曜沒有應答,近距離看著康遙的臉,一時控製不住道:「好久不見了。」

康遙卻是一點沒有這種思念的感覺,很奇怪地問:「很久嗎?也沒過幾天吧?」

康遙的口氣實在不像個最近分手的人,徐曜早知道康遙性格特殊沒什麼良心,可和自己的狀態這麼一對比,還是難免覺得難受。

徐曜想起了什麼,失落又不知如何開口,隻能道:「……我昨晚去找過你。」

康遙道:「我知道。」

徐曜:「你知道?」也對,燕來肯定會告訴他,徐曜正想著,便聽康遙笑著道:「哈哈,就是我舉報的你。」

「……」

徐曜狠狠地被噎了下,第一反應竟然分不出到底是「竟然是你」還是「果然是你」。不過他最終並沒有計較這個,隻望著康遙,道:「遙遙,我們談一談。」

康遙這次倒是沒有拒絕:「就在男廁所談?」

如果可以,徐曜也想在外麵談,可他有點擔心自己一讓開,康遙撒腿就跑了。徐曜確認道:「我們要是出去,你能給我點時間嗎?」

康遙非常坦盪,道:「廢話,能就怪了。」

「……」

徐曜沒有辦法,隻能張開雙手攔住康遙的所有去路。

他身材高大,攔人的時候還真不太像個正經人,可形容他是小混混又有點太過,說他像個西裝暴徒,倒是稍微有那麼點味道。

徐曜道:「遙遙,你和燕來是怎麼認識的?」

康遙原來的心情並不錯,聽了這話很快露出些許的不悅:「你來找我還要問我問題?你專門堵這兒就是為了說這句?」

有關燕來的話題本來就敏感,看著康遙臉上些許的不高興,徐曜馬上便沒了聲音,他自覺這確實是他的問題,心虛異常,哪敢觸康遙的黴頭,立刻便道:「不是。」

徐曜鼓起勇氣,開口道:「遙遙……我不想和你分手。」

在昨日以前,徐曜還在為分手氣得要死要活,堅決不會服軟,不過一日的工夫,他再次放下了身段。

偏偏康遙對這些絲毫不領情,無情道:「我們已經分手了。」

徐曜:「我沒有同意。」

康遙:「分手隻需要提出,不需要同意。」

徐曜唯有堅持:「……我不想分手。」

看徐曜說話的樣子,倒真有耍無賴那股勁兒,康遙也不生氣,反而笑了下,施施然道:「我們當初在一起的時候可說好過條件,第一條就是一旦一方提出分手,另一方不可以糾纏。」

徐曜自然記得這條,當初他痛快地答應,防備的是他和康遙分手後康遙對他死纏爛打,哪裡想到蒼天輪回,現在竟然成了康遙防他的武器。

徐曜很講契約精神,這會兒卻怎麼都不能贊同康遙說的,他支支吾吾道:「我記不清了。」

康遙道:「我說給你聽。」

徐曜再次道:「……我失憶了,不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堂堂一介總裁,竟然有這麼不要臉的時候。

康遙聽得想笑,卻並不表現,他淡淡看了門外一眼,道:「那我幫你回憶一下。」說完,他對著門口提高音量,忽地喊道:「燕來!」

「……」

徐曜大吃一驚,完全沒料到康遙會把燕來當作辟邪符一樣使。

要命的是這雖然離譜,但確實有用……徐曜能拉下麵子來求和好,能耍無賴裝失憶,但卻扛不住同時麵對康遙和燕來的窒息與尷尬感。

徐曜活像個被告狀的壞孩子,又害怕又不想離開,堅持道:「你不用拿燕來來嚇我,我可以解釋,遙遙,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對你是真的——」

康遙但笑不語,隻向他身後望去。

關閉